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的逆袭〕〔今天起做钢铁猛男〕〔破晓武帝〕〔元尊〕〔北方有二哈〕〔第十皇〕〔万古第一雷帝〕〔不可名状的赛博朋〕〔收个神仙做徒弟〕〔纨绔圣尊〕〔我真不是反派大佬〕〔傲游仙凡间〕〔煞天孤〕〔风云之熊霸天下〕〔神眷剩女〕〔天行有数〕〔帝匠〕〔我真的是女帝夫君〕〔尘梦问逍遥〕〔临渊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异界大领主 第一千八百五十章识破
    接下来的话就不用林泽再继续说了,只要不是傻子都能够明白的。

    像是笑面魔他们,本就是智商很高的人,现在经过林泽这一说,此时立刻明了,不禁是摇头道:“主人,他之前那些驱除寒冰之焰的动作,也是假的吧。”

    “当然是假的!”林泽很肯定的说道。

    “他之前看起来好像确实是被我的寒冰之焰所伤,但是,其实我的寒冰之焰仅仅是冰冻住他的几个呼吸罢了,当他退出去十丈左右之后,已然被身上的灵气治愈,之前他会如此做作,只不过是为了引我过去,然后乘我大意之时,承继偷袭于我,想要一战定乾坤罢了。”

    林泽倒是很耐心的和笑面魔他们解释起来,并说了这么多句话,只不过这话虽是对着小面膜他们说的,但是,林泽本身的目光,却一直放在裘蟲的身上。

    说真的,林泽刚才看到裘蟲使出禁术,让自身的实力在短短的十几个呼吸之前,晋升到伪金丹期实力的一刻,心底还是颇为震惊的,暗道幸好这样的秘术一般宗门都是识若至宝的隐藏起来,若有如此法术传布开来的话,那林泽现在需要面对的局面就会坏上几倍,因为,那时候,他需要面对的就不仅仅是一个裘蟲,而是十个,百个的裘蟲了。

    面对着这么多的‘裘蟲’,就算是林泽,那时候也只有落荒而逃一途。

    “不过,这样也不错,要是我把这个秘法拿到手,然后交给那些妖魔化武者的话,那我的实力不是能够凭空增加许多。秘术施展起来的负担是很强,但是,对于我手下的那些妖魔化武者来说,真的是不算什么,到时候,三十六个妖魔化武者,都是伪金丹期的实力,我要是一下子全部放出来,在万魔山这里,我岂不是所向睥睨。只要有足够的灵力提供,想要战胜一些金丹期的强者,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最多就是用车轮战罢了。若真是如此的话,呵呵,之后我在万魔山这里,也就不用那样的小心谨慎了。”

    想到这里,林泽心底倒是安心了很多,当然的,对于不远处的裘蟲的‘窥视’之心,更加强大了。

    裘蟲之前使出来的秘法会被成为禁术,其实是因为,这样的法术施展起来,有着致命的伤害。

    时间短的话,还不要紧,但是,时间一长,对于施展禁术的人,会有无与伦比的伤害。

    这个后果,是每一个武者都知道的,可是,同样的,这样的禁术是每一个武者都拒绝不了的,因为,这样的禁术,代表着强大的战斗力,一旦他陷入生死危险的时候,也许这个禁术就会拯救他也说不定。

    所以,禁术的危害是很大,但是,却极为受欢迎,每一个武者都不会拒绝它。

    不过,实际上禁术的施展会有伤害,很大原因是因为这个武者自身的身体素质不行。

    就像是一个飞机的发动机,你不改造一下,就直接装在汽车上面,还是那些极为普通的轿车上面,那你完全是在自寻死路。

    只要一点火,一场交通事故,那是百分百的事情。

    运气好的,你不会死,仅仅是受伤,运起不好,就会一命呜呼了。

    施展了禁术之后,一般能够把你的实力增强一个层次,还是那种一个大层次的提升,这样的强大提升,对于九层九的武者来说,身体都会有些吃不消的。

    不过,这个问题放在林泽的那些妖魔化武者的身上就不存在了。

    这些武者,本身已经是妖魔化,而妖魔之类的身体素质,本身就比同级别的武者强大几倍,甚至是几十倍,这样的强大的身体素质,能够让他们很方便的承受比起之前更加强大的力量,就算这个力量直接上升了一个大层次也一样。

