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明之五好青年〕〔神棍都市行〕〔快穿反派boss作死〕〔农家子的发家致富〕〔头条追妻,俞先生〕〔东晋唐王〕〔李朝万古一逆贼〕〔吃鸡之无限升级系〕〔最初的巫师〕〔大创造者〕〔妖徒之旅〕〔斗破之舔狗降临〕〔惊天仙途〕〔无双庶子〕〔每周一张变身卡〕〔九彩通天路之仙域〕〔诸天我最凶〕〔巫中仙〕〔日本战国走一遭〕〔宋风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238
    “你说谁不干净?”

    “呦呵,难道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蔚稞告诉我,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裴楚然的,也不是夜亦枝的,你竟然还跟第三个男人玩了个一夜情,竟然还连那个男人是谁都不知道……啧啧啧,时代发展得太快,我越来越跟不上潮流了。”

    季潇潇死死咬着嘴唇,眼眶猩红。

    “干什么这样看着我?你以为你是什么好东西?裴楚然不要你了,你就跑去勾搭夜亦枝。蔚稞把你当好朋友对待,你却害得她流产,险些丧命。我苏汀虽然也不是什么善类,可我问心无愧,至于你……”

    苏汀上下打量了她一遍。

    “下地狱恐怕人家都不收吧!”

    季潇潇被气炸了,怒气冲冲地跑过来,一把扯住苏汀的头发。

    “你信不信我敢杀了你?嗯?”

    苏汀疼得龇牙咧嘴,可就是不肯向季潇潇求饶。

    “呦,几个月不见,你的技能见长啊,还学会杀人了?从前那副柔弱的样子呢?假面具都扔了啊?”

    季潇潇已经被气得说不出话来。

    这女人都不知道害怕的吗?明明都落在她手里了,还跟她张牙舞爪,丝毫不肯服软。

    “你是真的不怕死吗?”

    苏汀挑眉,嘴边都是讥讽。

    “你和那个林玉镜一心想把我逼成疯子,现在我确诊了产后抑郁,你竟然还问我怕不怕死?你还别说,我还真就不怕!”

    苏汀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孩子你也不要了?”

    季潇潇一句话直接戳中了苏汀的要害,好不容易摆出来的架势顿时没了。

    “……裴楚然会照顾好他们。”

    “呵呵呵呵……”

    季潇潇总算是扳回来一局,心里十分得意。

    “我也是做妈妈的,你欺骗不了我。父亲再用心照顾,也比不上自己的亲生母亲。裴楚然那样的身家地位,不可能为了你终生不娶,你的孩子们迟早要叫别人妈咪,你真的能忍耐得了?”

    苏汀抬起头,发现季潇潇一张阴鸷的脸已经离自己很近很近。

    她跟着季潇潇一起笑了起来,随后猛地伸出手一推。

    季潇潇踉跄了几步,高跟鞋的鞋跟很不幸地折断了。她惨叫一声,扑通一声跌在了地上。

    苏汀毫不犹豫地扑下床,和季潇潇扭打在一起。

    她身上穿着一套休闲服,行动起来自然比季潇潇的长裙要方便,可她已经五天没有好好吃过东西,根本就没力气和季潇潇打架,顶多能吓唬吓唬她,玩个措手不及。

    季潇潇猛地抬起膝盖,直接击打在她的小腹上。

    苏汀痛苦得哀嚎一声,从季潇潇的身上翻下去,可手还是紧紧拽着她的头发。

    季潇潇被苏汀来了个措手不及,又急又气,干脆抽出匕首,直接割断了自己的长发。

    苏汀看着自己手里的头发,愣愣地躺在地上,随后小腹上结结实实挨了季潇潇一脚。

    她疼得说不出话来,冷汗直流,弓着身体趴在地上。

    季潇潇气得牙根痒痒,她理了理被自己弄得参差不齐的长发,干脆又补上一脚,踢在苏汀的后背上。

    苏汀又惊呼了一声,彻底晕了过去。

    季潇潇没有把人抬上床,愤愤地又踢了苏汀一脚,转身回房了。

    她得好好洗个澡,把苏汀身上的汗臭味洗掉!

