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香烟爱上火柴〕〔死亡请帖〕〔军婚缠绵:甜妻有〕〔万古魔帝〕〔魂灯战纪〕〔独宠狂妃:鬼面王〕〔重生之带娃修仙〕〔妖非善类〕〔学妹的贴身杀手〕〔将出千禧〕〔小师妹每天都要喷〕〔屠戮传奇〕〔封神险〕〔担天〕〔搬砖工的逆袭〕〔网游洪荒之神级玩〕〔位面红包群〕〔神秘军少,撩上瘾〕〔重生邪妃:王爷请〕〔慕少的秘宠甜妻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第八百零四章 偶遇楚恒
    宋轻笑轻咬着唇,表情纠结了许久,终于还是点了点头,声音微弱得像是蚊虫鸣叫,“那好吧,我们去吧。”

    说完,终于抬起了脚,只是脚步略显沉重,还很缓慢。

    但是走的再慢,验血室终究还是走到了。

    看着那血淋淋的三个大字,宋轻笑又开始腿软。

    只不过这一次,傅槿宴没有给她撒娇的机会,搂着她的腰,几乎是抱着将她抱了进去,按在了椅子上,抓着她的手臂就伸了过去,“医生,麻烦抽个血,化验一下。”

    全程动作太过连贯,打的宋轻笑措手不及,一脸懵逼。

    等到她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是被一阵刺痛感惊醒的。

    “啊!”一声惨叫响起,宋轻笑瞪大了眼睛,看着自己指尖冒出了豆大的血珠,被医生用容器收走,她的另一只手紧紧地攥着傅槿宴的手,用力到指骨处泛起了苍白的颜色。

    “好了,稍等一下,结果马上就出来了。”

    医生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一个棉签,按在了她的“伤口”上。

    如蒙大赦的宋轻笑连忙收回手臂,捏着那根棉签,瘪着嘴,眼圈都开始泛红。

    看着她这副像是受了极大委屈的模样,傅槿宴更是心疼的不行,将她拥入怀中,轻声劝慰着:“好了好了,不疼了,已经完事了,等着结果就好了。”

    宋轻笑也不说话,窝在他的怀里轻轻地点了点头,像是躲在避风港里。

    过了一会儿之后,拿到结果,傅槿宴拉着她又回到了原来的诊室,将报告递了过去。

    老医生推了推眼镜,仔细的看了看,轻咳一声,正色说道:“这个情况……”

    宋轻笑听着那些专业名词,只觉的头晕眼花,感觉眼前都是围着她转的小星星。

    “……先输两天液,看看情况,不出意外,应该就没有什么太大的事了。”老医生总结了一下。

    闻言,傅槿宴点了点头,道过谢后,拉着晕晕乎乎明显在状况外的宋轻笑走了出去。

    到了输液大厅,宋轻笑瘫坐在座椅上,像是一条搁浅的鱼,呼吸急促,额头上有虚汗冒出来。

    “槿宴,有没有纸,我要流鼻涕了。”她说话时候的声音听起来都是闷闷的。

    话音未落,一张纸巾已经递到了她的面前,被她接过来,擦了擦鼻子,丢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轻……轻笑?”身旁突然传来一个有些迟疑的声音,引起了他们两人的注意。

    宋轻笑抬起眼皮,扭过头去看了看,随即便是一脸惊讶——距离不远的地方,楚恒正坐在座椅上,头顶挂着一瓶水,正在缓慢的滴答着。

    “老师?”宋轻笑眨了眨眼,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你怎么会在这里?”

    楚恒:“……”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轻咳一声,楚恒的语气略有些无奈,“最近天气变化大,我没注意中招了,只好来医院输液。你怎么也来了,也感冒了?”

    “可不是。”点了点头,宋轻笑一脸的郁闷加纠结,“不仅仅是感冒,还有发烧,发炎……着凉三件套,我这里都备齐了。”

    闻言,楚恒哭笑不得。

    既然见到了熟人,宋轻笑起来挪到了他的身旁。

    跟在她身后的傅槿宴面无表情,心情……不是很好。

    “宋轻笑患者。”

    一个护士推着车走了进来,叫了一声,看到她举起手,便走到她面前,抓着她的手开始涂酒精消毒。

    冰凉的液体涂抹在手上,激得宋轻笑又开始心里发虚,另一只手下意识的捏住了傅槿宴的衣角,默默的用力,借此转移她的注意力。

    见状,傅槿宴直接握住她的手,微微用力,给她力量。

    “呲”的一下,宋轻笑倒吸了一口凉气,针头扎了进去,液体一滴一滴的下落。

    “注意看着一点儿,要是快没了,按铃就可以。”

    说完,护士推着车,飘飘然的走了。

    宋轻笑低着头,眼睛盯着手背上的那个针头,看了许久,抬起头,一脸认真的问道:“你们说,这要是好几天没洗手,她这个酒精是不是擦一瓶都不够啊?”

    傅槿宴:“……”

    楚恒:“……”

    一片沉默无语。

    宋轻笑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自己没忍住,先笑了出来:“我就是想起来在网上看到的一个段子:一个人去医院抽血,结果医生拿着酒精涂了好久,吓得他心里发毛,就问医生是不是自己的病情太严重了,结果医生特别严肃的跟他说,以后来抽血之前,记得洗胳膊。哈哈哈哈哈……”

    一阵丧心病狂的笑声响起。

    两个男人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眼神。

    随后,一阵很是不走心的笑声响了起来。

    若是以往,宋轻笑一定会嫌弃他们的敷衍,但是现在她因为生病,整个人都是晕头转向的,根本就没有思考能力,所以也就没有发现他们的不走心。

    “老师,你最近怎么样啊?”

    宋轻笑看着楚恒,表情有些不好意思,“我这段时间因为家里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去上课,实在是抱歉。”

    “没关系,特殊情况特殊对待,总不能因为你有事情,我还强逼着你来上课,那未免显得太不人性了。”楚恒笑了笑,表情淡然,不以为然。

    宋轻笑松了口气。

    没办法,多少年来对老师的根深蒂固的印象,使得她面对每个“老师”,都是从心底就发虚的。

    “那就好,不过最近我没什么事情了,应该很快就可以正常的去上课了。”

    “可以,到时候你联系我,我给你重新安排时间……”

    傅槿宴坐在一旁,看着他们两个旁若无人,相谈甚欢的样子,心里十分的不痛快。

    诚然他知道,楚恒对宋轻笑没有非分之想,所说所做也都是出于一个老师的身份,没有丝毫的逾越。

    但是——

    傅槿宴还是觉得憋气!

    他知道自己在感情方面比较小气……好吧,不是比较,是十分的小气,他不喜欢看着宋轻笑对别的男人巧笑嫣然的模样。

    可是他也不能去阻止,毕竟那是正常的人际交往,他不能像囚禁一只金丝雀一样,将她圈禁在自己的世界里,那对她不公平。

    咬了咬牙,傅槿宴默默地看着他们聊天,终究是什么都没有说。

    [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网游之十倍暴击〕〔重生六零俏媳妇〕〔英雄?我早就不当〕〔诱婚攻略:高冷老〕〔洪荒之凤族圣皇〕〔战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