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遇见花开遇见你〕〔小妻爱你如初〕〔唐诗薄夜〕〔我真是修为中间商〕〔开着坦克做皇帝〕〔我用意念击败你〕〔叶南弦全文免费阅〕〔风熠宸顾好〕〔都市透视医仙〕〔背着桃木剑的桃年〕〔放逐之域〕〔英雄联盟之巅峰之〕〔重生之纵横2020〕〔召唤万界之绝世帝〕〔霍长渊林宛白〕〔名门秘闻多〕〔简沫顾北辰〕〔踏星而上〕〔三国小城隍〕〔星河归来当奶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涅槃重生:一代权后 第十三章 双沂(逸)清台坚忍的五年(3)
    潇沂和辰逸歇脚了片刻之后,就继续向前走了。

    不论去哪里,他们都要先离开万朝境内,这样才算更安全。

    而兰念也一直在暗中跟着他们,她要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告诉他们该如何去往清台。

    二人一路走的都是乡间野路和无人荒路,他们害怕有人发现,暴露了身份和行踪,毕竟刚从万朝逃出不久,他们还不知晓万朝中的吕岚已经暂时放弃追杀他们。

    不知走了多久,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两人找到了一间破庙。

    “不如今夜我们先在此住下吧。”萧毅说到。

    “嗯,听你的。”辰逸点了点头道。

    “没想到我们有了钱,也花不了,这么一想有了钱倒是也没什么用。”辰逸从怀中掏出了兰念先前给他的银两,叹息道。

    “怎么没用,你收好了,等我们出了万朝,就自然有用了。”萧毅叮嘱道。

    “知道了。”辰逸听后,将银两重新又放入了怀中。

    “天色还没全黑,不如我们到附近林子中看有没有什么野味,可以果腹吧。”辰逸想到从昨日夜里吃了馒头过后,两人一直到现在都未吃过任何东西,提议道。

    萧毅思虑了片刻,觉得这里本就荒无人烟,也不会有什么不妥,才应到:“嗯,走吧。”

    随后,二人离开了破庙,去寻了野味。

    从二人进入破庙中后,兰念就一直守在庙外,不多时,看二人出了破庙后,却并未走远,她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

    她进入了庙中,四处寻了寻,却也没寻到什么能用的上的东西,便从身上撤下了一块丝缎,看到了供台上还有剩下的檀香,拿过,在丝缎上画出了万朝到清台的方向和清台据万朝的位置,等她画的差不多时,庙外也传来了萧毅和辰逸的消息。

    见来不及出去了,只能躲到了破庙中的佛像之后,待二人进了庙,辰逸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丝缎,他走上前捡了起来。

    萧毅也走近,二人看着眼前丝缎上的图画,面面相觑。

    “有人来过?”辰逸开口道。

    二人拿着丝缎再次向庙外跑去,而兰念也趁此时离开了庙中,出了庙的二人什么也没看到,连一点儿人影都没有。

    两人重新回到庙中时,将丝缎平铺在地上,“你说这会是谁留下的?”辰逸问道。

    萧毅摇了摇头,他也着实想不通,能在这里留下这个的,说明从出了万朝之后一定就一直跟着他们了。

    一直跟着,却不露行踪,这个人确实可疑。

    “会不会是念辰前辈?”还没等萧毅思考完,只听辰逸又道。

    “如果是她,她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我们与她素不相识,她为什么要一路帮我们帮到这里?”萧毅心中满满疑问。

    “不知道

    ,难道真的是我们遇到贵人了?”辰逸天真道。

    “若是真如你所说的那便也好了,是友非敌了。”萧毅淡淡道。

    看着丝缎上的标记和所画路线,辰逸似乎有了发现,

    “这是万朝到清台的线路图。”

    “你不是不知道清台在那里吗?这你都能看出来了?”随着辰逸所说,萧毅又看了看丝缎。

    “我自然是看不出来,但是她写了,不过可以看出很着急,只写了一个万和一个清字。”辰逸说着指了指丝缎上两个标识中的字道。

    这是萧毅才注意了,字迹确实潦草,可以看出她应该是在他们回来时还没将此图完善妥当。

    “不管是谁留给我们的,既然如今已经知道了去清台的路,我们也能安稳的睡上一觉了。”这几日的提心吊胆和经历的风霜实在是让辰逸累的喘不过气来,现在下一步总算是有了个解决,辰逸也可以轻松些了。

    萧毅看着才刚刚感叹完的辰逸,下一刻就已经睡了去,就业知道他这些日子过得有多辛苦了,除了陪伴着自己,他一个人是一定心中也是十分难过的。

    不过短短几日,他们本来一个是万朝人人称羡的丞相府小少爷,一个是无忧无虑的门宗接班人,现在却成了背负血海深仇的亡命之徒,想来是既可恨又可笑,人人羡慕又如何,荣华富贵又怎样,一旦惹上了皇室中的纷争,他们要付出的血的代价和撕心裂肺的痛苦。

