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赘婿苏允〕〔逆袭再现〕〔大雄的异界奇妙物〕〔报告总裁爹地,妈〕〔都市绝品玄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末日仙尊〕〔武道天狼〕〔大唐好相公〕〔渣年记事〕〔都市狂兵〕〔勇者大魔王〕〔穿越六十年代农家〕〔萌狐悍妻〕〔卡牌侦探〕〔虐妻上瘾:陆总裁〕〔绝世神王在都市〕〔三生梦千年〕〔卫勤尖兵〕〔缺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379章 可我会心存愧疚
    这家西餐厅就是楚靖楠之前和苏汀提过的,是他朋友开的。

    苏汀原本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里的食物出乎意料得正宗。

    牛排正宗,鹅肝鲜美,就连开胃酒都很好喝。

    苏汀很久没有吃到如此正宗的西餐了,忍不住赞叹起来。

    楚靖楠一直坐在她身边,吃完了就支着下巴,微笑着看着苏汀。

    折夕一直坐在这两个人对面。

    他看了看苏汀,又看了看楚靖楠,几乎是瞬间就明白了这两人此刻的关系。

    一个无心,一个有意,看来又是一场好戏。

    “苏小姐,你不如先把自己的画稿给我看看,说不定我可以给你一些建议。”

    折夕的胃口不太好,早就已经吃完了,等得有些不耐烦。

    可苏汀一听他这样说,顿时就紧张起来,险些被食物噎到。

    楚靖楠赶紧倒了些红酒给她,苏汀一饮而下,这才好受了一些。

    折夕忍不住笑了。

    这女人看来是那种莽莽撞撞,呆头呆脑的类型,真是无趣的很,他还以为楚靖楠是个聪明人,原来也是个只看脸皮的庸俗之辈。

    苏汀自然不知道她在折夕心里已经被定义成呆头鹅类型的女人,她紧张地从包里取出画稿,顺便还带着自己多年前的画作,战战兢兢地把东西递了过去。

    折夕挤出一抹假笑,接过苏汀的画稿,随意地翻看着。

    苏汀一直在观察折夕的表情,发现他的神色似乎越来越昏暗,连眼神都冷了几分。

    这……这是在生气?诧异?还是……嫌弃?

    “嗯……折夕老师,我的画……很差吗?”

    折夕猛地抬头,眼里的怒气挡都挡不住地喷射出来。

    楚靖楠和苏汀都愣住了。

    “你真的是好卑鄙,连抄袭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什……什么抄袭?”

    那些插画稿都是她这几天匆忙赶出来的,至于另外那张画稿是她上学时的作品了。

    折夕的眼神骤然冷了两分,又附带上了浓浓的厌恶。

    他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用力抽出那张画稿,用力甩在了苏汀身上。

    苏汀惊呼一声,伸手就去捞那张画稿,可稿子还是沾到了桌面上的食物残渣,背面给弄脏了。

    “折夕!你这是做什么?”

    楚靖楠跟着站起来,也是满脸怒气。

    “做什么?你不如好好问问你的小情人!这画明明不是她画的,她竟然厚着脸皮拿来给我看,我最恨的就是这种冒名抄袭的行为,跟她吃这顿饭我都觉得反胃!”

    苏汀心疼地看着自己的画稿,手指微微发抖。

    楚靖楠一眼就扫到了苏汀的动作,忍不住做了个吞咽的动作,心里默默为折夕祈祷。

    惹谁不好?偏偏要惹苏汀呢?

    “毛头小子,这就是你对待初次见面的人的态度吗?你说我的画是抄袭的,你有什么证据?!”

    苏汀猛地举起一只叉子,直直地伸到折夕面前。

    折夕幸亏没有动,他要是没忍住动了动,脸上现在早就开了花。

    “别以为你自己有点画功有点成就就可以随意践踏别人的梦想,这画是我上学时的毕设,是我最珍贵的宝物,你毁了我的宝物打算怎么赔偿?”

    苏汀忽然冷笑了一声,回手就把叉子插在了剩下的牛排上。

    “我忘了,你不过就是个漫画家,出道不过几年,又能有什么钱?看你这幅乳臭未干的样子,我就当你是个未成年好了,你说声对不起,我就当今天的事没有发生过,不然……”

    折夕目瞪口呆地坐在那里,一时都忘了该拿什么话怼回去。

    “不然我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小弟弟,你信吗?”

    “小……小弟弟?”

    他今年已经22岁了!22了!早就成年了!

    折夕双手握成拳,本想从椅子上站起来跟苏汀好好论论,可刚一起身,就被眼前的女人直接按了回去。

    楚靖楠有些同情折夕,实在是看不下了,赶紧拉住了苏汀,小声劝道。

    “汀汀,看在我的面子上还是算了吧?餐厅里的人都在看着我们。”

    苏汀这才扫了一圈四周,她这一嗓子确实是招惹了不少目光。

    “哼。”

    她冷冷地哼了一声,被楚靖楠按回了椅子上。

    “好了好了,这不过是一场误会,干嘛要闹成这样?”

