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悍女种田:邪王爆〕〔无敌抽奖系统〕〔时轮,命轮〕〔斗战神〕〔异界直播系统:女〕〔等我回家〕〔总裁霸宠:重生娇〕〔天赐萌宝〕〔网游版美漫〕〔一睡十万年〕〔丑女逆袭:邪王的〕〔亿万爹地要听话〕〔带着满天神佛穿越〕〔都市超级医圣〕〔史上最坑女神〕〔特警为后:误惹妖〕〔闪婚成宠:少将大〕〔惹火小萌妃:高冷〕〔重生天后:霸道总〕〔长官在上:老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第一百八十四章 偶遇
    他淡淡的问道:“你也来这里学习烹饪吗?”

    见傅槿宴这淡漠的样子,宋轻笑心里不知道是喜是忧,复杂得很。

    邱嘉茗心里有几分欣慰,他至少没有打个招呼就走。

    “嗯,我来提高一下自己的厨艺。宋小姐也是来学习的吗?”

    宋轻笑还没开口说话,傅槿宴眉头就几不可见的皱起,声音沉沉的纠正,“是傅太太,不是宋小姐,请注意一下你的称谓。”

    邱嘉茗妆容精致的脸有点木然,整个人周围的气场仿佛也变了变,让人觉得有些哀伤,有些压抑。

    她神色淡淡,语气淡淡的向宋轻笑道歉。

    “抱歉,傅太太,我一时口误。”

    宋轻笑尴尬的摆摆手,示意没关系,但是尼玛她夹在这二人中间浑身都不自在,能不能让她先撤啊靠!

    都说情敌见面人外眼红,她和邱嘉茗这个情敌见面,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怪只怪傅槿宴这厮太犀利太无情,将人女孩子的心伤得都要碎了。

    是个人都受不了。

    傅槿宴再度补刀,“笑笑知道我爱吃甜食,她是特意来学习怎么做甜品的。”

    边说,他还边宠溺的摸了摸宋轻笑的脑袋,像在摸一只大型犬。

    宋轻笑在旁边差点没一蹦三尺高,这是拿她当人肉盾牌的节奏吗?

    还有,这个男人也太狠心了吧,她貌似都看到邱嘉茗眼中一闪而过的水润了。

    这个女人也是够坚强的,换成她,估计早哭了。

    邱嘉茗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才勉强扯出一抹微笑。

    “你们两个人的感情真好,这么恩爱,很让人羡慕。”

    傅槿宴十分赞同的点点头,“能遇到笑笑,是我的福气。嘉茗你不必羡慕,你也能找到一个灵魂伴侣的。”

    宋轻笑轻轻的嘶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掐了傅槿宴胳膊一把。

    口中留情啊,boss大人。

    傅槿宴没理她,而是继续说道:“为了一颗树,放弃整片森林,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邱嘉茗保持了十秒钟的微笑彻底被击碎,化了妆的脸都能看出一片苍白,双眼无神得像是灵魂被抽去了一般。

    刚好逢着下课,人来人往的,她并不好多说什么,况且还有宋轻笑在,很多话她就更不可能在这里说了,于是胡乱点了点头,就转身离开了。

    背影之中含着一丝仓皇,像是要快快逃离这个地方,但又必须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如此的不知所措。

    她上车后,啪的一下关上车门,趴在方向盘上就哭了起来,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心里难过得像是要窒息了一样。

    这样的哭泣,她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每次她都以为自己会痛得死掉,然而每次哭完之后,她都还好好的活着。

    有时候,她会想,就这样死了也好吧,至少,心不必那么痛了。

    然而又有另外一个声音跳出来说,活着好,活着还能好好的去爱傅槿宴,死了,连爱都无法爱了,从此忘得一干二净。

    邱嘉茗觉得,自己纵然在事业上再如何成功,自己仍旧是一个失败的人,失败得一塌糊涂,甚至败得莫名其妙,猝不及防。

    这个宋轻笑像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一样,突然就和傅槿宴结婚了,好几次,她都觉得傅槿宴是不是为了摆脱她,从哪里找的一个路人甲来演的戏。