    每当萧毅想到自己的爹娘满身伤痕的躺在冰凉的石地上时,萧毅的内心恨意就一阵阵涌起,想到他和辰逸再见到师父最后时,师父对辰逸牵挂不舍的神情时,他就自责难耐。

    上天和他开了个很大的玩笑,大到要让他用一辈子来去填补这个玩笑带给他的伤痛。

    这一夜,没有大雨浇着,也没有血腥充斥,有的只是无尽的漆黑和寂寞的苦楚。

    第二日一早,辰逸醒来时,就看到萧毅背对着坐在自己的面前。

    “萧毅,你不会一夜未睡吧?”辰逸起来,坐到萧毅面前问道。

    “当然睡了,只是醒得早而已。”萧毅面露笑意,温声说道,他当然不会说实话,不然辰逸肯定又要为自己忧心。

    “好久没有看到这么晴朗的天空了,时候不早了,我们该出发了。”辰逸伸了伸懒腰,像破庙外走去,看着晴朗的天空,顿时也觉得心情怅然了不少。

    “嗯,出发。”萧毅的声音跟着响起。

    于是,二人拿着陌生贵人留下的线路图,向着清台出发了。

    这一路上有山有水,本就是少年的二人,似乎也被这一路的风景消琢了些苦痛。

    一路上时不时的也会打闹,嬉水。

    他们会在深山中点火入眠,回到山涧河流中捉鱼填腹。

    只是这个线段图上的痕迹越来越弱,他们到后来只能沿路向附近的村民打听清台的具体位置。

    经过了三四天的路程,二人才终于来到了清台脚下。

    而这漫漫长路,二人却不知一直有一个人在身后跟随着他们,一直看着二人到达这里。

    入了清台,这是一个傍水而生的水乡,水乡的路轻柔细雨,水波荡漾;曲曲折折,青青幽幽,静谧的风拂遍整个清台,枯藤老树昏鸦的悲凉,小桥流水人家的悠远,荷叶田田的欢乐,就在这无数的瞬间,清台又幻化出另一个净洁的世界。

    来到这里的二人,仿佛也被这纯净美好的地方洗洁了一般,他们身上沾染的血腥味在这一刻被荷花的香气覆盖消散,两个人虽然着着白袍,但是早已看不清它真正的颜色了,血迹和污迹遍布在上。

    “辰逸,这里就是清台吗?”萧毅有些沉陷其中景色,语气中带着沉醉之意。

    “嗯,父亲和我说过,清台是水乡,百姓们沿水而生。”

    “若是我能早些到这里来,或许就不会沾染一身悲苦腥色了。”萧毅的目光暗淡了。

    辰逸知道他这是又想到了万朝,随即转移了话题,“萧毅,我们的衣服又脏又臭的,不如我们找个地方先住下,换身干净衣服,在做打算吧。”

    “也好,就依你所言。”

    二人在赶来清台的路上,并未花费兰念先前给他们的银两,就是为了到清台可以用上。

    他们来到了一家客栈,谁知一进门,店小二就将二人喝在了门口。

    “喂,哪里来的小叫花,我们这可不收留你们,快走快走!”

    辰逸作势就要上去理论,萧毅制止住了他,上前温声道:“我们不是叫花子,我们是来住店的。”

    听萧毅这样说道,店小二半信半疑的上下扫视了他们一番,又疑声道:“住店?你们银子够吗?”

    辰逸随后从怀中掏出了几锭碎银,给了萧毅,萧毅拿过,伸过手问道:“这些够吗?”

    不过几锭碎银,店小二见了眼睛都直冒光,立即转了态度,喜声道:“够了够了,楼上右拐第三间。”

    二人随后上了楼,回到了房间,辰逸就忍不住斥道:“还以为清台的人会和万朝有什么不同,如今看来,天下的人都是一个样子,个个势力小人!”

    “好了,天下哪会有人和银子过不去的,不过是些寻常百姓,你又怎能让他们个个都有高尚雅洁之风呢。”萧毅宽慰道。

    “幸亏我聪明,没把银子都拿出来,不然他还不都拿了去!”辰逸说着从怀中掏出了剩下的银子,颇为喜悦道。

    萧毅见他这副欣喜的样子,也露出了浅笑。

    “既然住的地方找到了,我们快去找两身干净衣服吧。”

    辰逸看着浑身脏兮兮的自己,催促道。

    两人出了客栈,沿街走去。

    很快,找到了一家成衣铺,走了进去。

    “二位小公子,想买点儿什么?”这成衣铺的掌柜倒是没因为他们衣着破屡对他们态度生冷。

    “两件素衫衣袍即可。”萧毅说道。

    “一件,另一件要深色的。”辰逸反驳道。

    萧毅看向他,他又说到:“我不喜欢浅色素色,若不是因为父亲喜欢,我才不想穿呢。”

    听到他这样说,萧毅也是没想到,自己从小与他一起长大,却也不知他的喜好,看来以后要多留意才是了。

    “嗯,照他所说,一件素色,一件深色。”随后,萧毅又向店掌柜说道。

    “好,二位稍等片刻。”

    不多时,店掌柜就拿了两件衣袍出来,二人接过了衣袍,走到了里间,将脏衣服换下。

    “二位,二位不如将换下的脏衣给我,我看这衣服布料十分上乘,不如给我,我把这两件给二位便宜些如何?”

    店掌柜拿过两人换下的衣袍,商量着说道。

    二人倒是不解,都已经又脏又烂衣服即便布料再好又有何用,既然他想要就给他便是了。

    “好,掌柜想要拿去便是了。”萧毅说道。

    随后,辰逸给了银子,两人便返回了客栈。

    但两人却不知并不是成衣铺掌柜想要什么破衣服,而是兰念在二人换衣服的时候,见过了店掌柜,拜托他这样说谎的。

    “姑娘,衣服给您拿来了。”

    “多谢掌柜。”

    兰念重回到清台时,心中却是一阵怅然,曾经在这里尽是温暖回忆,可如今却是为了归隐复仇,匆匆时光,物是人非。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的爱情在奔跑〕〔谁叫游戏策划欣赏〕〔神女有心妖有意〕〔血未凉〕〔苏黎陆宴北〕〔三分钟女主〕〔皇后是朕的黑月光〕〔无上龙神陆鸣〕〔我只能看见属性面〕〔头号男秘〕〔冷王宠妻秦偃月免〕〔萌宝来袭:爹地,〕〔九爷一宠成瘾〕〔小没良心白灵汐〕〔夜少爱妻如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