    楚靖楠说话的语气很轻松,心里却捏了一把汗。

    “折夕,汀汀不是那种会抄袭的卑鄙小人,她之前就是在美术学院上学的,后来才去了国外。”

    “美术学院?什么美术学院?”

    折夕倒是有些意外。

    “清江学院,据说汀汀在学院还算有名的。”

    蹭的一声,折夕又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你叫什么名字?”

    苏汀翘着一条腿,冷冷地白了他一眼。

    “年纪不大,记忆力也太差了吧?我叫苏汀!”

    “苏汀……可她不叫苏汀……她不叫……”

    折夕的思维似乎有些混乱了,他颓然地坐了回去,似乎是遭受了什么重大的打击。

    苏汀忽然觉得有些不忍心。

    听他的意思,他好像很了解自己的这幅画,只是不相信自己就是画作的作者而已。

    这样一想,或许自己的画对他来说有什么重要的意义吧。

    同是学画画的人,苏汀自然理解折夕的感受。

    一副自己喜欢的作品往往对他们这种学艺术的人来说都有一些特殊的含义。

    “靖楠,我们回去吧,看来今天这场聚会是没法继续进行下去了。”

    楚靖楠微微点头,随即看向折夕。

    “我先带苏汀回去了,单已经买完了,你这个样子可以一个人回去吗?”

    折夕还在神游当中,对着楚靖楠挥了挥手,示意他不要理睬自己。

    楚靖楠无奈地摇了摇了头,跟着苏汀离开了。

    苏汀走后,折夕茫然地看向她的盘子,剩下的牛排上面还插着一把明晃晃的叉子。

    她信誓旦旦地说那张画稿是她的毕设,可明明……明明那个人不叫苏汀啊。

    折夕回忆着自己见到那张画稿时的情形。

    年头太久了,久到有些事情已经模糊不清了。

    那时他还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正打算考入美术学院,所以就提前去了学校参观。

    正巧赶上毕业生毕设展览,折夕兴高采烈地去了,却一眼瞧见了一副梦境般美好的画稿。

    那稿子上画着一个美丽的女人,她蜷缩着身子,抱着手臂,像一只刚刚破茧而出的蝴蝶,而她的背上却画着一双硕大的白色羽翼。

    折夕的腿顿时就像麻木了一样,没法挪动了。

    他站在那副画前面,看着那个天使一样的女人,她似乎有些痛苦,又似乎是在积蓄力量,想展翅飞翔。

    折夕很想知道那副画的作者是谁,可画上却没有署名,他没有办法,只能随意拉了一个看上去是大学生的人,追问那副画的作者。

    “这幅画啊?好像是林晓晓的吧!她就喜欢画这种风格的画!”

    “林晓晓?”

    折夕便把这个有些普通的名字记在心里,整整六年了。

    这六年里,他也曾经试过要去找到这个叫林晓晓的人,可毕业之后大家都各奔东西,她到底有没有留在叶城都是未知数,他想找到她,根本就是大海捞针。

    可今天,那个看上去无聊又呆滞的女人,却信誓旦旦地说那是她的画,而她的名字不是林晓晓,而是苏汀,只有两个字。

    楚靖楠把苏汀径直送回了别墅,跟着她进了客厅。

    苏汀很是心疼自己的毕设,还好只是背面沾上了一些污渍,对正面的内容没什么影响。

    “汀汀,今天的事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折夕为什么会突然之间这样反常,他从来都不是一个粗鲁的人。”

    “跟你有什么关系,是那个小屁孩自己无礼。”

    苏汀拿来一张湿巾,轻轻擦拭着那些污渍,试图做些修补。

    “没事了,幸亏只是弄脏了背面。”

    “嗯。”

    楚靖楠看着那张画,心里觉得一阵惋惜。

    那张画确实画的很好,无论是构图还是寓意,都有一定的深度和功夫。

    “折夕应该是很喜欢你这幅画的,不然也不会反应那么激烈。”

    “喜欢?难道喜欢就能随意破坏吗?靖楠,别提那个小屁孩了,我不想再跟他有任何关系。”

    “好,既然如此,我会跟他说清楚的,你们就当从来不认识吧。”

    “嗯。”

    苏汀微微皱眉,跟着又加上一句。

    “不管怎么样,你都是为了我,今天又麻烦你了。”

    楚靖楠熟稔地揉了揉苏汀的脑袋。

    “傻丫头,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不要动不动就跟我说谢谢,我是心甘情愿的。”

    “可我会心存愧疚。”

    苏汀一句话说出口,裴褚然的动作骤然止住了。

    他有些尴尬地收回手臂,放在了身侧。

    “汀汀……”

    “靖楠,我还是想把话和你说清楚,我……真的不能做你的女朋友。”

    “是因为裴褚然吗?”

    苏汀忽而笑了一声,只是那声音里藏了太多的无奈和心酸。

    “我和裴褚然之间已经是过去式了,靖楠,我知道被感情折磨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我不希望你痛苦,你懂吗?”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雷电秩序掌控者〕〔未两清〕〔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我成了失控者〕〔紫苏求仙记〕〔会穿越的流浪星球〕〔虚空极变〕〔我居然成了反派〕〔都市第一战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