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8章 她勾|引他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打着电话,声音越发的哑然,他是有烟瘾的人,大半天没抽烟着实难受。

    再加上白露在他身上点了一把火,当真是灭也灭不掉。

    冷水澡吗?

    他哪里有时间洗冷水澡,还要看着白露,唯恐她又做什么自虐的事情。

    短短的时间内到底发生了什么让她变的这么敏感?

    挂了电话,季寒声的眉拧的更深了,抽烟是抽不到了,他只能喝着水,叹了一口气,“哎……”

    一声长叹,他一点都不怀疑自己28岁的年纪有颗38岁沉稳老成的心,商界游走,他见多了虚与蛇尾,表里不一,也练就了他的腹黑和少年老成。

    长叹一口气,感慨颇多,果然他季寒声也难过女人关。

    “寒声~”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从他身后传来,这声音空灵婉转,直击季寒声的心底。

    他蓦地转过身,就看到了换好衣服的白露。

    哪里是换好了衣服?她正穿着他的黑衬衫……

    那是意大利名家手工定制黑衬衫,领口的纽扣大开着。

    白露也不矮,她有166公分,男人宽大的衬衫刚好到她的大腿处,白皙笔直的腿简直是夺目的勾-魂。

    如果被这样的腿缠住腰肢那该是怎样的销-魂?更别提衬衫里面了,他甚至敢确定里面根本没有穿任何的内-衣!

    这么想着,季寒声觉得自己口干舌燥,身体也更燥热了。

    白露迈着白生生的腿,赤着脚,缓缓走近季寒声,然后一把勾住了他有力的脖颈。

    她逼近他,作势要吻他的唇,却被季寒声捧住了脸。

    他的眼睛黑如曜石,清透的一览无余,里面印着一个小小的她,羞红着一张脸但却满是倔强。

    季寒声眼底淬着细碎的笑意,声音压得低低的、醇醇的,格外有磁性,“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他极力控制着自己,这一晚白露出奇的异常,也出奇的主动。

    “季寒声,你想要我吗?”她的眼睛似是氲了水,湿漉漉的,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哭过的原因。

    在更衣室里,白露给自己做足了心里建设。

    是季寒声啊,这般温柔体贴,她想试试跟季寒声开始一段感情,真真正正的开始。

    如果被下药的那一夜是埋在她身边的一颗定时炸弹,那爆炸那一刻,她愿意自食苦果,扛下所有的罪。

    她只想趁冲动,找到贪恋季寒声的理由!

    她想吻季寒声,也确实在吻季寒声,毫无章法的吻着他的脖颈,踮着脚吻着他的下巴……

    “你不是说要把自己给我吗,季寒声,我想要了。”她说着大胆的话,这话从白露嘴里说出来,季寒声很惊讶。

    但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她依旧跟小时候一样,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勇敢的女孩!

    这一次,季寒声任由白露主导,甚至配合的张开了自己的嘴……

    白露的吻是生涩的,季寒声却被她折磨的几欲失控。

    他回吻着,拦腰抱起她往大床边走去,那两条白生生的腿作势盘在了他精壮的腰上。

    她吻着他,两只小手已经开始试图去解他衬衫的纽扣,越是急躁的想解开他的纽扣,越是不得章法状况百出。

    白露急得气息越发的紊乱。

    就在季寒声伸手抚摸上她修长白皙的大腿,继而作势探到她衬衫衣摆下面的时候,白露已经恼怒的不行了……

    她知道自己做不到了,她真的过了冲动的年纪!

    季寒声不明所以,只能拍着她的背,柔声安慰,“扣子我自己解开,咱们不恼了啊!”

    白露紧紧揽着他的脖子,埋首在他的肩胛处:“季寒声……对不起!对不起……我怎么可以这么笨,明明是完美的约会却被我彻底搞砸了……”

    季寒声无奈的笑着,将手从她的衬衫下缩了回来,她像是藤蔓,依旧缠绕在他的身上,而他则抬手解纽扣,修长的手指在衬衫上游走,飞快的解开了纽扣,露出了白皙结实的胸肌。

    “好了,我自己解开衬衫就是了,又不是什么大事。”季寒声的语气柔和温暖,唯恐一个高音会惊吓到白露似得。

    白露埋首在他的肩胛处,自然看不到他的脸,那张妖魅的脸脸色有些许的冷,像是蒙上了一层冷霜,只因他心底隐约浮上了一种猜测,这猜测与乔司白有关。

    “是不是后悔了?”他的声音飘落在她的耳边,有着让人心动的魔力。

    “没有!”白露嘴硬的说着,手更是作势抚摸着他腰腹的肌肉,她的指尖微凉,碰触的瞬间,季寒声忍不住呻-吟的叹息了一声。

    他只觉得自己是栽了,栽在了白露的手里。

    季寒声已经受不了了,呼吸略重,男人饱满的额头上有着一层细密的汗,折射着暖黄的灯光……

    白露的电话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她不由在心里一松,似乎是找到了逃脱的借口,她挣扎着想下来,“我电话响了。”

    季寒声声音沙哑的不成样子,“现在能有什么重要事?是你先招惹我,先玩火的,我们继续……”

    “……万一真的是重要的事情呢?”

    季寒声失笑出声,他刮了一下她的鼻翼,叹息道:“我上辈子一定是欠了你的!”

    如果说这一晚的白露是不理智的,那季寒声自始至终却在保持着自己的神智,他刚不过是逗一下白露而已。

    话说完便松开了她,看着她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手机。

    她一看,显示是白梓骁的电话。

    “……你说什么?”

    白露的音量提高了几倍,就连脸色也变的有些红,那是吃惊和震怒的红。

    “……好,我现在就过去!”

    挂了电话白露一转身就看到季寒声已经在系衬衫纽扣了,那阵势是要准备离开这里了。

    “去换身衣服,我送你过去。”他先是扣好了纽扣,又弯腰捡起被她脱掉仍在地上的西装外套。

    白露回过神折回衣帽间,换上了季寒声提前给她准备好的衣服,那是一件保守款的黑色翻领无袖连衣裙,修身典雅。

    她换好衣服,季寒声已经准备好了,白露跟在他后面往外走,“白梓骁出事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