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到1931〕〔盛世娇宠之名门闺〕〔中古全战〕〔村长的后院〕〔一夜危情:豪门天〕〔网游之帝国争锋〕〔神医废柴妃:鬼王〕〔舞女与教授〕〔霍格沃茨之风云再〕〔不眠之夜〕〔无限气运主宰〕〔农女太彪悍:夫君〕〔谁在我心里放冷枪〕〔第一狂妃:废材三〕〔仙帝归来〕〔一品嫡女〕〔恶魔校草,太过分〕〔红龙大君〕〔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无限婚契,枕上总裁欢乐多 第二十五章 你怕我误会吗
    傅瑾宴只有加大了手上的力度,她的眉终于有了丝松动,眼皮动了动,却还是没有醒来。

    “宋轻笑,起来。”他又喊了一句。

    她这回反应倒是比较大了,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像两条弯曲的小蚯蚓,丑死了。

    “回房间去睡。”

    “让我再睡一会儿嘛,我好困啊,”她迷迷糊糊的说着,声音里似有撒娇的成分,“别闹我,子桦。”

    宋轻笑的话音一落,傅瑾宴嘴角刚漾起的笑容,瞬间就凝在了嘴角,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

    “你叫我什么?”

    被质问的女人依然昏昏欲睡。

    “宋轻笑,我是谁?”

    他是谁?

    宋轻笑突然猛地一个睁眼,这个恶魔般的声音,还能是谁?当然是她的最大债主傅瑾宴啦。

    卧槽!她怎么睡着了?不对,现在重点是,她是睡糊涂了吗?为什么她会以为叫醒她的人会是霍子桦那个人渣!

    说谁的名字不好,为啥偏偏说了霍子桦!她好气啊,就算是睡糊涂了,也不应该喊出他的名字啊,太丢脸了,而且还是在傅瑾宴面前。

    她已经准备好迎接傅瑾宴的毒蛇吐槽,结果他却像被人点了哑穴一样,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就往外走,冷漠得如同一个冰块。

    她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抽了,竟然下意识的跟着他往外走。

    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嘴巴已经先于大脑做出了解释,“傅瑾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傅瑾宴突然停下,回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却意味深长,“哦?我想的是哪样?”

    “就是,就是,”她一咬牙,狠下心来,“我叫出他的名字不是因为对他还心存眷恋,只是一时口误叫错了。对!就是口误!”

    “所以,你是在给我解释?为什么?”

    为什么?

    宋轻笑当真还仔细思考上了这个疑问,这么一想,才觉得自己是真的脑抽了。

    她为什么要跟他解释!他又不是她什么人,她在梦里叫了谁都跟他没关系吧。

    她正在原地纠结尴尬,傅瑾宴突然凑近她许多,直逼得她紧张得连呼吸都忘了节奏。

    “你怕我误会吗?”

    “哈哈,”宋轻笑大笑两声掩饰尴尬,不由得提高了嗓音,“我怕什么啊?你又能误会我什么?时间不早了,还是早点睡觉吧。”

    “你这是心虚到要逃避?”傅瑾宴却一改之前的冷漠形象,非得不依不饶的追问。

    “我心虚个毛啊!都说是口误了,你爱信不信,不信拉倒!”

    她无缘无故的发了一通脾气,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回了自己房间。

    说是没有逃避,可她的种种行为,都在无声的诉说着,她确实就是在逃避。

    啊啊啊啊!回到房间的宋轻笑立马就将门反锁了。

    她恨恨的敲打着棉被,非常不理解自己,为什么要突然解释!为什么啊!

    宋轻笑!你精神不正常了吗?啊啊啊啊啊!她疯狂的揉着自己的头发,彻底进入暴走模式。

    刚才的行为别提多反常了,还指不定被傅瑾宴那个自恋的男人解读成什么样子呢!想想就觉得好气。

    她重又坐起身来,一直被内心忽略掉的情绪终于渐渐浮上心头。

    霍子桦的背叛,她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已经放下了,可是心里还是不甘心吧。这种不甘不是对霍子桦的留恋,而是对于这段脆弱感情的可惜。

    当初霍子桦追她时,她是看不上他的。

    他做事优柔寡断,温柔是真的温柔,可他的温柔,最后也变为了一把利剑,深深刺伤了宋轻笑。

    也许傅瑾宴说得没错,她看男人的眼光真的很差。

    人们不是常说,越难得到的东西,得到后就会倍加珍惜吗?可为什么到了她和霍子桦身上,这套就行不通了?他就这么经不起诱惑?

    沈心愿刚出现在两人之间时,霍子桦的朋友就给她警告过,是她对他太过放心,竟没想到,一向温润如玉的人在名利权势前,感情也都只是浮云。

    宋轻笑是个粗神经,平常很少感怀伤秋。许是刚刚受了傅瑾宴的刺激,这一刻心里难受的要命,竟比当时知道霍子桦出轨还要难受。

    她是真心喜欢过霍子桦,她这人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其实内心非常脆弱。

    她也怀疑过,会不会他是被威胁了?

    可是当沈心愿炫耀的拿着两人滚床单的视频放给她看时,她心里那些辩解全都烟消云散。

    视频里他穿的衣服,是她新买的。那天他来看她,是她亲手给他穿上的。

    最后,却都被沈心愿一件件脱掉了。

    他当天还信誓旦旦的跟她发誓,无论沈心愿怎么闹,他都不会离开她。

    结果呢?转眼就爬上了她的床。

    宋轻笑又不是傻子,她清楚地很,如果不是霍子桦自己愿意,沈心愿根本不能把他怎么样。

    太讽刺了……

    想起当时的那一幕,她就忍不住红了眼眶。

    “靠!宋轻笑啊宋轻笑,你可真没本事。为了个渣男到底还要哭几次啊!”她吐槽自己,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滴落。

    手擦得越使劲,眼泪流得越汹涌。

    最后连她自己都无语了,干脆就放开了喉咙哭,哭出来还不行吗!

    傅瑾宴几乎是刚迈上二楼,就听到了宋轻笑撕心裂肺的哭声,这悲伤程度,听起来可比霍子桦和沈心愿婚礼当天还要惨烈。

    脚步不由加快了些,可到了门口一拧门,根本拧不开。

    “宋轻笑,开门!”

    他边敲门边喊,里面的哭声一点都没有消停下来,更没人给他开门。

    “宋轻笑!你听到没有,我命令你马上给我开门!”

    不管傅瑾宴在门外把威胁的话说得有多溜,哭得昏天暗地的宋轻笑死活不给他开门。

    最后失去耐心的他只能砸门,里面哭泣的声音才稍微小了一点。

    这事还真怪不得宋轻笑,她本来就哭的专心,谁知道傅瑾宴这个时候上来啊。再说了,这房子隔音效果这么好,怪她咯?

    傅瑾宴把门砸的咚咚响,她一个翻身从床上坐起,懒得去擦满脸泪水,心里一股子憋屈。还让不让人活了!就算寄人篱下,她总有选择哭的权利吧!

    傅瑾宴这人太过分了,竟然连她哭的自由都要剥夺!

    她飞奔着冲向房门口,边拧开门边暴躁的吐槽,“你别太过分了!我流的可是我自己的眼泪,你管不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太古龙神诀〕〔引凤决〕〔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怀了反派的娃[穿书〕〔冷酷总裁霸爱妻〕〔LOL之职业噩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