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直播:炮灰逆〕〔龙王劫,盛宠逆天〕〔宋星辰慕霆潇〕〔网游之至强剑士〕〔舌尖上的神豪〕〔女总裁的逆天高手〕〔每秒都在升级〕〔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别慌,先遛狗〕〔我和老公是情敌〕〔电影世界的祸害〕〔花都绝品医神〕〔最佳上门女婿〕〔腹黑竹马:小青梅〕〔重生校园女神:帝〕〔归向〕〔异界魔法大剑师〕〔道武仙侠录〕〔梁月〕〔一剑齐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347章 你……不想让我照顾你?
    夜束恩摘下自己的老花镜。打算回房间小睡一会儿。可秦雄突然跑了过来。脸上的表情活像是见了鬼一样难看。

    “你怎么了?难得看到你这幅慌张的样子。”

    “老……老爷……”

    夜束恩疲乏得很。不耐烦地问道。

    “到底有什么事?你直说吧!”

    秦雄实在不知道怎么把这件事告诉自家老爷。可这么大的事。他自己根本处理不了啊!

    “老爷……二少爷他出事了!”

    “什么?!”

    夜束恩猛地从沙发上站起来。脑袋轰得一声一片空白。

    “出了什么事?亦辰到底怎么了?心脏的状况不好吗?”

    “这……这……”

    秦雄支支吾吾地说不出来。

    夜束恩实在是着急。干脆拄着拐杖快步离开。直往医院的方向赶去。

    “老爷。老爷您慢点!”

    秦雄赶紧追了出去。总算是跳上了夜束恩的车。

    两个人很快赶到医院。却没想到医院的住院部已经被警察层层围住。

    夜束恩顾不上许多。直往病房里闯。被两个小警察给拦住。

    “这里出了命案。闲杂人不许进去!”

    “命案?谁出了命案?谁死了?”

    “老爷子。这可不能告诉你。你快走吧!”

    “你放肆。这可是夜氏的家主。我们家二少爷还在里面。赶紧放我们进去。”

    “二少爷?可里面只有一具尸体啊。”

    夜束恩的瞳孔骤然放大。四肢突然就软了下来。

    就在他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颤抖的时候。警长王越恰好从医院里走出来。身后的警察们抬着一句盖着白布的尸体。

    “夜老爷子。”

    王越离老远就看见了夜束恩。

    堂堂夜氏家主。他要是还认不出来。也就不用在这片混了。

    只是今天的事……

    “王警长?”

    夜束恩反射性地看向他。目光却落在那具尸体上面。

    王越长长叹了口气。

    “夜老。愿你节哀。我们会尽快调查处真凶。还二少爷一个公道。”

    “不……这不可能……”

    夜束恩猛地惊呼一声。奔着那具尸体跑了过去。却被王越的手下拦住。

    秦雄也赶紧挡在了老爷子面前。

    “夜老。二少爷的样子实在有些……您还是别看了。”

    “滚!你们都给我滚开!他是我的儿子。是我的宝贝儿子!我为什么不能看看?”

    夜束恩丢掉了拐杖。丢掉了夜氏家主的矜持。只顾着往夜亦辰身边爬。

    秦雄实在不忍看他这样。就跟王越商量。

    “就让我们老爷看一眼吧。他要是看不到少爷最后一面。只怕余生都会遗憾的。”

    王越无奈地点了点头。拦在夜束恩面前的警察纷纷都让开了。

    老爷子颤巍巍地从地上爬起来。踉跄着走到夜束恩身边。颤抖着掀开了夜亦辰身上的白布。

    “亦辰……”

    老爷子的眼睛顿时腥红一片。他只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眼前忽然花白一片。直直地就栽倒下去。

    “老爷!”

    “夜老!”

    井栀凉入院已经好几天了。她虽然知道夜亦谦说的话没错。自己也不是小孩子了。确实应该好好配合医生。可这几天她总是心神不宁。渐渐开始觉得夜亦谦在隐瞒什么事情。

    恰好今天早上医生过来查房。夜亦谦以为自己没有发觉。和医生使了个眼色。两个人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井栀凉跟在他们身后。悄悄等在了门口。

    “医生。检查结果怎么样?”

    “有好有坏。”

    夜亦谦微微皱眉。

    好就是好。坏就是坏。生病这种事怎么会有好有坏?

    “坏的是。井小姐确实得了比较严重的血液疾病。”

    “果真?”

    医生叹了口气。把化验报告递给夜亦谦。

    他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事情尘埃落定之后。他还是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晕眩。

    “好处呢?”

    “好处就是。井小姐的血液疾病发现得很及时。没有演变成白血病一类非常致命的绝症。也并不需要进行骨髓移植一类的重大手术。只要配合着治疗。两三个疗程后应该就可以痊愈。”

    “痊愈?你确定?”

    夜亦谦喜出望外。

    这医生也是。为什么不一起把话说完?这不是在故意折磨他吗?

    “我治疗血液疾病也有几十年的经验了。夜先生尽可放心。”

    医生笑着说道。

    “只不过井小姐需要的药物副作用很大。这几个疗程也不会好受。所以带需要你们家属跟着照顾。”

    “这是自然!”

    “那……我们现在可以把实情告诉病人了吗?也好方便进行后续的治疗。”

    “好。我这就去跟她说。”

    “不用说了。我都听到了。”

    井栀凉推开房门。面色复杂地走了进来。

    “栀凉?”

    夜亦谦根本没想到她会躲在门口偷听。心里一阵后怕。

    他迅速迎上去。握住井栀凉冰冷的手。

    “你既然听到了。也该放心了。只要两三个疗程就可以康复。你别怕。我会一直陪着你。”

    井栀凉抬起头看着他。眼神平淡似水。

    男人的额头上浮着细密的汗珠。情绪似乎比她这个病人还要激动。

    井栀凉忽然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此时此刻。她真的很想见到宁爵。可自从那天在酒店不欢而散。只怕宁爵对她的误解更深了。这十多天。宁爵信讯全无。就像突然从她的生命里离开了一样。

    眼前的男人目光炽热。脸上是挡不住的喜悦。

    井栀凉很想靠在他的肩膀上。可她的理智告诉自己。绝对不能把夜亦谦当作宁爵的替身。她这样做实在太卑鄙。对不起宁爵。对不起自己。更加对不起夜亦谦。

    “夜。我打算回叶城养病。”

    夜亦谦脸上的笑容瞬间就凝固了。

    “你……不想让我照顾你?”

    井栀凉微微皱眉。目光落在他身后的医生上。

    “我们回病房说吧。医生。多谢你这几天的照顾。”

    医生回了井栀凉一个微笑。轻咳两声。没打算继续探听人家的隐私。

    夜亦谦跟着井栀凉回了病房。关门的动作有些迟缓。

    “栀凉。叶城的医疗资源可不如这里。你不如……”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未两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紫苏求仙记〕〔我居然成了反派〕〔虚空极变〕〔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都市第一战王〕〔我成了失控者〕〔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