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狂妃甜且娇全〕〔小祖宗她人美路子〕〔大唐妖怪图鉴〕〔明末枭雄录〕〔大明不可能这么富〕〔武侠大系统〕〔近身狂婿〕〔我为天帝召唤群雄〕〔胖揍星际商人〕〔奋斗在瓦罗兰〕〔西游之绝代凶蟾〕〔大侠请选择〕〔极品医神当赘婿〕〔极品医神当赘婿李〕〔李石川吕紫烟小说〕〔蛮兽骑兵〕〔魔偶天成〕〔大唐逍遥驸马爷〕〔快穿后我被偏执大〕〔我复活了科学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涅槃重生:一代权后 第四十三章 出征镇压
    出兵镇压的事情已经落实,慕笙接下来自然要按照吕岚所说的,跟随前往,她随之便来到了崇政殿。

    “皇上,慕昭仪求见。”颜卿寒此时也正在等着慕笙,她来的刚刚好。

    “让她进来吧。”

    慕笙进了殿后,大殿的门被重重关上。

    “皇上”慕笙刚唤了一声,颜卿寒就示意她先闭嘴。

    “隔墙有耳。”颜卿寒以口型示意。

    慕笙微微点了头,才又开了口:“皇上,嫔妾想请愿与皇上一同前往镇压。”

    “为何?你一个妃妾怎能跟着朕同行去战场?”

    “嫔妾无权无势,在这深宫内院中若是没了皇上的庇护恐难以自保安身,倒不如同皇上一起离开,即便危机四伏,嫔妾也心甘情愿。”

    颜卿寒沉默了片刻,才又道:“若你真的有心,倒也不是不可。不过战场不比皇宫,艰险苦难,你真的愿意?”

    “嫔妾愿意。”

    “好,那明日你便与朕一同前往。”

    “谢皇上恩典。”

    “那你即刻便回去快些准备吧。”

    “是。”

    慕笙转身刚准备离去,就被颜卿寒拉住,慕笙转头看向他,只见他俯身在她耳畔说道:“今夜子时,我会到你宫中去,有要事商议。”

    随后松开了慕笙,慕笙没作回答,只是微微点头以示回应。

    慕笙刚出崇政殿,门外的太监一副慌张样子,一看就知道是刚做了亏心事,慕笙心中暗讽,吕岚派个人来偷听也不知道派个机灵点儿的,这样的任谁都能看得出来。

    那个太监看慕笙出了崇政殿后,才离开了崇政殿,回到了寿康宫去禀报。

    “太后,慕昭仪已经去找过皇上了。”

    “好,看来她还算识相,明日出发之前,给哀家把他们看好了,不可出任何差错。”吕岚露出满意的表情,幽声道。

    “荣婉,去给吕将军传话,说哀家要见他。”

    “是,太后。”

    为了避免出现失误,吕岚还是要给吕彦一些叮嘱。

    不多时,吕彦便出现在了寿康宫。

    “侄儿参见姑母。”吕彦问礼道。

    “彦儿,明日一去,你可知该如何?”吕岚细声问道。

    “姑母真的打算……”吕彦抬起头说到一半,就低了下去,他也只是猜测,却不敢确定吕岚的目的。

    “没错,姑母希望这次归来时,只你一人,旁人便不要再带回来了。”吕岚所说肯定了他的猜测。

    “姑母,可皇上……”

    “那又如何?哀家既然能生下他,就也能毁了他,他既然如此不听哀家的话,那哀家也没必要再留他了。”

    吕岚的语气不带有一丝温度,吕彦有些惊愕,他从没想过姑母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也能狠得下心,这个女人有得野心远

    远不亚于男子。

    “彦儿明白了,彦儿会如姑母所愿的。”

    “极好,记住一旦到了东川,你便即可返回,哀家倒要看看只剩下两万兵马和他要怎么支援东川,怎么镇压突厥?”吕岚露出一丝笑意。

    “姑母,难道真的打算不镇压突厥了吗?”

