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直播:炮灰逆〕〔龙王劫,盛宠逆天〕〔宋星辰慕霆潇〕〔网游之至强剑士〕〔舌尖上的神豪〕〔女总裁的逆天高手〕〔每秒都在升级〕〔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别慌,先遛狗〕〔我和老公是情敌〕〔电影世界的祸害〕〔花都绝品医神〕〔最佳上门女婿〕〔腹黑竹马:小青梅〕〔重生校园女神:帝〕〔归向〕〔异界魔法大剑师〕〔道武仙侠录〕〔梁月〕〔一剑齐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296章 裴褚然,你到底是谁呢?
    苏汀拎着自己的行李箱,一直跟在裴褚然身后,和男人之间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不是她太过谨慎,而是她吃了太多次这样的亏。

    裴褚然在苏汀家一住两个月,她不仅要供他吃供他住,还要顺带着照顾他的两个娃娃,哪个小鬼倒是长大了不少,她却活活给累瘦了好几斤。

    这也就不算什么了,毕竟那两个孩子真的很可爱,苏汀自己也是爱不释手,可这么两个天使一样的孩子,怎么就会有裴褚然那样腹黑又混蛋的爸爸呢?

    苏汀因为一些事,欠了裴褚然一顿夜宵。她好心好意请裴褚然吃饭,他竟然……竟然把自己骗到了自己名下的饭店,还把所有的人都给赶走了。

    苏汀一回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脸颊顿时就变得滚烫!

    要是这世界上真的有魔法,她一定要在自己和裴褚然之间设置一个屏障,让他这辈子都无法靠近她!

    不,下辈子也一样!

    苏汀心里的如意算盘打得十分响亮,根本没注意到一直走在前面的男人已经停下来了。

    她一头扎进裴褚然的怀里,被裴楚然眼疾手快地给抱住。

    “你你你你……你放开我!”

    苏汀白嫩的手一直撑在裴楚然的胸口,可男人身上独有的气味瞬间在她鼻间散开,让苏汀的心一阵恍惚。

    “汀汀,这一回可是你自己撞进来的。”

    “撞进来你就抱啊?不能有点绅士分度吗?”

    苏汀的手悄悄伸到裴褚然的腰际,然后咬紧贝齿,手上用力一拧。

    裴楚然的眉刃顿时出现了一种夸张的扭曲。

    “疼……汀汀,好疼……”

    裴楚然吃痛,不得已松开了怀里的女人,可苏汀的手像一条小蛇一样咬在他的腰上,丝毫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你下次再敢胡来,我就把你的肉拧下来!”

    苏汀难得硬气一回,实在是上次饭店里发生的事让她谨慎了不少。

    防眼前这个男人要比防贼还要小心!

    苏汀拉起倒在地上的行李箱,在从裴楚然身边错过的一瞬间,又被裴褚然拉住了手腕。

    “我帮你。”

    “用不着,我自己可以。”

    苏汀说完,扬起自己轮廓完美的下巴,大步地往前走去。

    裴褚然无奈地笑了笑,赶紧追了上去。

    他自然知道苏汀为什么会对自己这样排斥。

    一个星期前的那个晚上,自己似乎做得有些过头了,可他不是什么强盗土匪,他能感觉得到苏汀对他的回应,热烈的,不发自控的,甚至还有些沉沦。

    女人的反应让裴褚然产生了一种错觉,他还以为苏汀终于接纳了自己,没想到第二天早上,迎接裴褚然的是严严实实一个巴掌。

    裴褚然心里委屈,可除了继续扮作没皮没脸的追求者,他也没有其他办法了。

    眼看着苏汀慢慢在自己视线里消失,裴褚然赶紧小跑着追上去。

    “汀汀,你等等我!”

    宁爵的园林很大,再加上小路复杂曲折,裴褚然带着苏汀在林子里绕了很久才找到了客房。

    苏汀穿着足足十厘米的恨天高,差一点就瘫在了地上,好在房间里的装饰风格很符合她的审美,推开窗户就是一片茂盛的竹林,苏汀心里和身体上的疲惫仿佛瞬间就得到了舒缓。

    裴褚然抱着手臂靠在门上,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女人。

    苏汀的脖子上围着一条纱巾,目的不言而喻。

    她注意到裴褚然打量的目光,又想起自己脖子上的东西,顿时就气不打一处来。

    那些红紫色的暧昧痕迹,她涂了很多药膏都没能迅速消除,只能戴着一条丝巾遮挡。

    明明自己就是罪魁祸首,竟然还好意思在这里看热闹。

    苏汀就是手上没有什么神兵利器,不然早就把裴褚然送进十八层地狱了。

    “裴少,谢谢你把我送到这儿,不过我想先休息休息,您能避个嫌吗?”

