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直播:炮灰逆〕〔龙王劫,盛宠逆天〕〔宋星辰慕霆潇〕〔网游之至强剑士〕〔舌尖上的神豪〕〔女总裁的逆天高手〕〔每秒都在升级〕〔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别慌,先遛狗〕〔我和老公是情敌〕〔电影世界的祸害〕〔花都绝品医神〕〔最佳上门女婿〕〔腹黑竹马:小青梅〕〔重生校园女神:帝〕〔归向〕〔异界魔法大剑师〕〔道武仙侠录〕〔梁月〕〔一剑齐天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236
    司机大哥是山下小镇的居民,平日里靠往别墅里送货,赚点微薄的利润。

    苏汀仔细地听他说着城镇里的风土人情,她大概估算出自己距离市中心的距离。

    叶城有东西南北四处城郊,很不幸,苏汀在距离市中心最远的那个,如果自己开车回去也要整整一天。

    怪不得季潇潇会把自己藏在这儿,确实是天高皇帝远,她大可为所欲为。

    两个人聊得热火朝天,司机大哥是个很热心的人,答应把苏汀送到最近的一家旅店。

    禁食了五天,苏汀都不知道自己是靠什么活下来的,等司机大哥一走,她坐上旅店的大床,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

    苏汀已经饿到没有感觉了,可该吃还是得吃,不然再过两天,她可能真的要被活活饿死!

    旅店老板给苏汀送了一份简单的午餐,热腾腾的热汤面,面上还加了一颗溏心鸡蛋。

    苏汀喝了一口热汤,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食色性也。

    苏汀这几天不近男色,不吃不喝,简直就是摆脱了人类的低级趣味,马上就要羽化成仙了。

    她深深吸了口气。

    美食她要,男色她也要,她要好好活着!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苏汀双手合十,喊了声阿弥陀佛,然后把脸埋进了碗里,疯狂吃面。不过似乎是因为她太久没有进食,胃口变小了很多,一碗面吃了一半就吃不了了。

    苏汀又喝了几口汤,选择了放弃。

    浪费粮食可耻,带回去给裴楚然吃!

    苏汀嘿嘿笑了两声,把垃圾桶上套着的垃圾袋摘下来,又把剩下的半碗面倒了进去。

    一切准备就绪,苏汀本想下楼借个电话,告诉裴楚然自己在哪儿,好让裴楚然来接自己。

    可她刚刚走到门口,就瞥见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人影。

    荀玉!天啊!她的救星出现了!

    苏汀的嘴角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不知为什么,她在看见荀玉的一瞬间,眼眶就变得很是酸涩,不一会儿眼泪就夺眶而出。

    她大喊了一声荀玉,可人坐在车里没听见,苏汀只好牟足了仅剩的力气追过去。

    眼看着荀玉停了车,两个人之间的距离不过三十米,可苏汀的脖颈上突然挨上一个冰凉的东西。

    她还没反应过来,皮肤似乎就被人刺破了……

    苏汀缓慢地回头。

    果不其然,是季潇潇。

    季潇潇脸上的笑很可怕,她似乎很想把苏汀杀之而后快。

    要不是她提前做好准备,带上了这镇定剂,苏汀岂不是真的要跑掉了?

    “你……”

    苏汀已经搜肠刮肚,把自己毕生掌握的所有骂人的脏话都推到了嗓子眼,可药效来了,她刚吐出一个字,身体就变得软弱无力,下一秒就冲着地面栽倒下去。

    季潇潇冷哼一声,扶住了苏汀软绵绵的身子。

    她本来是想让苏汀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的,可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季潇潇不想节外生枝,赶紧把人扶上车,绝尘而去……

    那一边,在城镇搜寻无果的荀玉刚想离开,就接到了裴楚然的电话。

    “boss,我刚要回城,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山顶有一栋别墅,我曾经把季潇潇安置在那里。”

    “她应该不会蠢到住进你的别墅吧?”

    荀玉实在是不想浪费时间,毕竟越早找到苏汀,她平安无事的可能性就越大。

    “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照我说的去做,记着,不要打草惊蛇。”

    裴楚然的声音很是喑哑,他已经不眠不休很多天了,可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荀玉本想问一句他有没有休息休息,可话到嘴边还是忍住了。

    问也是白问,苏汀要是找不回来,自己的boss恐怕也……

    荀玉猛地摇了摇头,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他打开手机导航,意外地发现导航在这里无法使用……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他又没去过山顶,哪里知道怎么过去?

    荀玉只好问了几位居民,可他们都说自己没上过山顶,不认识路。就在他打算先去买张地图的时候,看见了一位开着四轮车载着生活用品的大哥。

    直觉告诉荀玉,这个人应该是要上山。

    果不其然,还真叫荀玉给猜对了。

    大哥很是热情地给荀玉指路,临了还跟荀玉闲聊了两句。

    “今天也真是巧合,我刚刚才载了一个小姑娘下山,又碰上一个要上山的!”

    “小姑娘?什么样的小姑娘?”

    荀玉的心一下子揪起来。

    “还是个小美人呢!哭得梨花带雨的,说自己迷了路,拜托我拉她下山。我看她的样子,也就二十出头吧!”

    “那她穿着什么衣服?”

