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小妻爱你如初〕〔唐诗薄夜〕〔我真是修为中间商〕〔开着坦克做皇帝〕〔我用意念击败你〕〔叶南弦全文免费阅〕〔风熠宸顾好〕〔都市透视医仙〕〔背着桃木剑的桃年〕〔放逐之域〕〔英雄联盟之巅峰之〕〔重生之纵横2020〕〔召唤万界之绝世帝〕〔霍长渊林宛白〕〔名门秘闻多〕〔简沫顾北辰〕〔踏星而上〕〔三国小城隍〕〔星河归来当奶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涅槃重生:一代权后 第四十七章 东川脱险(2)
    “皇上,我们真的要赶去东川吗?不是已经派了江公子前去?”齐光看颜卿寒一路向着东川,没打算改变方向的意思,便开口问道。

    “你难道忘了还有个吕彦没有解决吗?”颜卿寒说着瞥向了被压在后方的吕彦。

    齐光才意识到,要不是颜卿寒提到他,他还真的把吕彦的存在给忘了。

    “皇上,如今他都没用了,为何不杀了他?”

    “不,暂且留着他还有用。”

    齐光着实不明如今吕彦没了兵权,还能有什么用,但既然颜卿寒说不能杀,自然也就不能杀了。

    而慕笙快马加鞭,没多久她就看到了颜卿寒一行人的队伍。

    她以为颜卿寒会和他们分开之后就直接改变方向,却没想到他竟还向着东川的方向前行。

    慕笙并未跟紧,与他们保持了一段距离,只是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颜卿寒带着兵队也停下了脚,准备在此休息。

    “皇上,算起来,江公子昨日应该已经出发了吧。”齐光看了看时辰,说道。

    “嗯,不出什么差错,阿凌应该已经带人赶去了。”颜卿寒点了点头道。

    “皇上,那我们探查清芳庙一事,何时进行?”

    齐光想到此次出宫的真正目的,问道。

    “此事我早做了打算,齐光朕需要你跟着朕做一场戏,这场戏出了你和我,要瞒过所有人。”颜卿寒说到此话,神情肃穆。

    “齐光明白,齐光一定谨遵皇上命令。”

    接着,颜卿寒从怀中拿出了兵符,趁着月色黑芒,将兵符放到了齐光手中。

    齐光微微蹙眉,实为不解的抬头看向颜卿寒。

    “皇上,您这是……”

    “现在还剩下五万多的兵马,明日你带着四万兵马赶去边疆延边,去那里寻檀儿,她多日未回消息,恐怕是出了什么状况,镇压之事不能再耽误,朕会带着剩下的兵马赶去东川,到时吕彦的作用就会发挥了。”

    齐光仔细的听着颜卿寒所说。

    “那皇上所说的做戏是何意?”

    “你寻到檀儿之后,便要立刻赶去东川,结束吕彦的性命,而缘由便是吕彦意图谋反,刺杀朕,朕为了脱险至今生死未卜。”

    “皇上,这样做岂不是正合太后之意?”

    颜卿寒用性命来赌,这无疑不是在冒险。

    “你手中的兵符只是一半,自古虎符都是制成两半,右半留存在国君手中,左半交给将领统帅。调发军队时,必须在符验合后,方能生效。可自从先帝崩卒,存在先帝手中的那一半虎符就消失了,只留下了一支仅听皇上号令的卫队,这也是为何吕彦只能调遣万朝一半兵权的原因。”

    听了颜卿寒所说,齐光看向了手中的兵符,果然只有左半。

    “朕总觉得清芳庙的事情和兵符一定有着某种联系,从宫内到宫外,能牵连到一起的,一定和皇室争斗分离不开,所以这件事朕必须亲自去做。”

    “皇上既心意已决,齐光一定会助您完成。”

    颜卿寒欣慰的点了点头,虽然齐光是他的心腹,但是却从小就跟在他的身边,于他而言,齐光和他不仅是君臣关系,更是朋友。

    慕笙一路跟随,他们的队伍停下后,慕笙也一直在不远处静候。

    后来慕笙才发现,颜卿寒竟然一路上还带着吕彦,明明已经没有用了,为何还没有把此人解决,慕笙不禁疑惑起来,转念想到或许也正因如此,颜卿寒才会继续向东川前去,这样一想,倒是解释得通了。

    次日天刚蒙蒙发亮,颜卿寒等人就开始继续前行。

    不过他们分为了两个队伍,由齐光带领了大部分兵马赶去了另一个方向,慕笙注意到这个方向是去往边疆延边,而颜卿寒则带着剩下的兵马向着东川方向,还押送着吕彦。

    颜卿寒所举,倒是让慕笙有些不明所以了,不过也无关紧要了,自己赶去东川要紧。

    而江凌洲比颜卿寒早出发一日,又无事耽搁,所以比他早赶到了两日。

    ……

    顾枫从军营中回到将军府后,就去了江凌洲的房间。

    “顾兄。”顾枫来时,江凌洲正静坐在房中。

    “江兄,已经休息好了吗?”

    “大敌当前,那里还有闲暇之余,不是说要去见王上,何时去?”