    “这是自然,苏小姐请自便,一会儿晚饭时间我再派人来请你。”

    “多谢。”

    苏汀说完,就做了个“请”的动作,裴褚然站直了身体,还没来得及说声再见,就被苏汀关在了门外。

    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他上辈子可能真的造了什么孽,这辈子爱上一个如此会折磨人的小妖精,而且还要倒追两次。

    裴褚然心里苦啊,可苦着苦着也就习惯了。

    “汀汀,我知道你还在为那天晚上的事生气,可即使重新来一次,我还会是做出同样的选择。”

    裴褚然话音刚落,房门猛地就被推开了。

    苏汀带着一副不太友好的表情看着他。

    “裴少,我想你是不是忘记了我们之间的协议?”

    “协议?”

    裴褚然还真给忘了。

    “我们当初约定好,我做你的假女友,帮你应付家里的催婚,事情结束以后就把那些照片还给我。”

    “……”

    “你还说过,只要我不想继续下去,随时都可以解除这份协议。”

    “汀汀,你想说什么?”

    “说什么?”

    苏汀往前走了一步,单手拉住裴褚然的领带,把人往自己的方向带。

    “老娘不干了,听懂了吗?”

    女人说完这句话,心里突然无比爽快。

    她不干了,玩不过他就不玩了,躲不掉他就干脆和他一刀两断!不就是张吻照吗?大不了就被自己的老爸老妈毒打一顿,那也比被裴褚然纠缠来得好!

    苏汀冷哼一声,原本想带着自己的骄傲和自尊潇洒离场,可她似乎忘了裴褚然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想得到的东西,包括人,不管用任何手段都必须得到,哪怕被人说成是不择手段。

    苏汀是他这一生中最想得到的人,所以一切都已经注定了,她这一生都无法从他的手中逃脱。

    苏汀见裴褚然不说话,她敏锐地察觉到了男人神色的变化,长久以来锻炼出的预警系统顿时疯狂作响。

    她迅速闪回房间,可门在关上之前的一瞬间,裴褚然的大手突然搭在了门框上。

    苏汀反射性的停止了关门的动作,为此后悔不跌,可也已经于事无补了。

    裴褚然只是轻轻一推,苏汀挡门的动作就被彻底化解。

    男人登堂入室,闯进苏汀的房间,动作熟练地让人咂舌。

    “你想干什么?你不是答应了我随时都可以解除协议吗?你还想食言不成?”

    “我从不食言。”

    深沉的男低音听起来有些喑哑,裴褚然的目光灼灼,一直盯着苏汀因紧张而微微涨红的脸。

    “裴褚然,这里可不是你自己开的饭店,这是栀凉的家,你别想在这里为所欲为!”

    “为所欲为?”

    裴褚然的目光忽然变得有些暧昧,他往前迈进一步,苏汀就跟着后退一步。

    他步步紧逼,苏汀很快就被逼到了墙角。

    苏汀本以为裴褚然会在别人的家里有所收敛,可她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句话似乎彻底激怒了他。

    “裴……裴少,我现在收回刚才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刚才那句话?哪句?”

    裴褚然的身体猛地向苏汀靠近。

    “是说跟我接触协议那句,还是警告我不要为所欲为那句?”

    “……您的记忆力可真好!”

    裴褚然微微一顿,薄唇轻启。

    “不是我记忆力太好,汀汀,是你太过健忘了。”

    不知道为什么,苏汀总觉得裴褚然这句话是意有所指,可一时之间她还参不透他话里的深意。

    苏汀伸出左手的食指,抵在裴褚然的胸口上,尽力和他保持着那么点距离。

    “裴少,只要你现在不要胡作非为,你让我收回那句话都可以,我立马就收,一秒钟都不会耽误。”

    裴褚然对苏汀的态度很满意。

    他把两只手臂支在苏汀身后的墙面上,膝盖强硬地伸进苏汀的双腿之间。

    苏汀就像被架在烤架上的烤鸡,就是插翅也难逃了。

    “我不需要你收回任何一句话,汀汀,我只要你诚实地回答我,你真的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裴褚然收回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手指似有似无地划过苏汀的耳郭和脸颊,最后停在她的下巴上,转而抬起她的脸。

    几年过去,苏汀的美貌丝毫不减,反倒被岁月平添了几分气质。

    裴褚然入迷一样看着她,像是端详着自己最珍贵的收藏品。

    “汀汀,为什么不说话?”

    苏汀不是不想说,而是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不喜欢说谎,不喜欢玩弄他人的感情,可苏汀知道自己绝对不能承认对裴褚然的感情。

    他太过聪明,太过强势,如果自己真的深陷其中,苏汀能预料到自己安逸的人生将会彻头彻尾地发生变化。

    其实她早就知道自己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情。

    身上莫名其妙出现的伤疤,还有那些不经意间产生的违和感,都在警告苏汀,她一定是为了保护自己才会选择忘记的,既然已经忘记了,那就绝对不要再想起来。

    苏汀秉着这样的想法,自欺欺人地过了好几个月,直到裴褚然擅自闯进她的生活。

    苏汀的手不自觉地攀上裴褚然的下巴,她微微歪着头,开口问道。

    “裴褚然,你到底是谁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未两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紫苏求仙记〕〔我居然成了反派〕〔虚空极变〕〔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都市第一战王〕〔我成了失控者〕〔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