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96章 心头躁动,真实的她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下午好,我找季董。”白心妍一手拿着包,一手拿着刚摘掉的墨镜看着两个衣着精致干练的前台秘书。

    她深吸了两口气之后笑的温婉动人,眼眸微眯,笑起来有些弯弯的。

    “白小姐,请问您有预约吗?”前台虽然很想通融放白心妍进去,但是公司有公司的规定,她们不能拿自己的饭碗开玩笑。

    “……没有预约。但是,我是来给他送邀请函的。”说着她就拿出了寿宴的邀请函。

    前台小姐依旧没办法给她放行,只能尴尬的笑笑,“白小姐,您看您没有预约我们也不好贸然放您上去。您看能不能把邀请函交给我们,我们替您交上去。”

    白心妍脸上的笑慢慢的僵住了,她声音也冷了几分,“那麻烦你们给我通报一下总可以吧?”

    帝景总裁办公室,季寒声正在看北美的一个合作案计划书。

    白露按照他的吩咐煮了杯咖啡端了进来,她听到季寒声低沉的声音“进来”之后才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公司她十分注意和季寒声的距离。

    哪怕此刻办公室就他们两个人,她也是只把自己定位成季寒声的特助。

    白梓骁的话她听进去了,这两天她心里也是愈发的纠结,原本她就有些纠结、不自信,听了白梓骁的话心里更是不上不下,她端着咖啡走近季寒声,一边走着一边观察着季寒声。

    压制着内心那隐隐的心动……

    男人埋首文件中,看不清他妖魅的脸,只能看到那墨黑的头发,像他的人一样,深沉、精悍,工作中的季寒声一点也没了平时的流氓气。

    “季董,您的咖啡。”白露将咖啡杯放在了季寒声的右手前方。

    季寒声闻言挑了挑眉,视线也从文件上转移到白露的身上,他压了压眉心,“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白露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呀!”

    看着白露明媚的笑,季寒声只觉得今天这笑有点假,但他不恼不怒,而是打开了抽屉拿出了抽屉里的烟和打火机。

    正当他不紧不慢的准备掏烟的时候,白露伸手拿过了他手里的烟盒,打开,替他掏出了一根烟。

    季寒声整个人一怔,睇了一眼白露,白露的脸上依旧带着笑,笑容明媚如四月春光,温暖宜人。

    明媚的笑加上巴掌大的鹅蛋小脸,美得让人挪不开眼,也让季寒声眼睛蓦地有些刺痛。

    心里更是酸酸的……

    他很想问白露,你知不知道递烟的动作意味着什么?

    心头的躁动被他压下了……

    “啪”一声,白露已经拿起打火机正准备给他点烟,白露也没多想,她知道季寒声烟瘾大,只是单纯的想替他点一根烟,陆晋也是特助,也没少帮季寒声点烟,她只是觉得同为特助她这么做也是合适的。

    她没注意到季寒声冷下来的脸,只是拿着打火机凑近他嘴里的烟。

    忽然,“啊”的一声,白露手里的打火机被季寒声一下拂开了,他的动作很突然,打火机便脱离了白露的手,掉落在了地上。

    价值不菲的打火机掉在木质地板上,发出很响的声音,惊得白露整个人一颤。

    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季寒声,只见他脸上带着怒气,“季董”,说着白露往后退了一步。

    季寒声抽出了嘴里的烟,狠狠扔在了办公桌上,幽沉的眸子黑漆漆的,盛满了怒气,“白露!你这是在取悦我吗?你明明很讨厌烟味,为什么不说?这段时间都是我在自作多情是不是,你对我不上心,不在乎,因为这样你才不约束我,不在我面前表现出你不喜的情绪。”

    说到后面,季寒声的声音也越来越低了,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无奈。

    白露小脸涨得通红,她咬着唇沉默着。

    “哎,算了!算了!我不想让你这样委屈自己来讨好我,我们是平等的,你觉得我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你有什么不喜欢的你要告诉我。我只想要一个真实的你……”

    白露咬着唇,半天只憋出三个字:“对不起。”

    不是男女朋友关系吗?

    ……季寒声被这三个字气的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这时,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叮铃铃”的电话声打断了两个人之间的沉默,季寒声抿了抿唇拿起了电话,声音冷冽如冰,“说!”

    这冷冰冰的语气吓得前台秘书也是打个了寒战,颇有几分战战兢兢,“季董,白心妍白小姐来给您送邀请函……”

    “让她上来!”

    季寒声说完就直接撂了电话,“啪”的一声,吓得前台秘书一颤。

    “白小姐,季董请您上去。”前台秘书很快敛了神,笑着给白心妍放行。

    “谢谢!”

    白心妍戴上墨镜,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扭着不堪盈握的腰肢高傲的走进了电梯里。

    白心妍来到顶层,真准备敲门的时候,总裁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了,是白露。

    四目交接,白露的脸色很不好。

    “白小姐,季董在里面。您请进去吧。”白露知道这里是公司,本能的保持着自己的职业操守。

    白露打开办公室门后,错开身让出了路。

    白心妍走进去,擦肩而过的时候看了一眼白露,嘴角扬起了一抹讥笑。

    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完全没有心思工作,脑海里全是喜怒不定的季寒声……还没有五分钟,白露就接到了季寒声的电话,男人声音低沉冷冽,“端一杯咖啡进来。”

    他用命令的语气说完就挂了电话。

    白露叹了一口气,挂上电话便起身去了茶水室,茶水室里的多肉绿植依旧葱葱郁郁。

    当她端着咖啡走到季寒声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就听到了办公室里女人娇滴滴的声音和娇俏的笑声,“到时候你会去吗?”

    “我让白特助查看一下行程安排,白老先生过寿,我这个晚辈自然是要过去的。”

    ……白露咬了咬牙,敲门后推门走了进去。

    她的手里端着一杯香气四溢的现磨咖啡,噙着淡淡的笑,缓缓走近季寒声的办公室,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清脆的“哒哒哒”的声响。

    白露只觉得越走近越胸闷,呼吸间全是季寒声冷冽的气息还有白心妍身上雅诗兰黛的香水味。

    她努力保持着脸上的笑,一遍遍在心里告诉自己这很正常,这才是季寒声,他高高在上,让人趋之若鹜,身边当然不缺打他主意的女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