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穿越隋唐开直播〕〔平行绝爱〕〔晦龙者说〕〔卑鄙小王爷〕〔创世元能〕〔有一种梦想叫足球〕〔帝妃临天〕〔中二道士〕〔我老板是阎王〕〔万古神龙变〕〔听谜〕〔重生女神:帝少的〕〔绝世杀神〕〔误上王榻:邪王请〕〔女战神的黑包群〕〔神王毒宠:二嫁王〕〔无声青春〕〔拿了巨星剧本的豪〕〔佣兵时代之八决〕〔电影穿梭神戒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风光二嫁:总裁要追妻 137 以牙还牙,十倍奉还
    苏旭明和潘敏难得见到苏果。苏果留她们在病房里待了一下午,直到困意来袭时,才不舍的让她们离开。苏果睡着后,陆景行在旁边的病床上休息了会儿。派了个可信的人在内室外的客厅里守着苏果,这才披上大衣离开。阴暗的地下室里。男人蜷缩着躲在墙角,脸上血肉模糊,已经分不清五官。此人,正是伤了苏果的男人。白桦收回鞭子,利索的缠在手上,转身,看向推门而入的男人。“陆总。”陆景行挟着厚重的风雪而来,带进一身冷肃的气息。余光瞥了眼蹲在墙角的男人,冷声开口,“留一口气,别打死了。”“我有分寸。”白桦低眸,妖冶的脸上划过一抹嗜杀的笑意。地下室里,还站着十个身着黑色劲装的男人,见到陆景行,齐齐鞠躬叫道,“陆先生。”陆景行淡淡勾唇,在他们身前的唯一一把椅子上坐下,“人呢?”白桦朝站在最左的一个男人使了个眼色。男人会意,走出地下室,而后将俞璐带到陆景行跟前。白桦开口,“在机场截住的。”俞璐经过两三天的深思熟虑,见陆景行没有任何动作,趁着这段时间没有工作就想出国一趟散散心。谁知刚到机场就被人打昏,然后就来了这里。俞璐起先还在担心,以为是黑道的人找上门绑架她,现在看到陆景行,竟然稍稍松了一口气。哪怕明知道他是因为苏果的事才找上的她。俞璐演惯了白莲花,最擅长的就是装无辜。当下惊慌失措的看了眼周围,迷茫的问向陆景行,“陆总,你找我啊?怎么带我来这种地方?阴森森怪吓人的。”陆景行点了支烟抽着,手中的打火机一开一合的转着。富有节奏的和着人心跳的节拍。“小白,把那个人带过来,让俞小姐认认。”陆景行吩咐,白桦领命,上前揪住男人的衣领一把将他拖拽了过来,生生的丢到俞璐面前,“认识下老朋友吧,俞小姐。”男人面目全非,早已没了可认的容貌。俞璐想不到陆景行下手这么狠,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我、我不认识他。”俞璐否认,陆景行点了点烟灰,身子微微的靠向椅背,“你不认识他没关系,他认识你就行,小白。”白桦拿出一个箱子,打开后放在十个男人面前,“里面有一百万,十万一个手指,你们谁先来?不怕事的可以一百万全拿走。”站在这里的男人,全是混黑道的。道上规矩,认钱认主子。白桦奉行的是陆景行的命令。俞璐一听,吓得腿一软直接跪倒在地。想到乔珏语对她的警告,顿时连伪装都顾不上了,“陆总,我错了,不要剁我的手指,我去给苏果磕头道歉,多少个头我都磕!”陆景行永远忘不了苏果倒在他怀里时那毫无生气的样子。更忘不了双手沾满苏果鲜血时那比死亡还冷的温热感。磕头道歉?来不及了。陆景行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丢给白桦,“从我女人身体里拔出来的刀,便宜她了。”以牙还牙,十倍奉还,一直都是他陆景行的作风。只是这一次,最简单直接,也最为粗暴。白桦接住匕首,交给第一个男人,“快点,别浪费时间。”男人拿着匕首,从箱子里拿出十万。此时,另一个男人将俞璐按倒在地,用白布堵住了她的嘴。冷光下,男人面无表情的一刀下去,割下了女人的小拇指。没有惨叫,只有沉闷的呜咽声。还有空气中逐渐弥漫开的淡淡血腥味。俞璐趴在地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指被切断。十指连心,她疼得几乎昏死过去。泪眼迷离中,俞璐抬眸看向坐在椅子上泰然自若的男人。那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沉冷肃杀之气,双眸猩红,薄唇削冷,带着森冷的獠牙,犹如地狱之恶鬼。不,是比鬼索命还要可怕。苏果中了心口一刀,他却要她深受十刀的非人折磨。陆景行就是个魔鬼!杀人不眨眼的恶魔!这一刻,俞璐终于彻彻底底的明白了乔珏语的话。陆景行不是鬼,却比鬼还要可怕。俞璐挨到第三刀时,终是忍受不住锥心的疼痛昏死了过去。白桦抬手喊停,等着陆景行的指示。恰是此时,陆景行的手机响了,是苏果的来电。按下接听键接起,“怎么了?”那端,苏果有气无力又别别扭扭的挤出五个字,你在哪里啊?“在外面处理点事情。”什么时候能好啊?“快了。”苏果沉默了会儿,没有说话。陆景行微微皱眉,再次开口,“到底怎么了?”苏果只要是吞吞吐吐的讲话,准是心里憋着事。陆景行知道她这个臭毛病,耐着性子等她开口。果然,数秒后,苏果开始坦白,我想上厕所言外之意:你该回来把尿了。陆景行,“我马上回来。”陆景行挂断电话,瞥了眼晕死过去的俞璐,平淡开口,“把她和这个男人一起送去疯人院,关照那边的人,别让他们死得太容易。”“是,陆总,还有一件事——”白桦欲言又止,陆景行起身,慢条斯理的整着衬衣领口,“说。”“在苏果出事的前后,俞璐和乔珏语有过联系。”陆景行整理领口的动作微顿,“乔珏语?”“乔珏语跟俞璐之前是朋友,见面也是正常的,只是刚好卡在那两个时间段。”白桦怀疑过,只是没有证据。陆景行思味了番,否认了白桦的这个猜测,“如果乔珏语跟这事有关,俞璐在跪下时就会把她供出来,不会白白让自己顶罪。”陆景行赶回医院的时候,苏果已经憋的不行。都快尿床了!苏果很生气的踢掉被子,“你不让护工给我弄,自己嘛半夜三更的也不知道去幽会哪个美女了,你就是想让我活活憋死是不是?!”守在门外的男人将苏果骂陆景行的话一字不落的听进耳里。想到陆景行平日里冷面阎罗的样子,默默的为苏果竖起大拇指,暗自感慨,“在外面再厉害的男人回到家里也是个老婆奴,当男人,太不容易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