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93章 命中注定,偏偏是他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博贤转过头,用看鬼一样的表情看了一眼秦无阙,“说实话吗?”

    秦无阙惜字如金的只说了一个字:“说!”

    “无阙,我真没看出来她喜欢你,我觉得你肯定是出门没吃药!她对你有意思才怪,你对她有意思才是真的!我看你这是要栽在白露手里的节奏!”

    秦无阙抿着唇,一记犀利的眸光扫向博贤,“向来只有我玩女人的份!你还不了解我吗?我想要哪个女人都是志在必得,玩玩而已,但我玩也玩的很认真,演也演的很走心!你连我这点心思都没看出来,以后怎么跟我混?”

    博贤鄙夷的看了一眼秦无阙,“你应该知道她跟季寒声关系匪浅。”

    “我不会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两次。”秦无阙眯了眯眼睛,眼角闪过细碎的光,酒吧蓝色调的灯光投射在他的身上,清淡的眸色让人无从揣测。

    “没有人愿意在同一个人身上栽两次,但很多时候防不胜防,尤其对方是季寒声。对了,最近城西那块地皮的投标就要开始了,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听说帝景集团也准备投标,可是老爷子不让我插手。”说到这里秦无阙压了压太阳穴,“也不知道老爷子是不是被季寒声下了蛊,他对季寒声维护的不得了,简直比我这个亲孙子还要亲,还让我跟季寒声学着点。”

    博贤淡淡的看了一眼秦无阙,有些幸灾乐祸的笑了笑,“在海城,多少人家都拿季寒声做模范。这一点我跟你感同身受啊!我在家也没少被耳提面命,你说季寒声这人就没个缺点?”

    皱了皱眉,秦无阙猛灌了一口酒,“不提季寒声了。城西地皮投标的事情你帮我盯着点,不能让帝景集团轻松拿到那块地。”

    晚上白露一下班就赶去医院探望白梓骁了。

    手搁在门把上,白露没有立刻推开门,而是先看了一眼病房里的情况。

    病房里,付乔怡正在帮白梓骁擦脸、擦手,女人柔顺如丝的墨发被束了起来,穿着简洁的棉布长裙,唯一出彩的颜色大概就是嘴唇上鲜艳的唇彩了。

    白露只觉得这个付乔怡看起来真的是温婉秀气,宜家宜室。

    敲了敲门之后,白露才推开门走进了病房。

    “哥哥,乔怡姐。我给你们带了粥,你们趁热吃吧。”

    付乔怡:“露露,你来啦。”

    白露将粥放在了餐桌上,笑着看了一眼白梓骁,又看了一眼付乔怡,这才发现白梓骁的神情很奇怪。

    于是,她又轻轻的叫了一声:“哥哥……你有话要跟我说?”

    这一次付乔怡没有留在病房里,她端着水盆去了洗手间。

    白净的病房里药水味四溢开来,白露坐在床边的凳子上,随手拿起一个苹果削了起来,她转动手里的水果刀,被削下来的水果皮连成一条长长的、宽宽的线。

    “露露,你和季寒声在交往?”白梓骁的声音有些低沉,一改往日的温润。

    白露手一颤,果皮嗖的断开了,掉进了垃圾桶里。

    “嗯。是的,我和季寒声在交往。”瞒不住了,白露也没打算继续瞒下去。

    她的声音轻轻柔柔,波澜不惊,她知道昨晚季寒声出现在医院,白梓骁肯定会看出端倪,但她还是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白梓骁看着垂眸认真削着水果皮的白露,灯光投射下来,她长长的睫毛在她的脸颊上留下柔和的阴影。

    “露露,过来。”白梓骁招了招手。

    白露的身子往前倾了倾,他伸手把她揽在了怀里,心里是宠溺,是怜惜,“怎么就是季寒声呢?”

    怎么偏偏会是季寒声呢?

    早知道当初白露会去帝景集团上班,他宁愿把白露安排到白氏集团。

    想到这里,白梓骁叹了一口气,这或许是缘,是命。

    白梓骁想到母亲沈月去世前的话,她说:“梓骁,你和白露如果遇到季寒声就躲的远远的。记住妈妈的话,别招惹季寒声,别跟他扯上任何的关系!好奇害死人,别告诉露露,她打小就好奇心重,如果主动招惹季寒声就麻烦了!”

    在母亲去世那一年,白梓骁的印象里根本不知道季寒声为何人,但是这个名字,她的母亲却知道,且留下那样的话……

    “哥哥,你要跟我说什么?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什么了?”白露的话换回了白梓骁的思绪。

    白露想到了白心妍,想到了乔司白,或许他们又跟白梓骁说了什么。

    白梓骁揉了揉她的发顶,声音温润了些许,“昨天我就看出来了。但当时季寒声在这里,我不好说什么。现在只有我们兄妹,哥哥想听你一句实话。你和季寒声到哪一步了,你爱上他了?”

    白露脸颊有些发烫,她微微低下头,乌黑的发丝随即垂下来,遮掩去了她小班张白瓷的脸。

    到哪一步了?

    她和季寒声多次擦枪走火,但好在只局限于亲吻。

    爱上季寒声了吗?

    不,她还没有爱上季寒声,只是那样一个男人对她呵护备至,心是有些微动的。

    “我跟季寒声刚开始。”

    白梓骁推着白露的肩膀,两个人隔开了一小段的距离,他一瞬不瞬的看着白露的一双眼睛,“既然是刚开始那就掐断在萌芽里吧,你跟季寒声不合适。”

    很快,像是出于本能一般,白露疑问道:“为什么?”

    她看到白梓骁的神色一晃,“哥哥是为你好,那是季寒声啊,再说了季家名门大院的水很深。季寒声这个人也远比你所看到的要复杂,要危险。你听哥哥的话,好不好?从小到大,你最听哥哥的话了,这一次就听哥哥的好吗?”

    白露咬着唇,将眼泪逼了回去。

    “哥哥,你告诉我是不是乔司白和白心妍跟你说什么了?还是爸爸给你施压了?你们都觉得我一个离过婚的女人配不上季寒声是不是?”

    白梓骁搭在白露肩膀上的手紧了紧,“不是!在哥哥心里你配得上任何人,我……我只是担心你以后的路会很难走。”

    “我只想放开那些观念和束缚,好好的谈一场恋爱。没有人说恋爱一定会开花结果,就算无果但过程至少美好过,我至少争取过。”

    白梓骁看着白露,心疼极了,这是他的妹妹啊,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能幸福、快乐。

    怎么偏偏就是季寒声!

    他在心里又喟叹了一声。

    “我知道你有自己的想法,但我还是那句话,趁着还没爱上季寒声,你跟他还是算了吧!”</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