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报告爹地,妈咪要〕〔国民男神是女生:〕〔美女总裁狂保镖〕〔废材狂妃:邪王盛〕〔万历驾到〕〔听说我死后超凶的〕〔九零军嫂有空间〕〔透视仙王在都市〕〔宫廷御厨唐小梅〕〔棒坛之所向披靡〕〔天才娇妻:总裁大〕〔我家手机通万界〕〔养父母的六零年代〕〔郡主难惹〕〔重生八零之婚宠撩〕〔我的男友是病娇〕〔死亡剧组〕〔神医弃女〕〔小饭馆〕〔偷心娇妻:总裁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光二嫁:总裁要追妻 182 让她喝了这杯牛奶,走得体面些
    威廉老爷子拿起茶壶,又倒了杯茶递给陆景行,“人生最难忘的是初恋,她是我第一个喜欢的女人,可最终却死在了我手里。”

    威廉老爷子抬眸,精准的捕捉到陆景行眸底那抹一闪而逝的微光浮动,“对手挟持她来威胁我,我不想让她痛苦,更不想让自己痛苦,所以我开枪打死了她,正中眉心。”

    陆景行接过威廉老爷子递过来的杯子。

    这杯茶,很满。

    陆景行的手轻轻一颤,便有几滴茶水溢了出来。

    沿着杯壁缓缓滑下,滴落在桌面上,溅起丝丝水珠。

    此时,威廉老爷子握住陆景行的手腕,再开口时已然没了半点温情,而是震颤人心的肃杀之气,“一个真正的强者没有软肋,景行,你很聪明,也有手腕,我希望你能当我的接班人。”

    一个真正的强者没有软肋。

    而陆景行的软肋是苏果。

    所以,只要今晚陆景行能亲手解决掉苏果,他就能成为威廉老爷子指定的sk集团继承人。

    陆景行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猜到老爷子竟然想让他杀了苏果。

    这是万千可能中最糟糕的一种情况。

    陆景行垂眸不语,第一次失去了平日里遇事风云不变的沉着冷静,陷入了强烈的思想斗争中。

    威廉老爷子松开陆景行的手腕,将一杯热牛奶送到他手边,“我老了,见不得血腥的场面,让她喝了这杯牛奶,走得体面些。”

    威廉老爷子离开茶室,陆景行看着冒着热气的牛奶,唇角浮起的苦涩,越来越多。

    苏果的房门没有锁。

    坐在床上的小人儿正津津有味的吃着薯片看着电视连续剧。

    时不时的吮下手指。

    陆景行端着牛奶走了进来,“这么晚了还不睡?”

    苏果想到白天的那个强吻,眯了眯眼警惕的瞪着陆景行,“这么晚了你来我房间干嘛?进来都不敲门的吗?”

    陆景行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看了眼苏果手中的薯片,极淡的勾了下唇,“猪都没你这么无忧无虑,到哪都能吃下东西。”

    苏果瞥了眼陆景行放下的牛奶杯,轻嗤出声,“知道我前途无限提前孝敬我这个未来奶奶来了?”

    苏果出言调侃。

    陆景行施施然的在床边坐下,将苏果手中的薯片拿了过来,“晚上少吃零食,把牛奶喝了早点睡觉。”

    “我不要喝,谁知道这牛奶有没有毒。”

    苏果也就这么随口一说,陆景行神情微变,眸底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讶异。

    亲自将那杯牛奶端了过来,像之前哄苏果吃药一样轻声哄着,“听话,把牛奶喝了。”

    苏果觉得今晚的陆景行很奇怪,无缘无故的端杯牛奶给她喝干嘛?

    放了春、药?

    想看她闹笑话?

    苏果臆测着各种可能,思绪间红唇紧紧抿着,半天才松开,“你先喝一口。”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陆景行心里肯定藏着什么坏呢

    苏果又不是傻白甜,才没那么容易上当。

    陆景行依言,喝了一口牛奶,“现在可以喝了吗?”

    苏果接过杯子,仔细看了看陆景行的反应,好像没什么事

    可能这牛奶真的没加料吧。

    苏果卸下一点防备,刚刚吃了薯片确实有点口渴,见陆景行没事,仰头将这杯牛奶喝了个干干净净。

    最后还舔了一口杯壁,“唔,好喝。”

    陆景行看着空杯子,神情凝重的抚上苏果有点晕眩的小脑袋,柔声开口,“傻丫头,好好睡一觉,有我在,别怕。”

    苏果喝了这杯牛奶,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模糊。

    紧接着开始天旋地转,彻底失去了意识。

    苏果躺倒在陆景行的怀里,手中的空杯悄然滑下,沉闷的掉落在地毯上。

    陆景行抱起苏果向门外走去,脚步沉稳。

    客厅里,灯光大亮。

    威廉老爷子坐在沙发上,见到陆景行抱着沉睡的苏果下来,微微皱眉,“药效没发作?”

    “她只是睡着了,我送她回国。”

    陆景行给苏果的牛奶里,加的不是毒药,而是安眠药。

    他想安安静静的带她回国,不吵,也不闹。

    威廉老爷子危险的眯了眯眸,拄着拐杖起身,“只要你走出这个门,你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功亏一篑,为了这个女人值得吗?”

    陆景行看着怀里静然如瓷娃娃般的苏果,漠然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暖意。

    “失去她我才是真正的一无所有,爷爷,不瞒您说,我之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为了守护她,没有她,我要这至高无上的权利又有何用?”

    陆景行一直都知道自己内心渴望的是什么。

    在纸醉金迷的世界里,他从来没有迷失方向。

    自始自终,陆景行要的不过是一个苏果罢了。

    威廉老爷子拄着拐杖,一下一下缓慢的敲击着地面,面露惋惜之色,“只要美人不要江山,景行,你糊涂啊。”

    陆景行淡淡一笑,“有她就够了。”

    在众多的儿孙里,陆景行是最像威廉的。

    无论是眉眼间的那股漠然之态,还是对付敌手时那泰然自若和运筹帷幄的傲视,都像极了他。

    唯独在处理女人这事上,跟他大相径庭。

    威廉老爷子叹息着坐了回去,似乎一下子苍老了很多。

    “守护一个人要比独善其身来得更为不易,景行,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你比当年的我更有魄力更有胆色。”

    当年,威廉亲手打死了自己心爱的女孩。

    历经此事,没有人再敢拿任何的人和事威胁他。

    自此,他披荆斩棘,所向无敌。

    但没有人知道,在每个夜深人静时,身处高位的威廉时常会想到那个死在自己手里的女孩。

    他后悔了一辈子。

    而陆景行,比他有担当,敢于放弃所有只为了守住他心爱的女人。

    威廉寡淡的脸上浮起一抹苦笑,而后渐渐释然,“罢了,明天我亲自派人护送她回国,景行,明天开始你随我去公司,半年后接手集团在中国区的业务。”

    威廉老爷子难得妥协,陆景行微讶,数秒后神态迅速恢复正常,“是,爷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娶夫纳侍〕〔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渡鸭之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