    然而,她也从他眼里看出来真相了,这么深情的双眼,满满的爱意,绝对不是在演戏。

    宋轻笑坐上副驾驶,为自己系好安全带,还有些没从这场偶遇中缓过神来。

    每次遇到邱嘉茗,她都觉得心情很复杂啊,麻蛋,这明明是她的情敌,敌得不能再敌的那种,为什么她偏偏不能像对沈心愿那样呢?

    哪怕是说一句重话也好啊?好歹表达了一下自己的立场嘛!

    “在想什么?”傅槿宴熟练的单手操控着方向盘,右手还在宋轻笑脑袋上摸了摸。

    宋轻笑有些哀怨的看着他,“我只是在想,邱嘉茗遇到你,是不是到了八辈子霉?”

    傅槿宴脚下一个猛踩刹车,宋轻笑的身体顿时控制不住的向前倾,又反弹回座椅上,震得脑子一晕。

    她拍拍自己的胸,呼出一口气,心有余悸的说道。

    “卧槽,要不是我系了安全带,今天就得平胸了,从此一马平川真壮观,你是故意的吧。”

    傅槿宴脸色黑得简直不可描述,他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个小女人,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只苍蝇了。

    “嗯?遇到我到了八辈子霉?你怎么不说我遇到她倒了八辈子霉呢?就因为是她喜欢我,而不是我喜欢她是吗?”

    他怒不可遏的伸出手指,恨铁不成钢的点点宋轻笑脑门。

    “宋轻笑,你丫的能不能不要这么偏心眼?尤其还是对自己的情敌!你这种叫什么心理?同情弱者?还是为广大女同胞抱不平?”

    “听过一句话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麻烦你站的角度更高一点,看事情全面一些ok?要是我意志不坚定,给你婚内带顶绿帽子,不知道你今天还能不能在这里说这些话了?”

    宋轻笑被傅槿宴的话噎得不知道说什么好,因为他说得没错,是她偏心眼了。

    她撅起嘴,弱弱地道歉,“抱歉,槿宴,我就是一时口误。”

    “宋轻笑,你简直又笨又蠢。”傅槿宴才不买她的账,开启毒舌模式。

    宋轻笑气得小胸脯一鼓一鼓的,却又无法反驳,最后只得悻悻的说道:“我又笨又蠢你还不是娶了我。”

    “敢情你还很骄傲很自豪咯?”傅槿宴狠狠的送了她一个白眼,让她自己去体会。

    宋轻笑知道,这样说下去,最终词穷的还是自己,因为自己本来就没理呀。

    她眼珠子一转,从盒子里拿出一小块蛋糕,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塞到傅槿宴嘴里,随即笑眯眯的说。

    “来,老公,吃块蛋糕消消气哈,气坏了身体可不划算。”

    傅槿宴傻了吧唧的含着蛋糕,高涨的怒气与怨气像被戳破的气球,一瞬间就焉了。

    他无可奈何的吃着口中甜滋滋的东西,重新启动了车子。

    饶你一次!

    宋轻笑计谋得逞,偏过头偷笑,还偷偷比了个v的手势。

    对方进攻太猛烈,不能强攻,强攻会受伤,只能采取迂回的战略路线,智取。

    果然,事实证明,这招百试百灵,只要自己软下来,傅槿宴那厮软得更快。

    哇咔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太古龙神诀〕〔隐婚蜜爱:傅先生〕〔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千亿宝宝:顾爷,〕〔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之名媛归来-迟〕〔英雄?我早就不当〕〔[综英美]这不是正〕〔都市之造假天王〕〔玄幻时代:超神手〕〔我在万界送外卖〕〔一胎二宝:冷血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