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傻王御宠:爱妃别〕〔超级小医生〕〔我在都市修个仙〕〔军少花式宠妻〕〔先宠后爱:老婆大〕〔阴婚不散:鬼夫大〕〔萌宝来袭:总裁大〕〔奇门相师〕〔豪门盛宠:神秘老〕〔重生八零好姻缘〕〔我的极品美女老婆〕〔混世小刁民〕〔医路偷香〕〔霸道帝少惹不得〕〔贴身保镖在日本〕〔农门小辣妃〕〔绝品全能透视兵王〕〔拯救中二病系丧尸〕〔狱记重生〕〔龙神重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第三百一十章 上门
    “笑笑姐,你怎么了,脸色看上去有点不好?是不是酒喝多了难受?”方米朵神色关心的看着宋轻笑,忙招来侍者,让拿点解酒的东西来。

    宋轻笑现在才冒出后怕的感觉,要是刚刚被那头猪哥扑了个正着,以她的体力,估计很难挣脱开,况且当时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根本没人来救她。

    刚刚那一幕,确实太惊险了。

    她勉强一笑,安慰道:“没关系,就是身体有些不舒服。”

    “啊?那笑笑姐,我送你回家吧,身体不舒服就不能再喝酒了。”方米朵劝道,“你先把这个解酒的喝了,会好受一点。”

    宋轻笑依言照做,然后将车钥匙递给方米朵,跟欧珊珊告别之后,两人就开车回去了。

    一回到家,宋轻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不知道傅槿宴是什么时候回来的,也不知道发生的一切,就那样天昏地暗的睡着。

    第二天,她是被一阵吵闹声吵醒的。

    揉着由于宿醉发疼的额角,她坐起身,侧耳听着楼下的动静。

    是冯妈在说话。

    “哎,先生,这是私宅,没有允许您不能进去。”

    “让开,你一个佣人也敢拦我的路。”

    听着略带几分耳熟的声音,宋轻笑耸然一惊,赶忙穿衣下床。

    mmp,这是找上门来闹事的节奏啊。

    她把门打开一个缝隙,刚准备出去,就好看到傅槿宴也皱着眉头下了楼,于是决定先按兵不发,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再说。

    当然这也是基于对傅槿宴无比的信任之上的,相信他能搞定眼前的局面。

    傅槿宴淡淡的看着客厅里的两人,“冯妈,这是怎么回事?”

    冯妈看到主人出来了,暗中松了一口气,如实禀报,“是这位先生强行闯进来的,说是要找太太,我怎么也拦不住。”

    傅槿宴眉眼一沉,挥了挥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

    冯妈点点头,恭敬的退了下去,离开时还不忘暗暗看了这个肥头大耳的男人一眼,在心里疑惑,他找太太干嘛?

    “徐总大驾光临,恕傅某未能远迎。”傅槿宴迈着优雅的步伐走下楼,每步之中都带着强大的气场,像一个王者在自己的领土上巡视,而其余人通通只能跪拜在他脚下。

    徐旭被他震慑到了,硬着头皮呐呐的说道:“我来是找宋小姐,哦不,傅太太有点事。”

    虽然他跟傅氏集团合作无望了,但他还是被傅槿宴这个年轻后生的气场吓得不轻。

    “哦,不知道我的夫人有哪里得罪徐总了,还劳烦你这么远的跑过来?”傅槿宴眉眼一沉,想起了自己昨晚回家后看到的场景。

    他本以为宋轻笑在家乖乖的等着自己,没想到她浑身酒味,睡得跟个死猪一样。

    这个女人竟然背着自己跑出去喝酒!该死的。

    今天还有人找上门点名要找她。

    徐旭想到昨晚那差点把他踢报废的一脚,脸色仍旧有点不好,昨晚回到家,他疼了好久,无法入睡,所以今天一早起来就赶了过来,准备找这个女人讨个说法。

    “昨晚我见傅太太喝的有点多了,就好心的过去扶她,没想到她不但不领情,反而把我踢了一脚,然后跑了。所以我就过来问问,她这是什么意思?虽然我是一个小人物,但也是有尊严的,被人就这样不明不白的踢了,总得要有个说法吧。”

    宋轻笑在门背后听到徐旭的说法,差点就忍不住跑出去唾他一脸。

    mmp,这人还要不要脸了,明明是他想吃她的豆腐,紧急情况下她正当防卫,现在反而被倒打一耙。

    尊严,滚尼玛的尊严,把黑的说成白的,也是脸皮够厚够强大了!

    气死她了。

    傅槿宴听到徐旭这么说,哪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当即浑身一冷,散发出凛冽的含义,眼神幽深的望着徐旭,“徐总,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昨晚的事情怎么样,你我心知肚明,所以最好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不要再打我老婆的主意。不然,被踢一脚都是轻的,我会让你在这里混不下去!”

    徐旭被拆穿,有点恼怒,也有点害怕,毕竟傅槿宴的手段他略有耳闻,狠起来的时候非常不留情,通常都是斩尽杀绝的那种,但一想到自己做完什么便宜都没占到,反而还白白的挨了一脚,就有些不甘心。

    “傅总,我知道你在这m市手眼通天,想要我们这等小人物生就生,死就死,但是你也不能因为宋轻笑是你的夫人,就包庇她,一点道理都不讲了,这样下去以后还怎么在商场混。她踢了我就该出来道歉,这是做人的基本准则。”

    傅槿宴露出一个很明显的讽刺的笑,不屑的看着这个油头大耳的人,“徐总,那你做人的基本准则是什么呢?欺辱别人的妻子?三番两次的骚扰有夫之妇?”

    “你……你不要无中生有,乱造谣。”徐旭气得嘴唇都青了,伸出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傅槿宴。

    “奉劝你一句,将手收回去,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一会它还在不在原地。”傅槿宴悠悠的卷起衬衣袖口,那动作看上去像一个高贵的王子,但说出来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顿了顿,他又说道。

    “还有,既然徐总说我无中生有,那为了证明我是个不撒谎的人,说不得,我只好把手里这两个多g的关于徐总你的视频,发到网上了,也算为徐总做个宣传怎么样?”

    徐旭的脸色由青变白,像染了涂料一样,看上去相当精彩,他以前都做了些什么事,自己比谁都清楚,也害怕手眼通天的傅槿宴将这些都扒拉出来,自己声明尽毁,前途也毁于一旦。

    但万一傅槿宴没有呢?只是在炸他呢?

    徐旭不敢肯定,但凡是都要往最坏的方向考虑到,不然太过乐观的话,最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他是个生意人,懂得什么时候该屈,什么时候该伸,于是放软了口气,“傅总,这件事是我想得不周到,想必傅太太只是喝醉了,误把我当做那些心术不正了人了。这一脚就算了,我这就离开,抱歉,打扰了。”

    他刚转身,就听到身后传来淡淡的一声,“等一下。”

    徐旭一僵,回过身,忐忑不安的看着他,“不知道傅总还有什么需要交代的吗?”

    傅槿宴淡淡的看着他,“以后该怎么做,徐总知道了吗?”

    徐旭忙不迭的点头,连声说道:“知道了,知道了,请傅总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老子是不周山〕〔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