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赘婿苏允〕〔逆袭再现〕〔大雄的异界奇妙物〕〔报告总裁爹地,妈〕〔都市绝品玄医〕〔来自娱乐圈的泥石〕〔末日仙尊〕〔武道天狼〕〔大唐好相公〕〔渣年记事〕〔都市狂兵〕〔勇者大魔王〕〔穿越六十年代农家〕〔萌狐悍妻〕〔卡牌侦探〕〔虐妻上瘾:陆总裁〕〔绝世神王在都市〕〔三生梦千年〕〔卫勤尖兵〕〔缺氧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裴少难缠:娇妻请入怀 第162章 先天性心脏病
    床上的小女人已经睡熟了,她靠坐在床头,脑袋歪向一边,画板和画笔还掉在她身上。

    医生不是说她很配合养身体吗?想吃河豚白子不是也给她飞到国外买了吗?怎么一回来就让他看见这幅画面?

    裴褚然脱下风衣,无奈地扶额,却也只能替自己的小女人收拾残局。

    苏汀一向睡得很熟,困极的时候不管自己怎么对她上下其手都没什么反应。

    此刻也是如此。

    男人把她好好安置在床上,拿走那些零碎,又严严实实盖上了被子。

    折腾了一番,苏汀却只是蹭了蹭被子,睡得越发沉了。裴褚然火热的嘴唇落在她的脸颊、鼻尖和眼角,她都浑然不知。

    “汀汀,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我。总有一天……”

    y市的另一家医院里,也有一个人刚刚出院了,就是险些丧命在裴褚然枪下的蔚稞。

    夜亦枝没有来接她,她早就料到会是这样,麻木的心倒也没什么感觉,只是她还不太想出院。

    说是出院,对于她来说只不过是换了个地方养病。

    蔚稞的体质太弱,连医生都没想到她能挺过来,可人有时候是很有韧性的生物。

    活着不容易,想死也不那么容易。

    蔚稞还不能自己走太远,身上根本就没什么力气。夜亦枝说怕在外面不安全,没征求过她的意见就把人强行接回了自己的别墅。

    保镖把蔚稞抱上轮椅。轻飘飘的一个小女人,根本没什么实感。

    蔚稞察觉到保镖有些吃惊的表情,把头低得更深了。

    夜亦枝的别墅对她来说再熟悉不过,可现在看在她眼里,处处都是那样不合心意。

    这里太冰冷了,因为这栋别墅的主人就是冰冷的。夜亦枝的心就像一块千年寒冰,无论她怎么捂都捂不热。哪怕是用这条命去换,也换不来他一点点的真心。

    蔚稞放弃了,彻底的,放弃了。

    要是问她对未来还有什么期待,那就是希望夜亦枝能赶紧厌弃她,她或许能有那份幸运重获自由。

    转眼又过了一个月,蔚稞的伤算是好了,可时不时还是会有些痛,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撕扯她的心脏。

    夜亦枝不知道她会痛,久违地碰她的身子,一时没有忍住。男人精壮的身体上布满汗水,等他发泄了这些日子累积的欲望和莫名的不安时,蔚稞已经昏了过去。

    夜亦枝慌了,就像那夜在医院抢救时一样。他知道自己对蔚稞着了迷,中了毒,可他不愿意承认。

    所以他没有在医院陪她几天就离开了,所以这些日子以来他身边的女人总是换个不停。

    蔚稞能取代他曾经深爱的季潇潇,一定也有人能取代蔚稞。

    可到头来,他却没能如愿

    “来人!叫医生!”

    夜亦枝披上黑色绸缎的睡袍,墨蓝色的眸子里此刻满是不安。

    佣人哪里见过他们的主子有这样手足无措的时候,跟着也慌了起来,别墅里顿时乱成了一团。

    房间里还弥漫着情欲的气息,可蔚稞的脸却苍白得可怕。

    医生连滚带爬地赶过来,看见蔚稞脸上的虚汗和脖颈上一片片红紫色的痕迹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夜亦枝浑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阴鸷的墨蓝色瞳孔染着猩红。

    “看我做什么?把她治好!”

    “是是是,我会尽力的!”

    医生不敢怠慢,赶紧打开之前布置在房间内的各种医疗器械。做了心电,测了血压,甚至做了血检。医生擦了把汗,跟夜亦枝说道。

    “夜先生,这位小姐本来心脏就不好,应该是先天性的心脏病,再加上前一阵子受了枪伤,心脏就更加脆弱了。好在今天的情况不严重,我会马上开些药,给她注射后就会缓解症状的。”

    夜亦枝皱起眉,修长白皙的手指紧紧攥着。

    “你说她有先天性的心脏病?”

    “是,她身体这样纤弱也和心脏病有关。以后……以后得注意修养啊。”

    医生委婉的提醒换来了夜亦枝恶狠狠的眼神。医生委屈又不敢抱怨,悄悄退出去出去配药了。

    夜亦枝颓然地坐在床边,看着她苍白的小脸。

    她怎么可以这样脆弱?好像一只已经破碎的陶瓷娃娃。自己用胶水把她粘合,可还是那样易碎。

    夜亦枝很想在蔚稞的身上贴上易碎品的标签,告诉世界上所有的人都离她远点,不许伤到了自己的宝贝。

    可那个人……裴褚然!