    荀玉的语气很是焦急,大哥也跟着变得严肃起来。

    “似乎是成套的休闲服,灰色的……对,就是灰色的!”

    荀玉的大脑嗡的一声。

    裴楚然曾特意跟他提过,苏汀失踪之前穿得是灰色的休闲套装。年纪和服饰都对上了,那个人肯定就是苏汀!

    荀玉的大脑迅速运转起来。

    大哥说他把苏汀带下山后送到了旅馆,荀玉马上赶去旅馆,却发现房间里空空如也,桌上挂着一个塑料袋,装着吃剩下的面条。

    “shit!不会晚了一步吧?”

    荀玉赶紧狂奔出去,在旅馆门口到处打听,最后他打听到了一件事。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有一个长相艳丽的女人把一个面色苍白的女孩带走了,那女孩还昏迷不醒。

    他们不想多管闲事,就没有去报警,看完了热闹就散了。

    荀玉心下了然了。

    应该是苏汀从别墅逃了出来,被赶来的季潇潇捉了回去。苏汀之所以会晕倒,只怕是被季潇潇注射了镇定剂之类的药物。

    荀玉没再犹豫,一个电话给裴楚然拨了过去。

    “boss,我找到你媳妇儿了!”

    又是一个凄冷的月夜,可季潇潇的心却被愤怒烧灼着。

    苏汀被她用足足有手腕粗细的铁链拴在了门口,就像拴着一条看门狗。

    她因为药物的作用剧烈地呕吐,把白天吃的半碗面吐了个干干净净,此刻正头晕脑胀地跌坐在地上。

    季潇潇踩着高跟鞋走过去,一脚踹在她的小腹上。

    镇静剂让她的思维有些迟钝,可丝毫无法减轻身体上的痛楚。她很想呻吟出来,可嗓子已经彻底哑了,根本发不出声来。

    逃走后又被捉回来,苏汀受了极大的打击……她可能真的无法活着走出去了,就算最后能侥幸逃生,只怕也已经被季潇潇折磨得不成人形了。

    她颓然地靠在门上,额上浮起一层细密的汗珠。

    “怎么不说话了?昨天不是还伶牙俐齿的吗?”

    季潇潇看着她这幅半死不活的样子,心里的火气少了一大半。

    看来她选择留她一命是极其正确的选择,这样折磨她不比一刀捅死她更解恨吗?

    “你放心,我已经改变主意了,杀了你实在太便宜你了,我要你好好活着!你不是得了产后抑郁吗?痛不欲生的活,和一了百了的死,我替你选择了前者,怎么样,满意吗?”

    苏汀说不出来,呸了她一口吐沫。

    “贱人!”

    季潇潇嫌弃地擦了把脸,一巴掌扇在苏汀的左脸上。

    苏汀的大脑开始嗡嗡作响,口腔里满满的都是铁锈的味道。

    这女人下手还真是狠!裴楚然这个王八蛋,自己惹得风流债,凭什么让她来偿还!离婚!这一回铁定要离!

    “除了嘴硬以外,你还会干什么?苏汀,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是……你真的觉得自己比我高尚许多吗?”

    季潇潇用手指挑起苏汀消瘦的下巴,红唇艳丽得如罂粟一般。

    “没了裴楚然,你苏汀算是个什么东西?你以为裴家真的缺你苏家那点关系吗?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一个做了婊子还要立牌坊的贱人!裴楚然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他真的太傻了……”

    季潇潇的眼里闪过一丝伤痛。

    最爱的男人一次次游走在死生之间,却没有一次是为了她。

    季潇潇如何能不嫉妒,如何能不痛恨呢?

    苏汀身上的力气在一点点的耗尽,她的大脑好像当机了一般,没法顺利理解季潇潇话里的含义。

    季潇潇看着她越发空洞无神的瞳孔,知道苏汀的身体和精神就快要到极限了。

    她搬过一把椅子,好整以暇地坐在上面,像看戏一样看着苏汀的生命迹象一点点得消失。

    不过,似乎还有点不过瘾……

    她扫了一眼桌上的匕首。

    不如在她昏迷之前再送苏汀一份大礼吧!

    季潇潇提着刀刃走过来,冰冷的刀尖触在苏汀有些脏污的脸颊上。

    “就是这张脸夺走了我最爱的男人,又害得我失去了最爱我的男人。苏汀,我留你一命,你就应该感恩戴德了,至于这张小脸……你就别要了吧!”

    苏汀的眸子里有光一闪而过,随后又归于平静。

    随意吧,季潇潇想怎么做都随意吧!她真的好累,累到连呼吸都觉得赘余。她可不可以不要喘气了,安稳地睡一大觉,这样可以吗?

    苏汀的身体从门上滑了下去。

    季潇潇蹲在她身边,匕首上的寒光比今夜的月光还要冰冷。

    “苏汀,夫债妻还,你可别怪我!”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万鬼吞噬系统〕〔雷电秩序掌控者〕〔未两清〕〔空间商城之农女翻〕〔紫苏求仙记〕〔我居然成了反派〕〔虚空极变〕〔会穿越的流浪星球〕〔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都市第一战王〕〔我成了失控者〕〔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最佳女婿林羽江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