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鬼帝毒宠:惊世狂〕〔贴身透视高手〕〔医妃难宠:王爷和〕〔神秘总裁,夜夜欢〕〔权倾天下:至尊战〕〔王的霸气邪妃〕〔倾城时光〕〔误惹恶魔总裁:前〕〔重生盛宠:总裁的〕〔万年只争朝夕〕〔替嫁娇妻:偏执总〕〔花都逍遥医仙〕〔军少住隔壁:丫头〕〔生死帝尊〕〔绝世废柴狂妃〕〔总裁爹地霸道宠〕〔乡村神医〕〔一吻成瘾:总裁老〕〔卿人如梦〕〔画骨女仵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光二嫁:总裁要追妻 第160章 160 苏果,我们离婚吧
    女人的第六感一直很灵敏。

    苏果觉得陆景行对她又亲又抱的行为比冷暴力来得更加可怕。

    这样的举动真的太反常了。

    苏果的心底隐隐升起许多不安,抓着陆景行的臂弯急道,“你有什么事跟我说啊,不要一个人压在心里,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陆景行紧紧的抱着苏果,在她着急的询问中慢慢的松开。

    眸底恢复了一片清明和淡漠,“没事。”

    “不可能没事的,陆景行,你告诉我好不好?”

    “我说了没事,走吧。”

    陆景行牵着苏果的手,率先往外走。

    苏果不情愿的被他拉着,“我们去哪里吃啊?”

    “你会喜欢的。”

    餐厅离影院大概二十分钟的车程。

    一路上无话。

    苏果全程都皱着眉,不曾松开过。

    豪车驶入高档雅致的商城地下停车场。

    陆景行熄火下车,亲自为苏果打开车门,尽显绅士风度。

    苏果受着陆景行最体贴入微的服务,跟着他到了一家简约又不失温馨浪漫的西餐厅。

    餐厅经理等候在餐厅门口,“陆先生,陆太太,里面请。”

    餐厅里,玫瑰花铺地,心形烛火烂漫。

    低沉醇厚的小提琴声悠扬环绕,连空气中都充斥着暧昧的粉红色泡泡。

    苏果踩在那新鲜的玫瑰花瓣上,随着陆景行入座,忍不住问道,“这些都是你准备的?”

    今晚这家餐厅的顾客,只有陆景行和苏果。

    显然是被包场了。

    陆景行难得一次承认的非常爽快,“嗯,喜欢吗?”

    苏果扬唇,紧皱的眉心隐有松开的迹象,“原来你还记得,我以为你忘记了呢。”

    “结婚一周年的纪念日,也是我为了争取你手中的选票出卖我终身幸福的日子,我怎么会忘记?”

    陆景行略有所指,语调虽然平淡,听着却很不是滋味。

    苏果思味着他这番话,还没想通透时服务员一一端上了菜,分放在陆景行和苏果面前。

    同样的盘子,菜品却大相径庭。

    陆景行面前摆放的是一块牛排,一杯红酒,还有一碟叫不出名字的精致小菜。

    而苏果面前,是一罐啤酒,十多串地摊烧烤,还有一盒肠粉。

    苏果双手交握,十指交叉放在腿上,并不打算动筷。

    陆景行慢条斯理的切着牛排,每一个动作,尽显优雅的贵族之态。

    切下一小块牛排放进嘴里,细细咀嚼入肚后才抬眸看向苏果,“这些都是你喜欢吃的食物,我特意让人买过来的,不吃吗?”

    苏果淡淡勾唇,将刀叉往旁边一挪,直接用手拿起一串烤金针菇,吃了一口点头道,“吃啊,为什么不吃,嗯,很好吃。”

    陆景行放下刀叉,执起酒杯抿了一口红酒,“你喜欢吃的东西我闻起来都觉得想吐,苏果,我以前不让你吃这些是因为我受不了这个味道。”

    苏果咀嚼的动作一滞,放下烤串打开易拉罐。

    仰头喝了一大口啤酒才看向陆景行,“我可以放弃这些东西,只要你不喜欢的,我都可以改。”

    “苏果,你应该知道,我们不合适。”

    陆景行终于把话挑开,苏果眸色一颤,似乎已经猜到了这一刻的到来。

    手中的啤酒罐微微变了形。

    小提琴的声音持续吟唱环绕。

    每一个音符都深深的刻进了彼此的心里。

    苏果沉默不言,脸色却一点一点的惨白了下去。

    陆景行敛眸,看着苏果,平淡开口,“苏果,我们离婚吧。”

    苏果,我们离婚吧。

    语气平淡的没有一丝波澜。

    仿佛在谈论今天的天气一样。

    陆景行轻晃着红酒杯,幽深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苏果,不带一丝温情。

    有的只是漠然的冷意。

    苏果捏着变了形的啤酒罐,心底刚聚起的一点暖意彻底寒凉入骨。

    原来今天所有的温馨浪漫只是一层铺垫。

    一个为了告别而置办的仪式和假象。

    离婚?

    哪能那么容易啊……

    苏果说过,一旦她认定了陆景行,就会成为他甩都甩不掉的麻烦。

    想离婚,不可能。

    苏果松开啤酒罐,微僵的身子轻轻的往椅背上一靠。

    澄澈清亮的双眸定定的迎上陆景行那双漆黑薄凉的眸子,红唇轻启,“我不同意。”

    苏果不同意离婚。

    陆景行淡淡勾唇,将红酒杯往桌上一放,从旁拿出一个文件袋,取出里面的文件递送到苏果面前,“苏果,好聚好散,别闹得太僵。”

    陆景行递过来的是一份离婚协议书。

    苏果看着那显眼刺人的五个大字,以及末页陆景行的落款。

    签名龙飞凤舞,漂亮的很。

    苏果摸着纸张上的字迹,秀眉微挑,拿起桌上的啤酒缓慢的朝那落款处倒了下去,“本来就不是好聚,要怎么好散?”

    棕黄色的酒液在纸上晕染开,模糊了陆景行的签名。

    也毁了这份离婚协议书。

    陆景行的手搁在桌面上,指节微屈,若有所思的轻扣着桌面,“你想要什么?”

    陆景行想用物质来补偿这段婚姻。

    苏果看着他,忽然低笑出声,“你觉得我不同意离婚是想要什么?房子,车子,还是钱?”

    “如果你想要,我都可以给你。”

    “这么大方啊,不过在我看来,只要占着这个陆太太的位置,比拿到房子车子都要划算的多。”

    苏果强撑着最后的一点理智同陆景行谈判。

    陆景行剑眉微扬,看着苏果的眼神带了几分渗人的凌厉之气,“苏果,今时不同往日,你已经没有资格跟我谈条件。”

    没有资格谈条件?

    当初苏果拿百分之十五的嘉宇集团股份问陆景行要了陆太太这个身份以自保。

    如今,以陆景行在嘉宇的地位,已经无人能动摇。

    哪怕是董事会也无法再决定他总裁位置的去留。

    可以说,此刻嘉宇的生死全权掌握在陆景行的手里。

    所有股东都倚仗着这个能将集团起死回生且创造更大辉煌被封为传奇神话的商界怪才。

    苏果明白现在的形势和格局,左心口的位置隐隐泛疼。

    清亮的水眸里缓缓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微微发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萌宝来袭:总裁爹〕〔靳少强宠小逃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