    正如蛮兽的爆种,也就是天魔解体大法之类一样,蛮兽的爆种威力更强,持久力更长,事后恢复起来的时间更短,并且受到的伤害比起人类的武者而言,更小。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就是同等级的蛮兽,身体的强度比起同等级的武者强大几倍,甚至更高。

    它们那强大的身体素质,抵消来爆种之后带来的后遗症。

    当然,这样的禁术也不是没有弱点的,很明白的说,弱点其实很明显。

    一个是,时间上面并不能持久。

    施展禁术,其实就是在强行燃烧自己身上的所有力量,这就和全速行使的战船一样,很多战船都可以做到超功率,但是,一旦这样做的话,这艘战船在回港之后,第一时间就得更换自己的发动机,因为,进攻超功率的长期行使之后,它的发动机已经不堪重负了,不换的话,很快就会出现大问题。

    禁术也是一样,它是可以大大的提升你的实力,但是,时间上面并不长,一般的话,也就是四五分钟,到两三个小时这样的时间。

    至于具体是多少时间,这需要看你的实力强度来计算。

    像是后天级别的,你能够维持个两三分钟的时间,就算是强的了,而先天期,一般都能够维持个十几分钟,宗师,大宗师时间上面就更久了。

    而像是裘蟲这样的筑基中期的强者,一般维持个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还是可以做到的。

    在长的话,裘蟲也控制不了,他的力量会失控的。

    这个还仅仅是普通的时候,像是全力战斗,或者说爆缸级别的战斗的话,这个时间会大大的缩短。

    正如之前林泽和裘蟲的战斗强度一样,这样的战斗强度的话,裘蟲能够坚持十几二十分钟,都算是他厉害了。

    林泽心底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一点都不着急和裘蟲一下子分出胜负,对于林泽来说,时间拖延的越久,对于他就越有利,所以,他不忙着现在就收拾了裘蟲,反正只要这样拖下去,最后倒下的绝对是裘蟲。

    裘蟲此时面色阴晴不定,空有一身强大的修为,但是,面对着滑溜之极的林泽,却好像是无法全部用出,而且,对方对于他的情况好像极为了解。

    就像是林泽猜想的那样,别看裘蟲现在的实力暴强无比,但是,时间上面确实是有限制的,并且,和林泽猜想的一个多小时的时间更短一些,裘蟲因为以前只注重毒虫的培养,身体素质早就被无数的毒性给吞噬了相当部分,所以,他现在使出禁术之后,能够承受的时间其实不到一个小时。

    所料虽有所偏差,但大致却相差并不多,其实说真的,要是一直全力战斗的,不要说一个小时的时间,也许十分钟都不用,就有可以解决战斗了。

    只是,很明显,林泽是一个极其狡猾的人,或者说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禁术的要害,所以,根本就不和裘蟲死战,就算是裘蟲装出重伤的样子,同样是没有上当,这样棘手的对手,让裘蟲的内心有些慌乱起来了。

    因为,若是对方再狠一些,之后根本不与其打斗,只需要不断的再退后,维持着他们之间的距离,不用多久,他的修为立刻便会掉落回原来的境界,并且,那时候因为禁术的后遗症,他将再没有战斗力,只能够乖乖被擒下。

    因此,裘蟲明白,若是继续这样不断的僵持下去,吃亏的一定是他,之前时间已经消耗了将近五分钟了,以他现在的状态,禁术能够维持的时间最多也就是一炷香的时间,现在已然耗费了五分钟的时间,再不能够继续浪费下去了。

    不过,最后到底该何去何从,该从那个方向下手,裘蟲心底还得好好的计算一番,最好是想一个让林泽完全退不了的办法。

    原本他打算让门下的那些弟子们结成阵法困住对方少许时间,只要给他争取了这些许时间,他便可立即出手,一举以最强大的实力杀死对方,可是到了关键时刻,那些子弟们居然被林泽的攻击吓的心生惧怕,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不得已之下,他才是亲自出手,可惜的是,却没想到他被对方看破了虚实。

    说真的,此时裘蟲真的是骑虎难下,所以,他就这样盯着林泽,沉默不语。

    拎着扫了对方一眼,嘴角笑了笑,之后,又主动的再次退后十丈,眼内讥讽之色更浓。

    看到这个情况,裘蟲心底暗叹一声,身上的气势开始不断的下降,之后更是直接落在了地上,他深吸口气,语气平淡的对林泽说道:“罢了,老夫认输了。”