    “急什么,哀家还要借他们的手解决这个不听话的皇上,和那个不堪一击的东川,等到除了糟心的东西,你再派兵前去镇压也不迟。”

    “姑母精明,彦儿受教了。”

    寿康宫,她们姑侄二人的一场阴谋正在诡异而生,只是这场阴谋能否成功,却不得而知了。

    深夜子时,华清宫中慕笙坐立不安。

    从得知东川被攻的消息已经近两日了,此时东川的情况她根本不得而知,而如今吕岚只派两万兵马,这无疑是想让东川覆灭,而颜卿寒不过是为了寻找出宫的机会,才会出兵镇压,虽然不知道他会用什么计谋脱身,但是她清楚的是东川现在孤立无援,吕彦怎么可能会带着这点兵马去援助。

    想着,慕笙的恨愈深,到头来,付出性命和代价的原来又只有自己和东川。

    她想的出神,不知何时颜卿寒已经出现在了殿中。

    “慕笙。”颜卿寒轻声唤道她,她才缓了神。

    “想什么呢?如此出神,朕来了都没察觉。”颜卿寒问道。

    慕笙摇了摇头,“没什么,皇上要找我商议何事?”慕笙淡声问道。

    “镇压援助的事情。”

    “今日早朝之后,朕就找了你师父入宫,和他商议了此事。”

    听到颜卿寒找了潇沂,慕笙有些不解,难道他的脱身办法和潇沂有关。

    “我师父入宫了?那皇上和师父是如何定夺的?”

    颜卿寒将潇沂所说的计划如数告诉了慕笙,慕笙听后,面色微惊。

    潇沂竟然会用所有弟子的性命作为牺牲来帮颜卿寒,他是不是疯了,他不是要复仇的吗?怎么如今倒是和颜卿寒成了一伙儿了。

    “那成功地把握有几成?”

    颜卿寒思酌了片刻,才道:“五成吧。”

    “若是失败了呢?吕彦手中有万朝近半的兵权,若是他宁死也不交出,皇上又当如何?”慕笙的话颜卿寒不是没有考虑过。

    “那便返回,舍了东川。”

    慕笙没有想到颜卿寒的解决之策就是牺牲东川,她的身形微震,但是还是强忍住了心中的情绪,泰之若然道:“皇上真的打算牺牲皇后娘娘的母国吗?那突厥外族又当如何?”

    “若不舍了它,朕的皇位便没了,这皇权断不能全落入母后手中,不然百姓将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突厥外族母后一定会出兵的,她不会任由他们猖獗的。”

    “那东川的百姓怎么办?”

    听

    到慕笙的话,颜卿寒倒有些出乎意料,他没想到慕笙会这样问他。

    “从来都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得失共存,这是无法避免的。”

    颜卿寒所说让慕笙彻底失望了,原来在他颜卿寒的眼中最重要的是他的皇位,是他万朝的百姓,东川终究是可以随时舍弃的牺牲品,她看着眼前的颜卿寒,仿佛再次看到了半年前的那个他,从始至终,从未变过。

    “皇上难道还不明白吗,就算你舍了东川,太后娘娘也没打算让您安然归来。”若是夺不到兵权,吕彦自然不会放过颜卿寒了,有哪里会有让他返回的机会。

    “没有借口,她不会笨到那个地步,就算她在想如此,朕终归是皇上,她不过是太后,若是到时有人趁乱造反,她就会得不偿失,所以她不会的。”

    颜卿寒所说确实如此,若是让众人皆知太后谋害了皇上,这等罪名是把她拽下台的最好时机,光高平王一众的党羽就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那高平王呢,他们又该如何解决?”

    “不过是群积弱无力的家伙,并不能造成什么影响。”颜卿寒似乎对高平王要对他下手的事情并不在乎。

    慕笙问完了所要要问的,自是也没什么再说的了,知道了颜卿寒的想法,慕笙的心里没有一点豁然,反倒是更加怅然,若是这次东川得不到他们的相助,她是无论如何都要返回的,既然没人助她东川,那她便自己回去,哪怕这次与东川同亡,她也无憾了。

    “你师父他们傍晚时分就已经出发了,倒是我们便跟着他们做下的记号将吕彦他们引去,然后按计划进行便可。”

    “慕笙,此次计划凶险万分,你也要小心。”

    慕笙看着颜卿寒对自己的关心,没有了从前的动容,只觉得眼前的男人虚伪至极。

    淡声应到:“谢皇上提醒关心,慕笙明白。”

    颜卿寒离开后,慕笙知道明日一战定将是一场恶战。

    竖日卯时,颜卿寒和吕彦穿戴好盔甲,慕笙也换上了便服。

    古往今来,皇上出征,应是举行祭祀礼仪,送行仪式,可如今出了整装待发的精兵,和百官朝臣,什么都没有。

    颜卿寒看着眼前的一切,不觉有几分讽刺,自己如今哪像是什么一国君主,万都之主,倒更像是个即将赴死前去的死侍罢了。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了,这一去必将有翻天的变化要发生,自己又何必去想这些呢。

    随着送行出征的鼓声响起,三人向着城外出发了。

    “皇上,此去昭仪娘娘同往,不知昭仪娘娘可受得了战前的艰苦环境啊?”

