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替嫁毒妃:妖孽王〕〔神御九天〕〔兽医白无常〕〔宋先生的陷阱太温〕〔洪荒之神棍开山祖〕〔天下珍藏〕〔盛宠令〕〔闪耀篮坛〕〔木叶之怪人千面〕〔重生之大帝归来〕〔北上伐清〕〔我的冷傲总裁老婆〕〔漫漫诸天〕〔御天邪神〕〔悠闲乡村直播间〕〔无限之开局一双轮〕〔豪门婚宠:兽性老〕〔我从坟中来〕〔变身在漫威世界〕〔乾龙战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光二嫁:总裁要追妻 234 最蠢的备胎
    陆景行的脸色还是有点苍白,言蔺觑了眼他的神情,摆手推脱,“我突然觉得身体有点不舒服,先走一步。”

    言蔺借口要溜,只是在临走前别有深意的拍了下陆景行的腰,“我看你这脸色有点虚,注意身体。”

    陆景行,“”

    言蔺走后,包厢里只剩下了静坐在一旁的陆景行和默默的吃着蛋糕的苏果。

    歌曲开着原唱,或欢快或忧伤或劲爆。

    让整个包厢愈发显得空荡冷清。

    包厢外,走廊里,亚克追上姚羽,拉着她急迫的解释道,“姚羽,你听我说,今晚这个局是我组的,你要怪就怪我,别跟苏果闹得不开心。”

    姚羽站定,表情略僵的盯着亚克,“现在连你也帮苏果说话了是吗?”

    “不是帮她说话,我是想让你们把误会解释清楚。”

    “还要解释什么?现在我被你们所有人排挤被你们所有人看笑话,是我自作多情还想着买份礼物给苏果惊喜,结果呢,她是怎么对我的?”

    姚羽收工后急匆匆的赶回公司拿礼物,恰好碰到准备出门的言蔺。

    当她从言蔺嘴里得知苏果今晚办了一个生日会时只觉得这份友情实在是让人可笑又心寒!

    姚羽今晚跟着言蔺过来就是想看看苏果看到她后会是怎样的一副表情。

    结果陆景行那一刀补得让她成为了全场笑话。

    姚羽双手抱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姿态。

    亚克烦躁的挠了挠头,“我们没有排挤你也没人笑话你,姚羽,我跟你说实话,这场生日会是陆景行给苏果的,你说你跟陆景行暧昧不明的我能邀请你吗?”

    “陆景行给苏果的,呵,苏果真是好命,无论什么时候所有人都只围着她一个人转,她什么都有,为什么还要跟我来抢陆景行?”

    姚羽一直放不下这个执念。

    亚克在姚羽面前向来都是低声下气的主儿,这回终于能鼓起勇气把话说狠了,“你能不能清醒点?陆景行心里的人一直都是苏果,姚羽,苏果没有跟你抢任何东西,是陆景行在追她你明不明白?”

    “我不想明白!苏果说了她不会跟陆景行在一起的,她会给我一个机会的!”

    姚羽烦躁的抓着头发,失去了往日里一贯的平静。

    她靠着墙壁,头深深的低垂了下去,“苏果什么都有,她想要的东西总有男人抢着送她,而我呢?我只能靠我自己,不仅如此还要填补那个嗜赌如命的无底洞债务。”

    姚羽的指甲,染着最红的颜色。

    中指上的环形戒指,在灯光的折射下异常耀眼。

    亚克至始至终都很心疼姚羽这个坚强独立的女孩,情不自禁的展臂抱住了她,“姚羽,你很好,只要你愿意,也会有人为你鞍前马后,为你赴汤蹈火。”

    亚克抱着姚羽,这一次,姚羽没有推拒。

    她靠在亚克的肩膀上,伸手缓缓的圈住了他的腰,似乎在寻求一种依赖,“我是歌手是明星,我身边的人哪个不是开豪车住别墅的,而我呢,连一个两万的包都不舍得买。”

    姚羽从前努力赚钱是为了还债,可当真正深、入到这个五光十色的娱乐圈里时才开始对物质有了真正的衡量和渴望。

    攀比是每个人的劣根性。

    姚羽也不例外。

    姚羽渴望过上豪门生活,但又不愿意嫁给那些比她爸还老的男人,而陆景行是她心里的最佳选择。

    亚克轻拍着姚羽的背,宽声安慰,“没事,我给你买。”

    “得了吧,你这么点辛苦钱能买得起什么。”

    姚羽这话不算嘲讽,顶多是朋友间最真实的吐露。

    亚克张了张嘴,没说什么。

    姚羽抬脸,从亚克的怀里退了出来,“这些天我大多时候都在应酬演唱会的投资商,这年头钱真的很重要,再多的嘘寒问暖都比不过一个强硬的权势,亚克,我想要的东西你给不了。”

    “如果我能给呢?你会答应我吗?”

    亚克说得认真,姚羽只当他是个不肯轻言放弃的愣头青,勾唇淡淡的笑了声,“等到了那一天再说吧,说不定会答应。”

    姚羽的回答模糊不清,但多少给了亚克一点不切实际的希望。

    亚克暗自握拳,似在下着某种决定,“好,那你等我。”

    姚羽笑了笑,最后抱了下亚克,“这些人里似乎只有你还站在我这一边,我走了。”

    “我送你回去吧。”

    “不了,我想有人好像有话要对你说。”

    姚羽松开亚克,视线往他身后掠了眼,而后带着丝意味不明的笑转身离开。

    亚克有点看不懂姚羽这个笑容,顺着她方才的视线缓缓转过身。

    灯光昏暗的走廊里,艾斯儿一动不动的站在那,看着亚克的表情特别平静,平静到让人害怕。

    亚克皱眉走了过去,“傻站在这里干嘛?不进去给苏果过生日?”

    艾斯儿牵了牵唇,哪怕心里再难受也硬是挤出一丝轻嘲的笑容来,“亚克,你是我见过的最蠢的备胎。”

    亚克当然知道自己是备胎,但是——

    “备胎就备胎,不过我哪里蠢了?”

    “自己想去!”

    艾斯儿没好气的怼了过去,硬邦邦的撞开亚克朝前走去。

    亚克一脸的莫名其妙,“你去哪里啊?走错方向了。”

    “你管我去哪!”

    “嘿,吃火药了啊你!”

    包厢里的歌曲唱了一首又一首。

    陆景行坐在沙发一角,时不时的拿余光瞄一下苏果。

    等显示屏上跳出生日歌时,陆景行拿起话筒关掉了原唱,和着伴奏以着低音唱了起来。

    陆景行很少唱歌,哪怕是朋友聚会也是坐在角落里一个人静静,室内夜生活大多时候是拿打牌和打台球来消遣时光。

    苏果听到歌声,终于停下了吃蛋糕的动作抬头看向陆景行。

    陆景行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就连歌声都自带一股深情的味道。

    苏果以前认为陆景行不爱唱歌是因为五音不全,现在看来估计他是真的不爱唱歌。

    那么好的一副嗓子不多唱几首真是浪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英雄?我早就不当〕〔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