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为她画地为牢〕〔首长红人〕〔修仙之王者归来〕〔无上崛起〕〔嗜血霸爱:爵少你〕〔国师,公主又见鬼〕〔大唐好相公〕〔田园娇娘:农门大〕〔报告教官,回家煮〕〔七塔之上〕〔玄门通天系统〕〔重生八零:我有特〕〔崇祯本科生〕〔瑶光女仙〕〔最好的我们〕〔茅山传人之麻衣教〕〔我是污妖王〕〔桃运邪医〕〔时空之前〕〔原来我是妖二代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次元大追逃 第六章 秘银·改(求收藏、求推荐)
    “话说,你们是什么人?”

    重新整理了一下心情,钟图望着走到粉发少女身边,开始动手帮她进行紧急治疗的相良宗介问道。

    当然,这也是粉毛少女心中所想知道的,只是可惜,他听不懂,特别是在幺幺断开了与她的脑波连接后的现在,更是迷茫,不知道这中途强行上车的男子和面前的士兵在说什么。

    “我们是秘银。”相良宗介头也不回的回答道。

    “秘银?”适时的,钟图表现出了疑惑的表情。

    不管像不像,但这个相还是要装的。

    “那是一个不属于任何国家的秘密军事组织。”相良宗介没有丝毫迟疑的回答道,丝毫不知道这话在一般情况下说出来会对听众造成多少困扰。

    “额……我好象问了不该问的东西。”钟图干笑,假模假样的把头转向了一边。

    这时,就听那个粉毛少女用日语问道“……那个人,死了吗?”

    这话钟图自是听不懂的,毕竟他会的日语只有那么几句,还都是跟教学片学的,可没办法听懂正常的日常沟通用语。

    但还是那句话,他有幺幺,所以很自然的就听懂了对方的问句,是在关心那个驾车的男子。

    “应该没救了。”相良宗介冷淡道。

    丝毫没有半点的波动,十足的冷酷士兵。

    “为了让我逃生……”闻言,粉发少女身躯一颤,微低下头,低声道。

    到是与冷酷无情的相良宗介相反,声音中充斥着清晰可感的悲伤之情。

    “那个男人就是这样的个性。”相良宗介打断道。

    粉发少女又是一顿,才再次问道“你不悲伤吗?”

    “不知道。”相良宗介停下手,看了眼他,依旧平静如常的回答道。然后站起了身。

    也就是说在这短短的一问一答中,他已经处理好了少女身上的伤口,可以进行转移移动了。

    “我将会怎么样?”少女问。

    “被我们带回去。”宗介答。

    “带去哪里?”少女再问。

    “首先,用我的as送你们到运输直升机的降落地点,送入直升机后,你们会被运到海中待机的母舰。之后我就不知道了,因为我们的任务到那里结束。”

    “好了,我们该出发了。”

    随后相良宗介让钟图照顾好也不知道是药物影响,还是突然安全下来而带来疲惫,大有要昏睡过去的粉毛少女,本人则从心利索的钻回as机体当中,重新启动as,放下了自己的手臂。

    意思很明显,要两人站上去。

    钟图没迟疑,立刻抱着轻飘飘的粉发少女走上了as的机械手掌,一手扶着内勾回的机械手指,一手搂着粉毛少女,在机械手掌中盘坐了下来。

    而后机体起身,在另外两架再次开启ecs光学隐形系统,把自身隐藏起来的as护送下,大步朝着数公里外的海岸线移动而去。

    ……

    经过一番折腾之后,钟图被送进了动画中那艘神出鬼没的潜水母舰——丹奴之子(tdd-1)

    钟图被安排进了一个单人宿舍,彻底与粉毛少女分了开。

    很明显,他被区别对待了。

    不过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前者是秘银必须要拯救的目标,后者只是个顺带产物,而且还来历不明,只要船上的人脑袋智商再线,就不会让他长时间和粉毛少女呆在一起。

    而且人家的理由也充足,粉毛少女需要调养,自是不好在留在钟图这边,所以一时间,钟图再次变成了孤身一人。

    不过相应的,钟图也暂时得到了一块安身之地,以及一顿丰盛的,足以让他填饱肚子的晚餐,休整过后,直接安心的房间里睡了过去。

    “调查结果出来了吗?”此时,丹奴之子的舰桥机室内,身穿土黄色军服的银发少女一边卷动着自己鞭成麻花样的头发的发梢,一边对身旁背手而立,面容严肃的好象谁都欠他千百万块钱似的瘦高男子询问道。

    “暂时还没有。”理查德·马度卡斯回道。

    也就是那个好象谁都欠他钱似的瘦高男子,阶位少校,是整个船上除银发少女泰蕾莎·泰丝塔罗莎外,身份第二高的人士。同时也是泰蕾莎的左膀右臂之一,专门帮她负责管理舰内人员及后勤等对内工作。

    至于对外,则由另一名名为安德鲁·赛格维奇·加里宁的军官主要负责。

    原本情报也是其中之一,不过在加里宁忙碌时,理查德也会帮忙进行整理汇报就是了。

    “看来我们带回来的这位先生的身份很神秘呢,居然在情报部的追查下过了这么久也无法探察到一点有关他的信息。让杨中尉去接触一下吧,看看能不能从他的嘴里套出点什么。尽管我认为这个希望并不大。”泰蕾莎想了想,对身旁的理查德吩咐道。

    “是,上校。”理查德一板一眼道。

    ……

    转天,上午,钟图见到了那名杨中尉。

    对方很年轻,看起来也就二十六七岁上下,留着一头短发,身姿干练,一看就是久经训练,因此哪怕是在不经意间,也会流露出些许沙场气息以及作战姿态。

    “休息好了吗?”杨中尉道。

    “还不错,就是床硬了点。”钟图洒脱的回道。

    “嘛,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这是海下,总不能指望在这边还睡上席梦斯什么的是吧?”杨中尉依旧没有开始正题,拉着家常说道。

    “那到也是。所以我不适合当兵。”

    “这种事情,没有人天生就能适合。”

    “对了,还未请教。”

    “我姓杨,是这里的士兵,职阶中尉,所以你直接叫我杨中尉就好了。你呢。”

    “钟图。”

    “听你的口音,北方人?”

    “恩。”

    “跟我说说,北方现在什么情况,是不是还是积极备战,准备南下?”

    “呃……”

    直到这时,钟图才突然想起,全金属狂潮世界的操蛋情况。我兔居然还是建国前后的情况,一方在北,一方在南,彼此对峙,一直持续了百年。

    苏维埃幸运的存活了下来,并没有像历史上那样被忽悠的解体,依旧是世界两极之一,与米国隔海对抗。

    米国是世界警察,果真是哪里不对管哪里,直到把对方管的服服贴贴,才肯罢休。

    然而可惜的是,钟图不敢去我兔那边‘作’,否则都不用这个世界的清理,和谐大神就能一抓子把他按那,直接翻不得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总裁太坏,娇妻要〕〔总裁的贴身特助〕〔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引凤决〕〔怀了反派的娃[穿书〕〔网游之十倍暴击〕〔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洪荒之凤族圣皇〕〔诱妻入囚:霸宠重〕〔成为首富〕〔武道战神〕〔重生六零俏媳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