    夜亦枝眯起眼睛,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那几枪没有打死他,算他命大!这笔账他迟早要和裴褚然清算。几年前他抢走了季潇潇,打掉了他的孩子,现在又伤了蔚稞。

    他夜亦枝何时这样窝囊过?

    “裴褚然。”

    夜亦枝一字一顿地吐出那个男人的名字,手里的雪茄早已被捏得粉碎。

    裴褚然自然不知道夜亦枝正在咒骂自己,他脚步沉重地踏进另一栋别墅,别墅里住着季潇潇。

    该是个了断了。

    男人知道季潇潇肚子里的孩子不是自己的,究竟是谁的他也根本不在乎,他只想让这个女人彻底消失在自己和苏汀的世界里。

    季潇潇知道他要来,仔仔细细打扮了一番,换上了一条性感的黑色纱裙。从前裴褚然最喜欢粗暴地撕碎她的裙子,把她抱上床,与她耳鬓厮磨……

    裴褚然脸上冰冷的表情打碎了季潇潇心里最后的希望。

    她有些颓然地跌坐在沙发上,不敢抬头对视男人深邃的眼睛。

    “这回……孩子是谁的?”

    裴褚然想把这女人送回孩子他爸身边,可季潇潇一直沉默,怎么也不肯开口。

    男人最后的耐心磨没了。

    他从黑色钱夹里取出一张支票,银色的金属笔尖在纸上划出黑色笔迹。

    “这是张支票,上面的钱足够支撑你把孩子生下来。至于以后的日子想怎么过,这不是我应该关心的。这栋别墅暂时借给你住,我只有一个条件。”

    季潇潇红着眼眶,抬起头望着他,楚楚可怜的样子确实很容易让男人心动,除了眼前的裴褚然。

    “再也不要在我和汀汀眼前出现。听懂了吗?”

    季潇潇脸上的表情彻底破碎了,裴褚然转身要走,女人从沙发上跑下来,一个不小心跌在地上,手正抓住了裴褚然的西装裤子。

    “褚然,我求求你,不要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我什么都没有了,求求你……”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卑微的祈求,葱白般的手指死死抓着裴褚然的裤脚,像是抓着自己最后的救命稻草。

    可裴褚然对她的怜惜已经彻底耗尽了。为了她,自己一次次伤害汀汀,实在是不值得。

    男人黑色的皮鞋踢向季潇潇的手,决绝地断了她最后的期待……

    裴褚然走了,没再多说一句,哪怕是简简单单的道别或者珍重。

    季潇潇缩在沙发里,手臂圈着正在流血的膝盖。

    夜风吹进来,让她觉得很冷,可手边却没有外套。

    从前,不管是夜亦枝还是裴褚然,都对她那样热情,百依百顺。

    没想到如今……

    季潇潇死死咬住嘴唇,眼眶变得通红。她不许自己再流泪,因为那个愿意为她擦去眼泪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不过没关系,她得不到的,毁掉就行了,这不是很简单的事吗?

    季潇潇唇边的微笑慢慢变得阴冷,她拿起自己的电话,拨通了一串手机号码,随后简单收拾了行礼,出现了夜亦枝的别墅里。

    毕竟她在别墅里住了几个月,还曾经做过夜亦枝的女人,别墅里的佣人都认得她,保镖也没有阻拦。

    佣人告诉她夜亦枝在别墅,季潇潇轻轻松松找到了他的卧室推门而入,却没想到看见了眼前的一幕。

    蔚稞的身体昨天好转了许多。

    夜亦枝抱着她去浴缸泡药浴,此刻正拿着吹风机在给蔚稞吹头发。

    男人穿着棉质的休闲套装,不见往日的冷冽和玩世不恭,看着蔚稞的眼神里满是温柔。而蔚稞单薄的身体被宽大的浴袍严严实实地裹住,湿漉漉的发丝乖乖地贴在鬓边,精致的小脸因为刚刚沐浴过泛着潮红,整个人看起来都那样惹人怜爱。

    季潇潇傻掉了,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进错了房间。这儿真的是夜亦枝的卧室?

    那可是夜亦枝啊,季潇潇一直都觉得他是个只有欲望没有情感的人,就算当年他迷恋自己,表达的方式也只是给她买买买,带着她各处玩各处逛,从没有和她这样亲近过。

    她对于夜亦枝来说,只是个喜欢的物件,仅此而已。可蔚稞却不是,夜亦枝对她是动了真心了。

    季潇潇的心又冷了几分。

    夜亦枝听见推门声,还以为是医生来给蔚稞送药,赶紧关上了吹风机,谁知一抬眼却看见季潇潇站在那儿楚楚可怜地望着自己。

    男人的眸色渐深,他淡淡瞥了一眼季潇潇,继续为蔚稞吹起了头发。

    蔚稞后来才发现有人进来了,没想到是故人。她偏了偏头,葱白一样的手指搭在夜亦枝的手上。

    “先别吹了,潇潇来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雷电秩序掌控者〕〔未两清〕〔万鬼吞噬系统〕〔重生商纣王〕〔快穿之带猫嚯嚯钱〕〔空间商城之农女翻〕〔我成了失控者〕〔紫苏求仙记〕〔会穿越的流浪星球〕〔虚空极变〕〔我居然成了反派〕〔都市第一战王〕〔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玉帛记〕〔妻主在上,夫君难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