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92章 别发骚了,送死去吧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十一点的时候回到了帝景集团。

    休假几日堆积了很多的事情,白露忙的停不住脚,她跟陆晋衔接工作的时候,总觉得哪里不对劲,有些怪怪的。

    是陆晋在用很奇怪的眼神看她。

    白露先是笑着打量了一下自己,又摸了摸自己的脸,“陆晋,你看我的眼神有些奇怪。我哪里不对劲吗?”

    陆晋收回视线,不再看白露,连声音都有些不咸不淡,“没有。”

    静了片刻,陆晋出声打破了沉默。

    陆晋:“白露,你对季董是真心的吗?”

    白露被陆晋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蒙了,她一愣,很快回过了神,只是笑了笑。

    因为这个问题她不想回答,所以只能笑笑。

    陆晋也不再追问,他虽然谈不上百分之百了解季寒声,但最为特助他对季寒声的了解要比任何人都多一些,是真的关心,所以才逾矩问了那么一句。

    季寒声一整天都没有见白露,白露每次走进董事长办公室的时候,季寒声都是在认真的处理公文,几乎连看都没看她一眼。

    白露心里有些说不出的酸,她不知道季寒声怎么了。

    或许是不高兴,但她不敢贸然上前,生怕一个不对踩了季寒声的地雷,她这才发现原来自己对季寒声的了解那么少,少的可怜。

    他的喜好、饮食习惯她也不知道。

    唯一知道大概就是他嗜烟,喜欢黑色、灰色的衣服居多,可这些表象的东西别说是她了,全海城的人估计都知道。

    白露大着胆子敲了敲季寒声的办公桌,“哒哒,哒哒。”

    季寒声闻声从文件上移开视线,幽沉的眸子看着白露,他薄唇紧抿,看着白露,"还有什么事吗?"

    ……白露深吸了一口气,“季寒声,你之前说给我一个做你女朋友的机会,不知道现在还有名额吗?”

    季寒声转了转手里的极光镶钻钢笔,勾唇挑了挑眉,压住了眼角眉梢的笑意,沉声问道:“打算要个名分,顺便给我转正了?”

    白露做了决定,也做了心里建设,她是不会退缩的,笑眯眯的看着季寒声,她点了点头,“嗯,嗯!现在给你转正不知道迟不迟?”

    “不迟。”说罢季寒声就嚯的站起身,拉住了白露,两个人中间隔着一张办公桌,季寒声吻住了她的唇。

    他先是温柔的吻着她的唇瓣,随后霸道的撬开了她的贝齿,一阵攻城略地。

    白露大脑顿时缺氧,整张小脸娇艳欲滴的红,她无力的用两只手撑着办公桌,被季寒声吻得浑身无力,娇-喘出声。

    季寒声吻的尽兴了才松开她,他挑着眼角,用十分暧-昧的眼神扫过她的脖子,胸口,一路往下……

    白露浑身无力,像是被火烧着了一样热的厉害。

    她娇嗔的瞪了一眼季寒声,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男人,随时随地发-情不说,一双眼睛更是勾人的厉害,那眼神就好像在看着她赤果果的身体一般,让她有些羞恼……

    “我去工作了。”白露垂下眼眸,说完便用手背搓着自己燥热的小脸,飞快的逃离了季寒声的办公室。

    身后传来男人低沉的,满是磁性的低笑声。

    白露有些,季寒声这个人,真是会装深沉,腹黑又恶劣!

    他肯定是故意冷落她,给她施加无形的压力,让她主动提出做他女朋友的吧!

    算计她的季寒声真坏,坏透了!

    白露折回自己办公室的路上遇到了许:“白露,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

    “没有发烧,就是有些不舒服。”白露说着便笑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发烧吗?哎……是她发-骚吧!

    办公桌上多了一束玫瑰花,这玫瑰花已经连着送了有一段日子了,是秦无阙送来的。

    白露如今看着大束的玫瑰花,只觉得头疼。

    秦无阙只送花,不死缠烂打,更不打电话或者来她上班的地方,只是这花白露都不知道怎么处理了。

    起先是转送许她们,后来是干脆扔到垃圾桶里。

    尽管她告诉秦无阙不要再送花了,但那个该死的混蛋却云淡风轻的几句话就把她打发了。

    他说:“不想要就扔掉。钱太多,你就当是替我花钱败家,做好事了!”末了还加了一句,“花的是我的钱,你不用替我心疼。”

    白露恨不得一巴掌抽死他,这么败家还不如做公益事业呢!

    败家也不是这么败的!

    今天,白露忍不住又给秦无阙打了个电话,“秦无阙,你钱多是吧?”

    但这次,秦无阙狡猾不说什么钱多任性了,他改了口,“怎么,替我心疼了?”

    白露气的简直要炸肺,她就不该给秦无阙打电话,正要挂电话,就听秦无阙自恋的说道:“都说女人抵不过鲜花、钻石这些浪漫的东西,我没想到用这招对付你效果会这么好。你就承认你对我有意思吧,否则怎么会三天两头的给我打个电话!”

    “秦无阙,你少自恋了!我对你一点意思都没有。你要是钱多,下次直接给我送现金吧,要不送钻石吧,钻石比花值钱!”

    电话那端秦无阙笑了,笑声朗朗,听得出来他今天心情竟然不错,“要是送现金、送钻石能让你对我动心,我可就真按你说的做了!”

    “……你还是送死吧!”白露咬牙切齿的说完就挂了电话。

    秦无阙将药带回秦家之后就约了博贤去酒吧喝酒。

    博贤对他也是无语了,大中午的也去酒吧喝酒,想想也是醉了!

    看着秦无阙聊着电话,笑的眉飞色舞博贤恨不得自挖双眼,自废双耳啊,他伸手去夺秦无阙的电话,真看不下去了,太丢人了!

    这哪里还是平日里的纨绔太子爷秦无阙?

    电话没夺到,好在秦无阙很快被挂了电话。

    “无阙,你没病吧?还跟白露联系着呢?你不知道她是乔太太?好像还很受季寒声的器重。”博贤说完灌了一口酒。

    秦无阙收起手机,嘴角的笑意甚至都没来得及收敛,他将手机扔在吧台上,端起玻璃酒杯轻轻摇晃着,笑就没止住,“你太小瞧她了,她比你想的还要厉害。”

    “……”博贤无语。

    秦无阙喝了一口酒,笑了下,满脸的自信,“她对我有意思,你没看出来?”</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