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勾拳大师〕〔宠物修真群〕〔重生之都市天尊〕〔我的奶爸人生〕〔重回1981:学霸蜜〕〔原来我家这么有钱〕〔修真医圣在都市〕〔全输出狂潮〕〔李青的奇妙冒险〕〔奶爸大文豪〕〔我有超神实验室〕〔帝国败家子〕〔遇见你更甜了〕〔瘟疫医生〕〔神仙也要修炼〕〔青山横北故人归〕〔玄幻之躺着也升级〕〔宇图〕〔农家小福女〕〔异界的孤独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380章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解释一下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忽然就变得有些尴尬。

    苏汀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衣角,楚靖楠则坐在她身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眼看就到了哄孩子们睡觉的时间,苏汀很想上楼去看看他们,却碍着楚靖楠在,不好独自离开。

    “汀汀。”

    楚靖楠忽然开口,轻声唤了她的名字。

    “你应该知道我对你的心意,那你对我呢?就真的没有一丝半点的爱意?”

    苏汀不动声色地叹了口气,目光却落在桌上的那杯热牛奶上。

    “靖楠,对我来说,你就像那杯热牛奶,干净,温暖,很有营养……”

    她微微一顿,深吸了一口气。

    “可我并不是时时都想喝一杯牛奶,靖楠,你懂我的意思吗?”

    楚靖楠微微仰头,合上眼睑,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绪。

    “如果在你爱上裴褚然之前,我能早一些遇见你,结果会不会是不同的?”

    苏汀挑起嘴角,却没能说些什么来安慰他。

    这个世界上本来就不存在什么如果,如果她能早一些料到自己和裴褚然之间的结局,或许一开始就不会千里迢迢跑到另一个国家,招惹上那个自己一生都无法忘怀的人。

    “靖楠,回去休息吧,今天真是麻烦你了。”

    苏汀本想再说一句谢谢,可恍然想起他刚刚对自己说的话,又把那三个字给咽了回去。

    楚靖楠没有说话,却侧过身,猛然把苏汀抱进了怀里。

    苏汀知道他不会伤害自己,安抚一般靠在他怀里。

    “汀汀,我可以等,等你什么时候累了,倦了,需要拿一杯热牛奶的时候,我一定会出现在你身边的。所以不要急着赶我走,也不要急着躲避我,行吗?”

    苏汀微微一顿,她本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可楚靖楠的动作那样小心翼翼,拥着她的感觉像拥着自己最珍贵的宝物。

    苏汀的心还是被动摇了。

    她的手臂穿过男人的腋下,手掌覆在男人温热宽厚的背上。

    这世界上的事从来都是瞬息万变的,谁能肯定她这一生不会再爱上其他男人呢?

    何必要彻底断绝了自己的后路呢?或许她和楚靖楠,不过是一对可取所需的可怜人罢了。

    “靖楠,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不会躲着你,也不会赶你走,你是我的挚友,是知己!”

    楚靖楠躲着苏汀的目光,脸上浮起一抹无奈的苦笑。

    他想做的从来都不是什么知己和挚友,从来都不是,可眼前的情形,他也只能扮演好这两个角色。

    楚靖楠本来就是个韧性十足的人,他爱上苏汀的时间粗粗算来也有好几年了,这几年里发生了不少的事情,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多少次因为苏汀的事感到挫败,甚至是绝望,可他还是挺过来的,等到自己终于有机会以一个追求者的身份陪在苏汀身边。

    他不介意再等上几年,真的毫不介意……

    苏汀送走楚靖楠之后,先是把那几张画稿和插画仔细收好,然后就去了婴儿房,静静地看着两个孩子睡午觉,看着看着自己也困了,窝在沙发上就睡了过去。

    苏汀是被手机的震动声惊醒的。

    屏幕上显示的是一串陌生的号码,苏汀记得很清楚,那并不是裴褚然的号码。

    她担心吵到孩子们,轻手轻脚地离开了婴儿房,站在走廊接通了电话。

    “喂?哪位?”

    “苏汀?是我,折夕。”

    “嘟嘟嘟……”

    苏汀迅速挂断了电话,不带一丝犹豫和自责。

    电话的那头,折夕不可思议地看着自己被挂断的电话,跟着挑起嘴角,似是遇见了什么极其有趣的事。

    “少爷,苏小姐的信息全都在这儿了。”

    折夕丢掉手机,随意摆摆手,拿起那份关于苏汀的调查信息。

    “二十五岁?不过就比我大了三岁,竟然还口口声声叫我未成年?”

    折夕忍不住冷哼一声,跟着继续往下看,一直看到了婚姻状态那一栏。

    “已婚,丈夫,hx总裁裴褚然。”

    折夕从嘴里挤出几个字眼,目光却渐渐变得冰冷。

    她竟然已经结婚了?那楚靖楠对她的态度算是怎么回事?难道他一点都不介意苏汀是有夫之妇吗?还是说苏汀的婚姻本来就只是个摆设?

