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97章 情已情动,换我亲你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转眼就到了白世荣寿宴的日子。

    这段时间,季寒声忙的成了空中飞人,他跟白露自上次点烟事件后,连说话的时间都很少。

    北美项目开始动工,季寒声在美国呆了三天,回海城后白天处理国内的事务外,晚上还要跟美国那边的项目团队开视频会议。

    饶是如此忙,季寒声还是在赴宴这一天喊住了白露,他说:“晚上我们一起过去。”

    白露淡淡的“嗯”了一声,不咸不淡的应答听得季寒声只觉得头疼。

    这个女人不疼不痒,真的是因为不在乎他,吃准了他?

    都说他季寒声如何如何厉害,运筹帷幄、翻云覆雨,可在白露这里他有些无奈……

    他上辈子肯定是欠了她的,所以就算是男朋友都做得这么憋屈……

    宴会是晚上八点钟开始,白露在公司磨蹭到六点才准备下班走人,既然是参加晚宴肯定是需要回去换身礼服的。

    季寒声不用换衣服,随时都可以赴宴,但白露是能拖一分钟算一分钟。

    晚一点见到白心妍那些人她也觉得好受些!

    黑色的迈巴赫车厢里,季寒声面无表情的依靠着椅背,闭目养神。

    他穿着一身的黑色,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透着生人勿扰的气息,这身行头参加寿宴只能说有些深沉但难掩的清俊。

    白露扭过头,看着男人浓密的睫毛。他的睫毛很长,狭长的眸子因为紧闭着犹如一道幽深的墨痕。

    她忽然想起刚遇到季寒声的时候,也是坐在车里,他说她“肆无忌惮”,就这么想着白露扬起嘴角微微笑了。

    车子的挡板降下了,后座便被隔开成了密闭的空间,两个人没有说话,气氛安静而别扭。

    白露深吸了一口气,从季寒声身上收回视线,降下了自己这边的车窗。

    车厢内空气凉爽宜人,车厢外风夹杂着燥热的暑气,徐徐渡进车里,吹散了白露鬓角的墨发。

    她将头凑近车窗玻璃,呼吸着夹杂了香樟树气息的热气。

    正当她准备理一理被吹乱的鬓发时,季寒声却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先一步替她整理好了头发。

    男人修长的手指捏住飞扬的鬓发,温柔的将它们别在了她的耳朵后面。带着手指的魔力让她的脸颊泛起了一抹红晕,一直晕染到她的耳朵、脖颈。

    突如其来的亲昵动作让白露整个人一僵,只能靠着车窗看着路边急驰而过的景色,连呼吸都努力克制着。

    这个男人总是出其不意又理所当然的对她做出亲昵的举动,这段时间下来,她似乎已经不再像刚开始的时候那么吃惊了,但难免还是一怔……

    “我……”张了张嘴,白露只觉得有些话她说不出来。

    “白露,别管白家别管任何人,想想你自己,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希望你学会依心而行,别回头,别四顾,也别管别人说什么!”末了白露似乎听到了季寒声若有似无的叹息声,“你说,我要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让你动容?“

    看着季寒声如刀裁的五官,在投射过来的路灯的灯光下颇显温润,白露只觉得自己心里的那根线被扯断了,那种纠结的情绪让她备受煎熬,她说不出话,心口剧烈的起伏着,紧抿着唇僵坐在那里。

    沉默,让气氛更加的安静而别扭。

    她想着白家的种种,想着乔司白和白心妍做的种种事情,想着季寒声为她做的事情,心里蓦地潮湿了起来……

    她的心或许早已动了,只是她压抑着自己的感情,情动而不自知。

    车子停在别墅门前,白露还独自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直到男人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才换回她的神志。

    季寒声带着一丝邪气的样子又出来了,他笑着用醇厚、低沉的声音说道:“下车吧,在我亲你之前下车吧!”

    细听能听出嗓音略暗哑。

    他有些日子没有碰过白露了,哪怕一个拥抱,一个深深的吻都没有,她就坐在他的身边,季寒声想想都觉得气血翻涌。

    白露没有下车,她像是忽然想通了似的,猛地转过身看向季寒声,男人的侧脸线条犹如行云流水一般流畅,天边的霞光铺陈开来,给周遭撒上了一层,金灿灿的。

    白露嘴角微扬,凑近季寒声,忽然在他的侧脸上吻了一下,随后娇俏的笑了,“这次换我亲你吧!”

    不等季寒声回过神,她便飞快的打开车门下车,跑进了别墅里。

    季寒声坐在那里,一时没回过神,缓缓抬起手,摸了摸被白露亲过的脸颊,季寒声这才微微一笑。

    男人的笑是展颜一笑,笑容犹如大雪初霁时穿透云层的第一缕阳光,妖魅的脸看上去格外的赏心悦目、清俊、雅致。

    八点开始的晚宴,白露和季寒声八点半才到。

    宴会大厅里衣香鬓影,非常热闹。

    上百的宾客在再八点左右鱼贯进入盛世豪庭大酒店的宴客大厅,男士个个西服革履,女子无不是礼服加身,长裙拖地性感撩人。

    黑色的迈巴赫停在酒店的门前,司机下车恭敬的打开车门,季寒声先下车,下车后他绅士的站在那里,是在等白露下车。

    白露提着裙摆走下车,今天的她穿了一件v领的米白色晚礼服,礼服熨帖合身,将她曼妙的身姿勾勒了出来,露在外的肌肤更是白皙如瓷,跟礼服几乎融为一体。

    她脚上穿着水晶高跟鞋,下车站在季寒声的身边,高度知道男人的耳垂处。

    这个男人哪怕只是穿着黑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也帅气的让人挪不开眼,那敞开的三颗衬衫纽扣下露出了健康的肤色和一小节性感的锁骨,所谓勾|魂大概就是用在这个时候。

    白露站在那里笑着打量了一眼季寒声,嘴角的笑意更深了,她说:“季先生,你很帅。”

    季寒声抿着唇但嘴角却不由的弯起,“白小姐,你很迷人。”

    酒店外的迎宾见到白露和季寒声一出现,立刻小跑了过来,但神情却是难掩的惊讶,“六小姐,季先生。”

    白露点了点头,便径直朝宴会入口走去。

    刚走出没两步,却被季寒声拉住了胳膊……</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