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傲寒不知春〕〔中国国学经典读本〕〔DNF侵入漫威〕〔修道三千界〕〔天上掉下五个亿〕〔女总裁的王牌助理〕〔史上最强篮球皇帝〕〔20几岁要懂点人情〕〔惊涛骇浪:世界大〕〔世界只有两种可能〕〔冥界侦探〕〔世界第一第二第三〕〔腹黑鬼夫赖上我〕〔盛唐之无双国士〕〔新木匠皇帝〕〔都市极品小医圣〕〔灵魂归一〕〔傲娇王爷倾城妃〕〔重生之赚它一个亿〕〔凤逆九霄:殿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光二嫁:总裁要追妻 163 我是林清雅,陆景行的未婚妻
    在林清雅亲上陆景行的那一刻,苏果就知道她和陆景行的关系已经走到了尽头。

    然而此时,哪怕是自取其辱,苏果也要漂亮的打完这最后一场仗。

    苏果伸出去的是左手,无名指上的对戒在暖色路灯下微微发光。

    印证着她陆景行妻子的身份。

    林清雅似乎并不介意苏果和陆景行的关系。

    淡淡瞥了眼那枚对戒,伸出手握住,“看来你们的离婚手续还没办妥,认识一下,我是林清雅,陆景行的未婚妻。”

    林清雅笑容浅浅,眸底一闪而过的得意之色张扬着胜利者的姿态。

    苏果却听得脸色一白,“未婚妻?”

    昨天才跟她提离婚,今天就带着所谓的“未婚妻”出双入对?

    苏果不敢相信,面上神情一僵,愣愣的向陆景行看去——

    陆景行没有否认。

    那便是默认了。

    而此时,林清雅松开苏果的手时顺势取下了她无名指上的对戒,扬手朝酒店前的喷泉圆台处扔去。

    “这个戒指不适合你,我不希望别的女人身上戴着我未婚夫送的东西。”

    林清雅出言挑衅。

    苏果低眸看了眼光滑的无名指,从旁拉住了陆景行的手,“你的未婚夫?林清雅,别人的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抢的,只要我一天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你就永远是个见不得光的小三!”

    苏果在争。

    争最后一口气。

    林清雅双手抱胸,看着苏果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笑话。

    “景行,你的前妻太不懂事了,说得话做的事真是让人闹心呢。”

    林清雅笑容暖漾,语气轻描淡写,却字字表达着对苏果的不满和厌恶。

    陆景行神情微冷,将苏果紧拽着他臂弯的手指一根一根拨开,“我回了趟公寓,将离婚协议书放在了茶几上,苏果,别做无谓的纠缠了。”

    “你喜欢她吗?”苏果问着。

    林清雅看上去很文静,很知书达理。

    和苏果的性子截然不同。

    陆景行喜欢的是那种性格的女人吗?

    苏果不甘心的问着。

    陆景行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只是看着苏果,一字一音说得冷静而理智,“她很适合我。”

    “适合?是有多听话还是能带给你更大的利益?”

    苏果轻嘲,迎上陆景行眸中的彻骨冷意,心中的温度一点一点的冷了下去。

    陆景行没有回答,似乎觉得这样的对话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林清雅挽住陆景行的胳膊,头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我和景行门当户对,有着相似的生活习惯,共同的兴趣爱好,苏果,你不会理解的。”

    林清雅是林生的女儿。

    是陆景行的亲生父亲阿克曼-唐亲自指定的儿媳妇人选。

    林家和阿克曼家族的联姻,是强强结合。

    在澳大利亚上流社会风起云涌的权利斗争中打下不可动摇的基桩。

    林清雅名下有一家公司,是她十八岁生日那年林生送给她的成人礼。

    林清雅出身高,学历高,长相好,单凭一个公司法人的身份哪怕不工作也有大把的收入。

    就是这样一个自视甚高的人,却偏偏看中了已婚的陆景行。

    对于这个男人,林清雅是势在必得。

    苏果紧抿红唇,看着眼前举止亲昵的两个人,气血都在翻涌,“又不是合伙搭饭,要相同的口味爱好做什么?”

    苏果一句话噎死林清雅。

    陆景行眼角微跳,掠过一抹几不可查的笑意。

    林清雅微恼,看着苏果好半天拿不出一句话反驳。

    苏果摸了摸手指,战斗力十足的再次怼了一句,“林小姐,乱扔别人东西是不对的,你气质高贵修养好,麻烦把我的戒指捡回来再跟我说话。”

    苏果一旦炸毛了也不是好惹的。

    林清雅松开陆景行,从手包里取出一张卡,直接甩在苏果脸上,“不就一个破戒指,多少钱我赔给你!”

    卡角划过苏果娇嫩的脸颊,留下一道细浅的红痕。

    刺刺的疼。

    苏果被林清雅当面甩钱侮辱,唇角漠然一勾,抓住林清雅的手取下她左腕上的手表扬手丢了出去。

    手表在空中划出一道抛物线,稳稳的落入水池喷泉中。

    苏果的出手在林清雅的意料之外。

    林清雅愣了数秒,反应过来后指着苏果的鼻子怒道,“这是我妈给我的!”

    “有个妈了不起啊!”

    苏果回嘴回的利索。

    林清雅没怎么跟人吵过架,当即拉着陆景行诉委屈,“景行,这是我妈送我的手表,你看她把我的手表丢水里了!”

    林清雅委屈,苏果冷冷的瞅了她一眼,从肩包里翻了许久终于翻出一张卡。

    学着方才林清雅砸她的样子照葫芦画瓢砸了回去,“不就一个破手表,多少钱我赔给你!”

    苏果现在的小金库满满的,一个手表还赔得起

    苏果砸得非常有底气。

    林清雅气得直跺脚。

    陆景行安抚的搂住她的肩,眸光含凉的看向苏果,“苏果,去把清雅的手表捡回来,这事我就不跟你追究。”

    陆景行护着林清雅,表态的很明显。

    苏果已经表现的很坚强,然而就在陆景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微微红了眼眶。

    她拼命忍住,不想在这对狗男女面前流露出半点怯弱和可怜。

    苏果轻勾红唇,看着陆景行硬气道,“我赔得起!”

    “你赔不起。”陆景行说。

    语气平淡而轻蔑。

    适时,林清雅铁青着脸搭话,“这块手表全球只有两个,你就算倾家荡产也赔不起!”

    全球只有两个,这块手表还真是婊。

    跟它的主人一个德行

    苏果暗自腹诽,这一回没有去怼林清雅,而是直直的看着陆景行,问他,“你要我去捡是吗?”

    “是。”

    “你确定要我去捡吗?”

    苏果不死心的再问了一句。

    陆景行神色不变,语气始终淡淡的,“是。”

    苏果垂在身侧的手紧握成拳,最后深深的看了眼陆景行,转身朝喷泉水池走去。

    十月的夜晚,气候开始凉了。

    苏果阴着小脸踏进了水池。

    冰凉的池水没过她的膝盖,刺骨的寒意侵入她的四肢百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顾轻舟司行霈〕〔怀上反派他爹的孩〕〔一胎二宝:冷血总〕〔穿成软饭男[穿剧]〕〔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总裁的贴身特助〕〔大明小书生〕〔引凤决〕〔听说你想掰弯我〕〔一念情深,万念婚〕〔女总裁的读心神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共享男友带回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