    折夕了解这些上流社会惯用的伎俩。

    婚姻是婚姻,更多的是和家族利益牵连,而不是和什么爱情有关。

    楚靖楠和苏汀认识多年,怎么会不知道她已经结婚了,除非他早就知道苏汀的婚姻根本就是个牢笼,或许他有心想带她逃出牢笼也不一定。

    折夕放下手里的文件,都是些表面上的东西,对于了解苏汀根本就没什么用。

    他现在已经不再怀疑苏汀才是那幅画的作者了,毕竟那个林晓晓多年来无处可寻,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可苏汀有楚靖楠作保,自然有几分可信。

    他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苏汀的号码,毫不意外地被那女人给挂断了。

    没关系,挂断了就再打,反正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

    电话另一头,苏汀已经被折夕弄得不厌其烦了。

    电话一个又一个接连不断地打过来,她调了静音,把号码拉进了黑名单,他竟然又换了一个号码打过来。

    苏汀实在是忍无可忍,接通电话,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教训。

    “你这小子是不是吃错药了?你不懂什么叫礼貌吗?”

    折夕听着对面的声音,就知道自己又惹怒了苏汀,心里反倒有些痛快。

    他最恨别人无视自己,尤其是自己感兴趣的人,他是绝对无法忍受的。

    “苏姐姐,我只是想打个电话跟你说声抱歉而已,这也不行吗?”

    苏姐姐?谁是他的苏姐姐?在餐厅的时候可不见他把自己当成姐姐!

    苏汀深深吸了一口气,好不容易才压抑住破口大骂的冲动。

    “你到底想干嘛?我的电话都被你打没电了!”

    “就是……”

    折夕忽然有些犹豫,语气倒是有些羞涩的意思。

    “我还想再看看那张画,可以吗?”

    苏汀一愣,随即想起在餐厅里,折夕以为那副画是她抄袭的,之后才会有那么激烈的反应。

    “你……很在乎这张画?”

    苏汀的语气缓和了不少,折夕忍不住挑起嘴角,把早就准备好的话说了一遍。

    “我就是因为那副画才会坚定学画画的想法,所以苏姐姐对我来说,有再造之恩。”

    “再……再造之恩?”

    苏汀没想到他会用上这么严重的词语,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苏姐姐,中午的时候是我失礼了,能不能给我个机会解释一下,我想你听了我的理由之后,不会再这样讨厌我。”

    “嗯……那你说吧,我听着。”

    “在电话里可说不清,不如你告诉我你家的地址,我现在过去怎么样?”

    “现在?你要来我家?”

    “怎么?不太方便吗?”

    折夕的话里透着浓浓的失落。

    苏汀想起见他的第一眼,白白净净的少年,眼睛那样明亮清澈。

    “好,那我把地址发给你,你来之前提前打声招呼就好。”

    “谢谢苏姐姐!”

    电话很快被苏汀挂断了,挂断后她就后悔了。

    自己到底是怎么想的?她和折夕今天才刚刚认识,还闹得那么不愉快,自己竟然这么简单就把家里的住址给卖了?

    苏汀恨不得把自己给砸死。

    不过折夕只说想来,又没说什么时候来,说不定只是寒暄罢了。

    苏汀本还有几分侥幸,直到一个小时之后,折夕开着一辆黑色跑车出现在了她家门口。

    她愣愣地站在门口,远远看着折夕越走越近,摘下墨镜来跟她挥了挥手。

    苏汀觉得自己有一种被雷电劈到的感觉,而且已经被劈的外焦里嫩。

    “苏姐姐,你怎么傻站在这里?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折夕好整以暇地看着已经呆住的女人。

    别说,多看了几次,他开始觉得苏汀这个傻乎乎的样子还有些可爱。

    苏汀被他一句话叫醒,干咳两声掩饰尴尬。

    “走吧,我带你去我的画室。”

    “好!”

    折夕求之不得的。

    苏汀搬进这栋别墅后就给自己安置了一间画室。

    对于画室来说,光线是最重要的,所以她选了整栋别墅里光线最好的那间屋子。

    苏汀转动钥匙,推开房门,做了个请的姿势。

    折夕倒也没跟她客气,单手插兜,径直走进了那间画室。

    窗户上挡着轻薄的白色窗帘,被午后的微风吹起来,轻轻在窗口荡着。

    苏汀走到窗边把窗帘拉好,阳光刚好罩过来,她身上就仿佛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一样。

    折夕几乎是瞬间就想到了那副画……苏汀不就是那画里的天使吗?

    苏汀好不容易才把被风吹得乱飞的窗帘收好,本想回过身跟折夕说些什么,可她刚一转身,径直撞进了一个温热的怀抱里。

    不知道是谁的心跳声那样有力,咚咚咚咚,一下一下闯进苏汀的耳朵里。

    苏汀半晌才反应过来,抬头就对上折夕似笑非笑的目光。

    “苏姐姐,小心点,后面有椅子,可别摔倒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葵阳帝尊传〕〔万鬼吞噬系统〕〔空间商城之农女翻〕〔冤家路窄:老公,〕〔副本掌控者〕〔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那个NPC又来了〕〔沧海龙腾录〕〔我的绝色总裁未婚〕〔从观众席走向娱乐〕〔虚空极变〕〔我成了失控者〕〔罗依依和沈敬岩小〕〔武道凌天〕〔长生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