    季潇潇的澡洗了大概一个小时,苏汀在她离开的二十分钟后就苏醒了。

    疼,除了疼还是疼。

    苏汀想起自己剖腹产下哥哥和妹妹的时候,第一天因为有麻药,第二天药效退了,苏汀疼得连呻吟都没有力气。

    裴楚然看着心疼,飞回m国带了最先进的镇痛药,副作用小,对伤口愈合几乎没什么影响。

    苏汀这才扛过了最初的几天。

    可现在,会为她心疼,为她出国买药的那个男人并不在身边。

    苏汀的心开始一阵酸楚。

    她其实也想相信裴楚然和那个林玉镜什么事都没有,可真正让苏汀心寒的是裴楚然的态度。他不解释也不反驳,就静静地看着苏汀发火,像是在看一个闹事的小丑。

    苏汀仅剩的自尊心也被敲碎,散落一地。

    她早就不屑于和季潇潇计较,可那个林玉镜……她和曾经的苏汀太像了,不仅仅是五官上的相似,还有那股自信和桀骜,像极了刚刚与裴楚然重逢的自己。

    她从不怕别人会抢走裴楚然,可她害怕那个和自己相似,又比如今的自己更具魅力的林玉镜。

    苏汀把自己的心剖开,终于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愤懑从何而来。

    只可惜,为时已晚。

    苏汀咬着牙从地上爬起来。

    地板实在太冷了,床上虽然没有棉被,可还铺着一条不算厚实的褥子。她把自己团团围住,可寒气还是从脚底升腾起来。

    苏汀发烧了,她明显地感觉到周围的空气越来越寒冷,她缩在床角,难受得像是要死掉。

    原来死亡是这么一件痛苦的事啊……她不想死,真的不想死了……

    苏汀迷迷糊糊地躺下,眼睛的余光扫到了地板上的白色颗粒。

    那是……

    苏汀往前爬了两下,仔细一看。

    还真是啊!她终于找到机会了……

    第二天一大早,无法忍受自己古怪发型的季潇潇决定去理发。

    她例行公事地到苏汀房间看了一眼,发现苏汀还四仰八叉地睡在地上。

    季潇潇扫了一眼桌上的药盒。

    被苏汀那样一闹,她忘记了自己究竟有没有给苏汀喂过安眠药了,可看她这幅样子,身体也已经冷透了,估计不给她喂药,她也醒不过来了!

    季潇潇冷哼一声,眼里毫无怜悯。

    为了行动方便,她用夜亦枝给她的钱买了一辆普通的银色轿车。她开着车在别墅附近随意找了一家理发店,让理发师把自己的头发剪短。

    理发师看着季潇潇奇怪的发型,再看一眼女人脸上阴暗的神色,什么都没敢多问,依照季潇潇的要求剪好了头发。

    季潇潇不想暴露自己的行踪,剪完发去隔壁超市买了些快餐果腹,之后就返回了别墅。

    可让季潇潇没想到的是,苏汀不见了……

    “shit!”

    季潇潇恨恨地骂了一句,随后狂奔出去,开着车开始在周边寻找苏汀。

    她没有离开很久,苏汀又没什么体力,身上还有伤。

    季潇潇料定她走不了多远。

    城市各处的别墅区都差不多,附近都是山林湖泊。这儿也不例外,荒郊野岭,除了少数居民,根本就不见人影。

    季潇潇开着车沿着小路寻找,走到一片树林觉得很可疑,就干脆下车进去搜寻。

    今天的日头很大,季潇潇热得满头大汗,走得脚腕真真泛疼,还是没能发现苏汀的踪迹。

    “该死!那个贱人到底跑去哪里了?”

    季潇潇骂了一句,猛然想起别墅后门有一条隐蔽的小路,路的尽头算是山下的小村庄,算是一条回城的近路。

    苏汀很有可能为了避免撞上自己,从后门逃走了。

    可她这几天都睡着,哪有时间熟悉别墅的布局呢?除非……除非那个贱人一直在糊弄她!她根本就没睡那么久!

    季潇潇气得牙根痒痒,又不能直接把牙齿咬碎。她赶紧上了车,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

    如季潇潇所料,苏汀这几天根本就没有睡那么久,她趁着季潇潇离开别墅的短暂间隙,在别墅里探索了一番,终于在昨天发现了后门外那条隐蔽的小路。

    可苏汀并不知道这条路是通向哪儿的,是悬崖峭壁,还是深山老林,或者幸运一些,这条路是通向城镇的。

    或许是苏汀命不该绝,还真被她找到了一条逃生的路。她身上根本没什么力气,就拄着一根树枝,一步一步往山下挪动。

    小路两边都是茂密的树丛,很适合隐蔽自己的踪迹。

    苏汀似乎听到什么动静,赶紧丢掉树枝躲起来,远远地就看见有一个五十岁左右的大哥开着一辆小型四轮车,正往山下的方向开过去。

    苏汀简直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她两步蹦到路中间,伸开双臂拦住了车。要不是司机大哥眼疾手快,苏汀可能就要光荣牺牲了。

    “你这丫头是不是有毛病?想死也别拉着我啊!”

    多么经典的开产白。

    苏汀强忍着没有吐槽,还挤了两滴眼泪出来。

    “大哥,我迷路了,这荒郊野岭的,我实在是害怕,求求你载我一程,带我下山吧……”

    苏汀装出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再加上那张极具欺骗性的脸,大哥轻易就被苏汀“俘虏”了,颇为豪气地拍了怕胸脯。

    “上车,大哥送你回家!”

    “大哥,你人真好!”

    苏汀拍了一通马屁,安安稳稳地坐上了四轮车。

    她回头望了一眼矗立在山顶的别墅,嘴角忍不住扬起来。

    季潇潇,这笔账我姑且给你记下,咱们来日方长!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未两清〕〔紫苏求仙记〕〔重生商纣王〕〔虚空极变〕〔快穿之带猫嚯嚯钱〕〔我成了失控者〕〔会穿越的流浪星球〕〔最佳女婿林羽江颜〕〔都市第一战王〕〔我居然成了反派〕〔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