刚刚更新: 〔剑道纯阳〕〔重生帝女狠诱人〕〔美食支配异世界〕〔重生大恶人〕〔网游之天之杀手〕〔天字号保镖〕〔重生最强女帝〕〔万界至尊大领主〕〔一代邪仙〕〔无限之狭处逢生〕〔我有一把杀人剑〕〔洪荒之计都魔君〕〔仙界律师〕〔魔君蛇妻:爱妃,〕〔独家宠婚:腹黑老〕〔医等狂兵〕〔穿成美男子〕〔大神,你家夫人又〕〔天价婚宠:权少赖〕〔独家蜜宠名门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甲壳狂潮 21 这里就是战场
    上尉抿了抿嘴唇:“我们没有时间收敛游客的遗体,也不能用游客的遗体引诱虫子。”

    众人登时默然。

    大家心里都很清楚,若是放任游客的遗体被巨虫吃掉,无论是谁做出这样的决定,都要承受无法承担的舆论指责,但是来不及收敛遗体而不得不烧掉,却可以为大多数人所接受。

    这个国度里的许多事原本都很简单,但是加上人情世故和人情伦理之后,简单就会变成复杂。

    其实复杂的不是事情本身,复杂的是人心。

    叶涵怀着这样的心情,默默地收回目光。

    湖心岛与镜湖码头的直线距离没多远,只过了一小会儿,直升机就飞到码头上空。

    飞机还没降落,叶涵就听到连续不断的爆炸声,他马上凑到舷窗边,惊愕地看到不久前还好好的镜湖码头,此时已经变成狼藉的战场。

    原本熙熙攘攘的游客此时早已不见半个人影,码头上血迹斑斑,却看不到半具尸体,与湖心岛码头上的情况差不多。

    距离码头不远的沙滩似乎被炮火覆盖过,到处都是焦黑的弹坑,弹坑前扑倒的虫尸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哪怕只是看上一眼都让人头皮发麻。

    这场面这数量,可比袭击湖心岛的规模大多了。

    弹坑后方,一群军人一字排开,人人手里都端着武器,还有两套四根枪管、架在轮子上的东西瞄准湖岸。

    叶涵忍不住咂了咂嘴——四联装高射机枪?大杀器啊!

    这东西口径14.5毫米,比常用的12.7毫米重机枪口径还大,火力自不用说,威力差了能打飞机么?

    这玩意是守坝部队仅有的防空武器,岸边堆着那么多巨虫尸体,高射机枪的功劳肯定小不了。

    此时尚有零星的巨虫爬上湖岸,战士们你一枪我一枪地打得热闹,炒豆般的枪声不绝于耳,却没动用高射机枪。

    想想也不奇怪,那玩意四根枪管呢,打起来就跟子弹不要钱似的,和平时期的守坝部队,弹药储备肯定不多,高射机枪只会用在关键时刻。

    叶涵觉得,地炮团的支援也是守住湖岸的重要原因之一,否则如此单薄的防线,未必防得住巨虫的反复冲击。

    大坝方面的情况也差不多,靠近大坝的水面上漂浮着一层巨虫尸体,一道道水柱随着爆炸声不时地冲天而起,每一道激飞的水柱之中,都夹杂着数量不一的巨虫。

    这些巨虫摔落水中之后,很快又会浮起来,少有少数还能挣扎几下,绝大多数都已死得通透。

    坝上,数十个全副武装的战士手持步枪对准飘近大坝的虫尸,但凡看到还能动的,想也不想先搂一梭子再说。

    直升机减速悬停,缓缓降落在战线后方,飞旋的机翼慢慢停止。

    叶涵刚跳下飞机,远处一队军车便飞驰而至,一队队全副武装的战士飞快跳出车厢,在军官的指挥下迅速列队,随即兵分两路,大部分援兵充实码头防线,少数援军赶赴大坝。

    援军抵达,叶涵总算不必再担心防线过于单薄。

    “请跟我来!”上尉客气一句,一马当先走出防线后方。

    防线后的停车场上支着两个画着红十字的军绿色大帐篷,另外还有五六顶帐篷正在十几个军人的手中成型。

    帐篷后面还有几台漆着红十字的厢式军车,全封闭的车厢挡着窗帘,看不表车厢里的情况。

    停车场边缘,十几台救护车一字排开。

    许多身穿军装,胳膊上戴着红十字的军人在帐篷和车厢之间来来往往,每个人都是一路小跑,很忙碌的样子。

    看到上尉送来几个平民,一位女军医急匆匆地迎过来,上尉向其中一位军医交待几句后自行离开,军医客气地招呼道:“各位,请跟我来!”

    “去哪儿?”张扬的眼里充满戒备。

    女军医指指帐篷:“去那儿检查身体。”

    张扬眼中的戒备并未消散,却也没再说什么。

    几个人刚走到帐篷附近,后面一辆军车的车厢突然打开,几位军人用担架抬着一个人小心地走出来,担架旁还有个人帮忙举着输液袋。

    一群人一路小跑奔向空地边的救护车,最边缘的救护车立即响起凄厉的警报,一行人登车后,救护车一溜烟离开码头。

    女军医看大家一直盯着担架和救护车,似乎猜到了众人的疑问,轻声解释道:“我们这里只能做紧急处置,不具备手术条件,重伤员必须尽快转移及时救治。”

    “重伤员?”白晓婷疑惑不解,“哪来的重伤员?”

    她近距离接触过巨虫,比任何人都清楚巨虫的残忍嗜血,想不出重伤员如何才能逃脱巨虫的杀戮。

    女医生回答道:“大多数是没有防备的游客,也有一些是战伤的战士。”

    张扬回头看看码头再转回来看看野战医院:“真像是战场。”

    叶涵纠正道:“这里就是战场。”

    女医生意外地看了叶涵一眼,第一个走进帐篷:“进来吧!”

    帐篷里没多少医疗设备,只有两张行军床,几把帆布折叠椅和两张桌子。

    尽管只隔着一层帆布,帐篷内外却像两个世界。

    女医生坐在桌子后面:“老人家,您先来吧。”

    “好。”秦教授顺从地坐在医生对面。

    女军医直截了当地问:“您有没有外伤?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秦教授摇了摇头,女军医用听诊器简单地检查一遍:“老人家,您的身体没问题,要是觉得不舒服,马上告诉我。”

    “好。”秦教授点头。

    白晓婷第二个接受检查,内容与秦教授大同小异,结果同样是毫发无伤。

    身为弱者的秦教授和白晓婷奇迹般的毫发无伤,让女军医很是惊讶。

    不过张扬就不一样了,他虽然没有明显的外伤,但在渔游上一头撞在虫腿上,留下了个鸡蛋大小的包。

    伤势最重的是周云,他在湖心岛码头逃亡的时候摔破了膝盖,是队伍里唯一一个留下外伤的人。

    至于叶涵……他的心因为渔游沉没而遭到重创,除此之外连油皮也没蹭破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原来爱情回来过〕〔幸得相爱,陆少深〕〔一品娇宠,丞相大〕〔肉欲娇宠[H 甜宠 〕〔后娘[穿越]〕〔山村透视兵王〕〔灵狐妖妃:邪性鬼〕〔萌宝当道:妈咪要〕〔权路迷局〕〔女教师的贴身高手〕〔重生渔家有财女〕〔永夜君王〕〔因为爱你而疼〕〔首席爹地饶了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