    吕彦看向慕笙,面露鄙夷,慕笙虽不屑理他,但毕竟现在明面上两人才是一派,只能做声道:“劳烦吕将军挂心,

    慕笙从小与兄长习过些防身之术,马术也算精练,自然不会成为累赘。”

    “娘娘哪里话,末将绝无此意。”

    颜卿寒冷眼看向吕彦,吕彦便没再说话。

    但心中却是百般不服,看你还能厉害多久,一个傀儡罢了,还真以为自己是掌权的皇帝了。

    刚出城不久,颜卿寒就注意到了潇沂给他们留下的记号,而在他们一行兵马的不远处,齐光也已经带着兵马出发了。

    ……

    昨日潇沂回到轻萧之后,就与辰逸商量了此事。

    “轻萧所有的弟子的性命,你都要堵在这场战斗中吗?”辰逸有些犹豫道。

    “若是颜卿寒能顺利得到兵权,吕岚自然势气减了大半,而且颜卿寒也能更信任我们。”潇沂也知道自己这是在赌,可是,不堵这一场,局势就永远不会有变化。

    “颜卿寒不是还有暗兵,为何不动用暗兵?”

    “我尚且不知,若是他在此刻用了暗兵,那必定会大伤其元气,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就还有一个可能。”潇沂说着看向了辰逸

    辰逸顿时了然,“他派了暗兵援助东川!?”

    “极有可能,若是按我所说的,耽误的时间太久,东川现在的状况肯定撑不住那么久,所以他很可能是派了江凌洲带着暗兵去了东川。”

    辰逸有些不太敢相信,颜卿寒会为了一个女人,牺牲自己多年的心血吗?

    “即便他有悔于杜若笙,他也不会冒这么大险吧。”

    “未必,从慕笙入宫之后发生的来看,这个颜卿寒倒是对杜若笙难以忘怀的很,如今东川有难,他又怎会不帮。”

    “可是,我还是觉得你把所有弟子的性命堵在这场争斗中,实为冒险。”辰逸思量后,还是觉得不妥。

    “如今箭已离了弦,我们除此之外还有别的办法吗?成败只在这一刻了。”潇沂毅然道。

    “那清台清芳庙的事情呢,我们就这么不了了之了吗?”

    “此事不能搁置,所以我已经做了打算,到时我会带着弟子前去埋伏,你带着旭凌去清台,再去打探此事。”潇沂已然做好了决定。

    “你一个人,你疯了吗?你这不是将自己置于险境了吗!?”辰逸愕然,潇沂看来是没打算让自己与他同去冒险。

    “辰逸,若是此举失败,大仇的重任就只能托付于你了。”潇沂语气中透露着沉重。

    “说好了同生共死的,你现在这么做是什么意思?我不会把你一人置于险境的。”

    “辰逸!难道旭凌那么小,你也打算将他牺牲进去吗?”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想这些!?”辰逸有些气恼。

    “相信我,只要有一线希望,我都会活下去,再说我们不一定会失败不是吗?”

    辰逸知道

    潇沂决定的事他是不可能会轻易动摇的,纵使有再多不情愿,却也只能应下了。

    傍晚时分,潇沂便带着一众弟子出发了,而辰逸和几个年纪较小的弟子还有小师弟旭凌留在了轻萧中,辰逸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不知这一别,会是如何。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我只能看见属性面〕〔虎婿小说免费全文〕〔陆先生,你是我的〕〔娇妻还小,大叔宠〕〔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越之兽世种田记〕〔医药空间:农女夜〕〔重生之嫡女有点毒〕〔顾云黛赵元璟〕〔靳总宠妻有度〕〔神医小狂妃〕〔叶凡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