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道门〕〔总裁爹地霸气宠〕〔暴富人生〕〔苏联1941〕〔俗世地仙〕〔LV99级的村民〕〔医武逍遥狂兵〕〔军少的神医辣妻〕〔蜀山游子〕〔我就是大德鲁伊〕〔地球在退化〕〔篮场执剑人〕〔七塔之上〕〔师道成圣〕〔无限之游戏大穿越〕〔一卡在手〕〔野性直播〕〔隋唐大猛士〕〔崩坏三之终焉降临〕〔绝版剑神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第九百九十九章 三十六计那么多,总有一招她要中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一开始,她以为宋轻笑只是带着傅孟辰出去玩了,很快就会回来的,可是慢慢的,她发现一切都不对劲了,傅槿宴每次回来的时间越来越短,脸上的冷淡之色也越来越重,偌大的别墅里,通常就只有她一个人。

    她这才意识到,先生和太太是闹矛盾了,还是很严重的那种,但她身为一个佣人,也不好问什么,只能在一边干着急。

    直到看到最近热火的新闻她才知道,他们两个竟然离婚了。

    恩爱了这么多年,基本上从来没有红脸吵架的一对夫妻,竟然就这么突兀的离婚了,冯妈实在是接受不能,焦急得高血压都犯了。

    她也是一路看着他们走过来的,这两人经历了这么多坎坷,才能有如今的幸福,实在是很不容易,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他们这样子?

    “先生,我可以坐你旁边吗?”冯妈想了很久,觉得还是有必要跟傅槿宴说说话。

    “嗯,你坐吧。”傅槿宴倒是很随意,在家里一点架子都没有。

    冯妈依言坐下,心疼的看着傅槿宴,“先生,你和太太的事我看到新闻了,哎……你都憔悴了一圈了。”

    闻言,傅槿宴苦笑一声,“这件事闹得这么大,谁也瞒不住,都是各自的选择,也只好承担各自的苦果罢了。”

    “可是先生,我觉得你们并不是那种没有感情的夫妻呀,相反的,你们的感情还很深厚,这世上哪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呢?只要有真感情在,所有的磨难最后都是命运馈赠的礼物。”冯妈暗暗抹了抹泪,看得出来,她很伤心。

    她是真的在为这两人痛心难过。

    多么难得的感情呀,这是她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感情最好的夫妻,怎么可以说散就散了呢。

    “实不相瞒,我也曾努力挽回过,但笑笑她就是过不去心里的那道坎,铁了心的要跟我离婚,我也没办法,还不如放她自由,让她尝试一下一个人的生活。”傅槿宴苦笑了一声,“我抓得再紧有什么用,剪短绳子的剪刀在笑笑手中握着,我不想让她更痛苦,不想再进一步伤害她,就只有放手。”

    闻言,冯妈不可置信的问道:“可是先生,我看你并没有做什么伤害夫人的事呀?你疼她都来不及,要说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伤害夫人,但我知道,唯独你不会。”

    “你太看得起我了。”傅槿宴摇摇头,“从主观上来说,我是不可能去伤害笑笑的,但我做了一些事,伤她甚深,导致她一直无法原谅我。”

    顿了顿,他又说道:“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大家都觉得我不可能伤害她时,我做的一些事,才更伤害她。如果我对她不好,那我伤害她,她可能没多少感觉,但偏偏世人都认为我对她很好,你也这样认为,甚至,连我和她都这样想,所以,这份伤害就来得刻骨铭心,惨烈非常。”

    冯妈闻言,顿时有些无力,她知道,作为一个佣人,没办法去追问更多的细节,比如,夫人究竟为什么铁了心的要离婚?还有,傅槿宴究竟对她做了什么,才能导致如此深爱傅槿宴的她要离开?

    这些才是整件事情的关键,只要宋轻笑的心结解开了,这件事就有回旋的余地,否则,一堆恩爱夫妻就此劳燕分飞了,看着实在是让人唏嘘。

    以前一家三口虽然说不上热闹,但也温馨,平时别墅里都是有人气的,然而现在,除了空荡就是寂寞,让一向安之若素的她也有点待不下去了,总觉得这里闷得慌,想出去透透气。

    “哎,我不知道你们发生的事,所以我也不好多做评判,但是先生,以我一个过来人的经验来说,有感情的时候那么感情可以大过天,再怎样也要紧紧抓住不放,那些伤害都会过去的,大浪淘沙,留下来的都是金子。人生看起来很长,觉得还有好几十年,但其实是经不起离别的,时间一晃啊,人就老了,这辈子想见的人也可能就此再也见不到。别看现在科技发达了,交通也发达了,但事实是真的见不上,没有缘分了。”

    看着傅槿宴没太大反应的脸,冯妈继续说道:“所以我觉得,既然夫人想不通,但只要你们现在还仍旧彼此爱着对方,就不要泄气,你可以采取一些手段,让她想通,究竟什么是对她最重要的。有时候,人钻进了死胡同里,她又不愿意出来,另一个人不使点劲是拔不出来的,与其等着她在死胡同里闷死,不如先生你再使一把劲,将这个萝卜从泥地里拔出来。看起来像绝境的现状,或许下一刻,就柳暗花明了也说不定。”

    傅槿宴忍不住被冯妈的比喻逗笑了,脑袋陷到泥地里的胡萝卜,真有意思,还真像宋轻笑的作风。

    此时,他脑海中出现的一个形象就是——宋轻笑的身子配着胡萝卜的脑袋,然后她一头就栽到泥地里,四脚朝天的模样。

    “冯妈,谢谢你,我大概知道该怎么做了,我不是个轻易放弃的人,只要她一天还没和别人在一起,我就一天都不放弃。不,即使她和别人在一起了,我也会将他们拆散,让笑笑回来的。”

    傅槿宴的语气恢复了一贯的霸气,似乎一扫之前的颓废——再颓废消极下去,媳妇就真的是别人的了!

    冯妈看着傅槿宴一副想通了的样子,不由得欣慰一笑,“先生你客气什么,我是一路看着你们走过来的,也算半个亲人了吧,而且,我是真的觉得这件事还有回旋的余地,毕竟,你们感情的根基都在,还深厚着,哪里是这点小波折就能拆散的。”

    “好了,先生,你想吃点什么,我去做。”

    “随便做点什么都行。”傅槿宴温和的说道。

    冯妈走后,傅槿宴仰躺在沙发上,暗自想到:乌龟缩进壳里了,只有去戳一下,戳到痛点,它才会伸出脑袋吧?

    有时候,一味求合反而落了下乘,要来点冲,才能有机会合一合,这不就是易经的智慧吗,逢冲论合,不行就再冲再合。

    这个想法他之前其实已经有点苗头了,但还没决定要不要真的做,现在听了冯妈的一句话,他下决心去做了,反正成败……又并不在此一举,这招不成,再出其他招数也是可以的。

    三十六计那么多,总有一招她要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穿成男主出轨前妻〕〔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农家子〕〔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草莓印〕〔神级无敌系统-苏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