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90章 无声安抚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接过季寒声的卡,根本顾不上他阴阳怪气的语气和一脸无奈的表情,径直走向电梯准备去一楼缴费。

    季寒声看着她单薄的背影,皱了皱眉,走上前拉住了她,“你在这里,我去办手续。”

    说完他一把抓过白露的手,将银行卡从她手里抽了出来,冷着一张脸走进了刚打开的电梯里。

    白露反应有些迟缓,缓缓抬起头的时候就看到了季寒生已经站进了电梯里,男人按完了楼层键,此刻正在抬起头。

    她的眸子顿时撞进了她幽沉的眼睛里。

    只见季寒声原本面无表情的脸变得有些温润了,这淡淡的笑,是无声的安抚。

    白露折回病房,就见到付乔怡正在收拾东西。

    她穿着一件镂空的白色针织衫,内搭苹果绿的吊带,此刻正蹲在床边收打包东西,所以半身裙便垂在了地上。

    在白露看来付乔怡是柔弱、娇美的,但她知道付乔怡的内心是倔强、坚强的。

    她走上前,将手搭在了付乔怡的肩膀上,“乔怡姐,你去休息一会儿,东西我来收拾吧。”

    由于是季寒声亲自出面,医院的院长竟然亲自赶了过来,带着一众人亲临了白梓骁的病房。

    季寒声果然影响力不一般,换病房的事也就分分钟搞定了。

    单人间的病房里,四五十个平方米。有专用的洗手间、小型的厨房和客厅,如果不是因为装修的色调过于白净,看上去就更像是单身公寓了。

    季寒声趁着白梓骁转病房,白露忙的根本顾及不到他的时候,走出了医院,去24小时便利店买了一包香烟。

    他撕开烟盒,站在马路边点了一根抽了起来。

    季寒声微微眯着妖冶的眸子,扫了一眼深夜的马路,马路上行人稀少,偶有三三两两的人经过。

    他有多少年没有这样子了?

    好多年了!

    这些年他的身边总是簇拥着太多的人,这些人很多是曲意逢迎,刻意讨好,也有一些是试图接近,缔造商业合作关系……

    他太忙了,这还是第一次这么闲适的站在海城的街头,打量这座城市。

    烟抽的差不多后,他将烟蒂掐灭在了一旁的垃圾桶上,快步走回了医院。

    午夜,季寒声开车送白露和付乔怡回龙誉城。

    车子停在别墅门口,付乔怡先下了车,白露紧跟着也下了车。

    临下车前白露看了一眼季寒声,看得出来,这一晚季寒声被她折腾惨了,他也很累,心里有点小愧疚,“寒声,谢谢你!路上慢点开车,回去之后给我打个电话。”

    翌日,苏暖陪着白露来到了姚子谦的医院。

    白露见到姚子谦之后才直接说明了来意,“姚医生,能帮我安排做个妇科检查吧?”

    话一出,苏暖和姚子谦都十分惊讶的看着白露,尤其苏暖,整个人都愣住了。

    “露露,你没事吧?”苏暖呐呐的问。

    “没事儿。”白露淡淡笑了笑。

    是真的没事儿,现在想清楚了,想开了。

    昨晚她想了很多,先是被下药的那一晚,后来她自己检查了一下,并没有觉得自己的下半身并没有异样,除了脖颈处那醒目的吻痕外没有其他的了。

    另一个就是乔四白如果真要毁了她的清白,没有必要在离婚后这么做,这样对他没好处,反而会落个强x的罪名。

    做这个检查,最大的动力其实还是来自于季寒声!

    白露想赌一把,赌赢了,她才会更有底气,更不是如履薄冰,赌赢了,她才能解除自己心里的魔障。

    这迟来的检查她必须要做,只为安心。

    现在想来,这检查其实她早就该做的!最好是当天就做这个检查,但当时她整个人因为震惊所以傻了,呆了……

    经过昨天的事,她也想试着抓住季寒声,有欢可贪,有人可恋,她不想错过。

    姚子谦看了一眼苏暖,又看了一眼白露,“你跟我来吧。”

    检查室门外,有不少女人排队等检查。

    妇科的权威女医生替白露做检查,白露躺在冷冰冰的床上,双腿架在支架上,有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2010年,多事之夏。

    白露这一刻暗暗咬牙,紧了紧拳头。

    她不会放过乔司白,更不会让白心妍好过!

    检查报告出来后,白露看着上面的字,又一次泪水模糊了双眼,这一个月她哭的次数太多了,流的眼泪也太多了。

    但看着检查报告的时候她是哭着笑了,她一手拿着检查报告,一手捂着嘴呜咽的哭了,报告上写着那层膜还在。

    白露把自己关在医院的房间里,哭着,笑着,只是含糊不清的说着:“还在,我是清白的,真好。”

    走出医院的房间,就看到了苏暖,苏暖赶紧抓住了白露的胳膊,“露露,你到底怎么了?连我都不能说吗?”

    白露正要说话,苏暖的电话响了,苏暖先是看也没看就把电话挂断了,对方很快又拨了过来。

    白露笑了笑:“快接电话吧,应该是急事。“

    “能有什么急事?”苏暖正想挂电话,被白露阻止了,“我真的没事儿,你就接电话吧,别耽误了正事。”

    是宋远吊威亚出事了。

    挂了电话,苏暖拉着白露的胳膊:“露露,你跟我一起走吧,刚好车里跟我说说你的事儿。”

    “暖暖,我改天再跟你说好吗?我想去跟医生聊一下,有些个问题我还得再做个咨询。”

    苏暖叹了一口气,作为闺蜜、好姐妹白露瞒着她她心里也有些闷,她们从来都是无话不谈的!

    “唉……好吧。有什么事你给我打电话。”

    陆晋找人调查了白露这两天的行踪和接触的人。

    调查的人办事效率极高,同一天,季寒声就拿到了陆晋递过来的报告。

    “季董,白露这两天跟乔司白一起吃过晚餐。还有就是她跟苏暖两个人去过一家私人医院。”

    季寒声捏着鼻翼的动作一顿。

    “为什么去医院没调查到?”开口说话季寒声挑了挑眉,声音沉沉的,略显沙哑。

    “查不到。那家医院的院长是白手起家的年轻人,是苏暖的一个哥们。”

    季寒声一边听陆晋报告,一边点了一根烟,回海城他的烟瘾似乎越来越重了,“白露跟乔司白吃饭后,一个人回的龙誉城?”</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