    说着,他主动打开了身边的灵兽袋,无数的毒虫开始回归到灵兽袋里面,然后,阵阵灵力从他体内迅速的流回到这些毒虫身上,看起来好像他真的是准备认输了一般。

    十几秒钟之后,足足有一半多的毒虫被收进了裘蟲身上的灵兽袋里面,双眼的里面的光芒,看起来也是越来越暗,之前那一圈圈粗大的灵力光环,开始迅速的消散开来,而裘蟲的身体,好像也随着身上灵力的不断流逝而颤抖起来,脸上露出一丝痛苦的表情。

    慢慢的,他的表情好像是越来越痛苦,原本那高大的身体也慢慢的萎缩,最终喘着粗气,额头,后背上面满是汗珠子的半跪在地上,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几十年一般,他抬起头,虚弱的对林泽说道:“老夫认输,从今以后,愿听您号令,这是我们万毒窟掌教之令,请您收下!”

    说着,他双手颤抖的拿出一块巴掌大的圆形暗红色令牌,上面镌刻着无数的毒虫图纹,并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势,很明显,这块掌教令牌并不是假的。

    裘蟲在艰难的逼出丹田里面的组后一丝灵力,加持在这块掌教令牌上面之后,此令立即慢慢的向前飘去。

    林泽目光闪动,看了看远处好像是动弹不得的裘蟲,又看了眼向他飞来的这块掌教令牌,刚刚想要说些什么,蓦然间他的双眼瞳孔一收,二话不说身体再次退后几十米。

    在拎着身体迅速后退的瞬间,突然间,他身前出现一道属于裘蟲的残影,那残影全身化作一道剑光,以极快地速度,瞬间刺向林泽。

    林泽后退的速度已然是很快,但是,这个速度仍然不及飞剑的速度,在退去超过三十米之后,那飞剑一闪而出,刺向他的胸口。

    这突如其来的飞剑的速度太快,几乎比之林泽以前施展隐遁术里面的瞬移也不遑多让。

    因此,电光火石之间,林泽还没有做些什么,这把飞剑就一下子刺在他的胸口。

    “乒!”的一下,在这一瞬间,前刺的飞剑猛地一顿,林泽身上的蛟龙皮甲的防御力,阻挡了飞剑前刺的少许,之后,林泽身上的护身罡气就直接挡住了飞剑。

    之后,林泽不慌不忙的伸出右手的两指,仿佛是钳子一般,夹在了飞剑剑身之上,这下子,这把突如其来的飞剑就再动弹不得了。

    林泽面色阴沉,对方这飞剑的速度真的是防不胜防,幸亏他的感应力极为敏锐,很快就感觉到了危险。

    加上之前林泽就和裘蟲保持了两百米左右的距离,这让裘蟲的飞剑从射出,到临近,多多少少有一丝时间上面的延迟,这个时间给了林泽充足的准备,否则的话,说真的,还真是会被裘蟲偷袭得手呢。

    当然了,就算是裘蟲偷袭得手,但是,有位面种子在身,这样的偷袭根本就伤不到林泽。

    不过,对此林泽心底也是有些懊恼的,因为,他之前还真的是有写相信了裘蟲的那些鬼话。

    “哼,找死,给我断!”随着林泽的暴喝声,强大的灵力从林泽的两个手指里面飞出,一道剑气直接击打在飞剑上面,飞剑轻颤几下,随着咔嚓一声,立刻从中心位置碎裂。

    之后,只见一股发白的火焰从林泽的手心之内升起,一团拳头大小的火焰无声无息之间包裹住整个剑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煞妃归来之绝杀天〕〔重生之投资大亨〕〔凌婧长孙无极〕〔百里绯月凌婧摄政〕〔万古最强战神〕〔冷先生的甜婚指南〕〔都市至尊狂少秦楠〕〔我不想当老大〕〔叶凡唐若雪〕〔我宅在家里成世界〕〔我的弟弟叫漩涡鸣〕〔娇妻还小,大叔宠〕〔沈清辞 全文阅读〕〔重生之嫡女有点毒〕〔绝世医帝云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