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94章 疑神疑鬼,勒索电话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梓骁的苦口婆心白露也听进去了,但她不做稀里糊涂的事,刨根问底的道:“哥哥,你给我个理由。你告诉我,到底是因为什么你不看好我和季寒声的?我知道不是门第,不是我离过婚的原因。”

    拧了拧眉,白梓骁看了一眼白露,“就是因为门第差距,你和他不合适。而且爸的话你那天也听到了,你现在说你跟季寒声在交往,到时候别人会怎么说你?媒体会怎么黑你?我听乔司白说你误会了他和白心妍,哥哥虽然不相信他的话,但是我也怕你是为了报复白心妍和乔司白,所以才选择和季寒声在一起。”

    白露氲着水雾的眸子微微一闪。

    看的白梓骁有些心疼,顿时觉得他这个做哥哥的有些残忍了。

    但她跟季寒声不合适,现在断了不过是疼一时。

    他也不再说什么重话,只是扬起嘴角淡淡的笑了笑,“我也不是逼你,但是你好好想想哥哥说的话,好不好?”

    白露浅浅一笑,神情恭顺温和,“好。”

    白露离开医院的时候,付乔怡跟着她一起去龙誉城。

    两个女人并肩走着,付乔怡穿着平底鞋,比白露矮了点,白露扭过头看着她的侧脸,柔和的侧脸在暖黄的廊灯下显得很温润,“乔怡姐,你是不是也劝我跟季寒声分开?”

    付乔怡笑了笑,笑容里有些无奈,“露露,你应该知道我不会那么做。梓骁不让我告诉你他出事的真相,但是我觉得没必要瞒着你,这种事有一就有二。我不能看着梓骁一次次的出事。”

    白露心里一滞,她心里有种想法呼之欲出。

    “你到底怎么得罪白浩轩了?他怎么说也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为什么要对你们下狠手?那个新公司对梓骁来说有很大的意义,他说你和他只有靠着那个公司才能翻身了,那天梓骁和我去那里谈一个项目,白浩轩却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那里砸了!你说,如果他知道那是梓骁和你经营的公司,会不会直接一把火把那里烧了?”

    白露僵站在那里,脸色转白,她艰涩的开口“是白浩轩?”

    她跟白浩轩没有交集,唯一能让白浩轩出手的大概只有乔司白和白心妍吧,或许还有秦无阙。

    但是,如果是秦无阙做的,那人向来喜欢得瑟,肯定会打电话给她,在电话里警告、显摆一通。

    联想到白梓骁反对她和季寒声交往,又想到是乔司白从中煽风点火,白露断定主导这一切的人只会是白心妍!

    白心妍为了季寒声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白露抱臂揉搓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只觉得浑身冰凉,医院的冷气开的太足了。

    她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热气扑面而来,但白露依旧觉得冷。

    付乔怡咬着唇,尴尬的笑着看了一眼白露,“我不反对你和季寒声交往,但是我也不想看到梓骁再受到威胁了。我知道梓骁很疼你,我私下跟你这么说是我自私了……”

    “不!乔怡姐,是我太自私了!没有想过你们的处境,还给你们增加了这么多的麻烦。你把那天事情的经过跟我说说吧。”

    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着窗外的夜景,霓虹闪烁,海城是金融大城,也是座不夜城。

    女人轻柔的声音打破了短暂的沉默。

    “那天白浩轩带着人很猖狂的堵住了梓骁。他说‘你们根本不配留在白家,你们要是识相点就不要肖想不该肖想的人!’再然后他就让打手打梓骁。他是要梓骁半条命,是往死里打的!有人用棒球棍狠狠的打着梓骁的腿,后背,有人狠狠的踢他的小腹,甚至还有人打他的头!”

    说到这里付乔怡的声音有些哽咽,“露露,我是真的怕了。你说我自私也好,说我怯懦也罢,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梓骁被打的半死不活。当时我抱住了他,但好在白浩轩不打女人。他们开始打砸办公室,结实的棒球棍见什么砸什么,电脑、打印机、饮水机全都被砸的稀巴烂,就连书柜的玻璃也被敲得粉碎。”

    这也是为什么白梓骁不肯住单人间,而坚持住三人间,他手里的资金太紧张了,能省一点算一点。

    后来,白露和季寒声一起出现在医院的时候,他们才知道所谓‘不要肖想不该肖想的人’是指白露和季寒声。

    付乔怡在龙誉城的时候就想说了,她忍住了。但是今天白浩轩又打来了恐吓电话。

    他们是赌白梓骁不会告诉白露,所以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从白梓骁身上下手。

    白梓骁默默的扛下了这些事儿,怕白露冲动,怕白露心里愧疚,所以他不告诉白露。

    但,付乔怡不行,她爱白梓骁,她不能看着白梓骁涉险,如果症结出在白露这里,她绝对会选择把事实告诉白露。

    单身公寓里,白心妍正在打电话,她接到了陌生的勒索电话。

    挂了电话,白心妍气急败坏的拨打了白浩轩的电话,“白浩轩,让你办的事到底有没有办利索?”

    白浩轩一愣,乔司白说她跟白露有过婚姻事实,找别的男人做这事还不如他来,他是收到照片了但乔司白那么在乎白心妍,肯定不会出状况的!

    “姐,你是不是吃错药了?疑神疑鬼的做什么!那天的事情确确实实办好了!”

    “办好了?办好了我怎么会接到恐吓电话?办好了那个人怎么会说他手里握着我们的把柄?”

    白心妍尖锐的指责着白浩轩,白浩轩忍不住剑眉打结,整张脸都拉了下来,语气十分阴寒,“你是我姐,我坑你有意义吗?还是你就怀疑我,认定我害你,跟我起内讧?”

    白心妍扶额,“我不为了跟你起内讧,只是……”

    白浩轩不耐烦的打断了白心妍的话:“不用再跟我废话了。以后你的事我不管不问还不行吗?至于做过的事、发生过的事,我保证会守口如瓶!以后再有什么事你也不找我了!”

    说完他就挂断了电话。

    气的白心妍差点跳脚,直接将电话摔到了公寓的沙发上,搓着手,穿着拖鞋在客厅里来来回回的走着,只觉得脑子一团乱……</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