    “我来便是带江兄前去的。”顾枫看江凌洲都做好了准备,直言道。

    “那走吧。”

    随后,二人出了将军府,奔向军营。

    入了营中,江凌洲带来的人马已经在此休整下了。

    在顾枫的带领下,江凌洲见到了东川王。

    “在下江凌洲,拜见王上。”江凌洲恭敬地问礼道。

    “江公子不必多礼,上次相助没有机会见到,没想到如今再见竟又是你前来助我东川。”东川王温声道。

    “王上言重了,我与顾将军一见如故,我曾许诺顾兄若是有难我必会相助,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所以我听到东川有难,就赶了来。”

    “顾枫能与你相识,也是结交了元福,三生有幸。”

    江凌洲看向顾枫,浅笑道:“彼此彼此。”

    “言归正传,不知江公子手下怎会有这么多人马,江公子家住何许,又是做什么的?”东川王问道。

    “家住附属万朝的小国之都,家父是商贾,我自小就爱结交友人,认识了不少江湖中的朋友,这些也是我此次拜托前来的。”

    听到江凌洲的话,东川王将信将疑的看向了顾枫,未做回答。

    “江湖中人,也愿参与国都交战吗?”顾枫

    自然会意,随后开口道。

    “江湖中各个门派本就是靠赏金维系,只要银子到位,其余的他们并不在乎,更何况是些旧友,想让他们出面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不怕说假,我江府虽然不是什么名门侯氏,但是财力还算雄厚。”

    “不论是何缘由,江公子能如此相助,此等恩情本王子铭记于心。”以东川现在的状况,已经无力再追究江凌洲的这些人马究竟从何而来,而江凌洲的背景又究竟是什么,既然他能解释出来,就姑且相信了。

    “王上折煞小民了,不过是尽些微薄之力,不足挂齿。”江凌洲谦卑道。

    有了江凌洲这两万的人马,东川这场浩劫才又渡过的可能,而东川境外的曼史那族可汗萨施曼已经知晓了大将拉提汗被俘的事情。

    “拉提汗这个废物,派给他两万兵马,连城都没攻进去,现在还要让本汗亲自出马!”萨施曼气恼道。

    “可汗,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东川?”禀报的侍从问道。

    “明日便出发,本汗倒要看看一个孤立无援的小国,能有多大的能耐!”萨施曼颇为自大的口吻说道。

    ……

    江凌洲和顾枫回到将军府时,一个温雅秀丽的身影正站在院中,静静等待着。

    等二人下了马进了府,才看清来人,是杜芊之。

    杜芊之看到江凌洲有些惊讶,“江公子?你怎么会在东川?”

    “公主,江公子知东川有难,速来支援。”顾枫在一旁说道。

    “支援?江公子果然厉害,来兵马都能带来?”杜芊之有些不可思议道。

    “区区薄力,公主高抬江某了。”江凌洲谦虚道。

    看到杜芊之时,江凌洲也有些吃惊,他以为城池危矣,杜芊之早就撤出城了,没想到却还在。

    “公主怎么还在宫内吗?为何还没撤出城,大战一触即发,城池随时可能被攻破的。”

    “我身为东川公主,自然要与东川共存亡,怎能弃城离去呢!”

    江凌洲颇为钦佩的看着杜芊之,心中对这个女子又多了几分赞赏。

    “公主果然不同凡子,一介女流竟能又如此无畏精神,真是让人赞佩!”

    听到江凌洲的夸赞,杜芊之白皙的脸颊倒泛起了微微红晕,这样的变化,使她看起来又惹人怜爱了许多。

    “江兄,公主被你说的都不好意思了。”顾枫看着芊之的变化,柔声道。

    “顾枫哥!”

    “被你们一来二去的一说,差点忘了正事,昨日一战不少士兵负伤严重,我怕城内的药品不多,所以将宫中库内的药品尽数拿了来,已经命人送去了军营。”

    “嗯,还是你想的周到。”

    “既然已经无事了,我就回宫了,战事即发,顾枫哥和江公子你们要千万小

    心才是,还有父王,就拜托顾枫哥你了。”杜芊之临走前,仍忧心的叮嘱着。

    “公主放心,江某想你保证,这一战只会赢不会输,顾兄和你父王都会安然无恙的归来。”

    杜芊之虽不知江凌洲是哪里来的自信,但是如今他帮了东川两回,却又让她不得不相信他的能力,欣慰的点了点头,道了谢:“多谢江公子多次助我东川,芊之感激不尽。”

    “顾兄快送公主回去吧。”江凌洲颔首以示,随后向顾枫说道。

    ……

    萨施曼的兵马队伍离东川境内不远,他们收到了传报,就即刻向东川境内而去。

    自上次与拉提汗一战之后,东川已经平安渡过了两三日,江凌洲来到东川已近两日。

    但宁静的日子终归会被预期的那场浩劫退散。

    萨施曼的兵马也终于出现在了东川得城墙下。

    “东川王,本汗说过若是你们识相开城门相迎,本汗姑且然你们一命,如今看来你们不仅不识相,还敢将我族大将的首级挂在城门楼上!”萨施曼看着城门楼前双眼紧闭,头发凌乱的拉提汗的首级,就一阵气急败坏。

    他倒不是真的气拉提汗得死,而是气他如此废物不说,连死都要让人这样羞辱一番。

    “萨施曼,你废话少说,向攻入我东川也要看看你们曼史那有没有这个本事!”

    东川王在城楼上喝道。

    “开城门,迎战!”

    随着一声喝令,东川城门打开,江凌洲和顾枫披着战甲,领兵直向萨施曼一队杀去。

    顿时,厮杀声四起,血腥味弥漫,这场战役萨施曼即使没伤病一千,也自损了八百。

    “撤!”萨施曼见攻势不对,发了命令,撤离了兵马。

    这一战东川算是暂时脱了险境,但是他们知道萨施曼不会就此善罢甘休,他还有大批兵马候在边疆延边,准备听他调遣。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无上龙神陆鸣〕〔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头号男秘〕〔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