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7章 我取悦你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靠近季寒声。

    她用舌尖描绘着他的唇,声音轻柔中带着一丝哽咽,“我现在没穿衣服,你难道对我没有欲-望吗?”

    季寒声喉结轻滚,胸口起伏的更厉害了,白露在毫无章法的啃-咬-着他的下巴、脖颈,他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有些哭笑不得,哑然道:“有”

    怎么能没有,在她不知道的时间里,她一直都在他的心里,此刻这么近他怎么能没欲-望。

    他可以把生意做大,把事业推到一个又一个的巅峰,但是赚钱越来越多,资金链越滚越大,他知道自己的心也越来越空虚了,能让他情绪波动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了。

    这也是为什么他回来了。

    功成名就,万只具备,他唯一想得到的只有她,只有白露。

    所以这一刻,他怎么能没欲-望,没反应?

    时机是对,她离婚,他单身。

    时间、地点也是对的,奢华套房,烛光晚餐,但白露的情绪不对。

    这一晚她太反常了!

    季寒声任由白露啃-咬-着他的下巴,吸-吮着他的脖颈,她是毫无章法的,是慌乱的,时轻时重,偶尔吸-吮出声。

    季寒声双手抓着她纤细的肩膀,微微一推,这一推不要紧,白露反而抱得更紧了,季寒生受不住,“嘶……嗯……”发出了沙哑的声音。

    这声音满是磁性,撩-拨人心,白露像是得逞的一般,亲吻的愈发的投入了,“寒声,我是你的女人,是吗?”

    季寒声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是纵容,也是极致的享受。

    “恩,你是我的。不是我的还能是谁的?我也是你的,我把完完整整的自己交给你。”

    他像是在哄小孩子一般,温言温语的说着,一边又推了推白露,他想看着她的眼睛,更好的照顾她的情绪。

    这一推,白露也停下了吮-吻的动作,整个人都是一僵。

    他是完整的,可她自己呢?

    她自己早已不完整了……

    季寒声也感觉到了她的异常,他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而紧紧的将她箍在了怀里,咬着她的耳朵说道:“我很喜欢你主动,但是,我是男人,第一次我掌控节奏,我取悦你。”

    这个男人在情|事上也是霸道的!

    或许一直他们只局限于接吻,从没有更进一步的进展?还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她极度缺乏安全感?

    季寒声噙着淡淡的笑,思忖间一只手已经箍着她纤细的腰,一只手扣在她的脑后,幽深的眸子笑意倾泻而出:“不过,我们先把头发吹干,好不好?”

    他的语气温和清醇,像是在规劝自己心爱的宝贝女儿,“冷气开着,你洗的冷水澡不吹干到时候少不了要遭罪。”

    说着他便将白露抱到了床上拉过凉被将她包裹了起来。

    他温厚的手摸了摸她湿漉漉的发顶,这才转身去浴室拿吹风机。

    白露包裹着凉被,白皙的肩头和胸口因为墨发的衬托愈发的白,瓷白的让人挪不开眼睛。

    季寒声修长的手指穿-插在白露墨黑的头发间,小心翼翼的、仔仔细细的帮她吹着头发。

    世界那么大,人生那么长,如果说总会遇到一个让你愿意温柔以待的人,那季寒声无疑会选择白露。

    也只有白露!

    白露眼睑微微垂着,暖桔色的壁灯投射下昏黄的光线,倾洒在她的身上,长长的睫羽在眼睛下面的脸颊上投射出了影子……

    他就站在她的身侧,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清冽中夹杂着淡淡的烟味,只是这烟味比任何时候都淡,因为她对烟味十分敏感所以才能闻到,否则真的可以忽略不计。

    看来季寒声为了今晚准备的很充分,他是想留下一个完美第一次。

    白露并不知道季寒声是多用心的在准备,确切的说,这一天从下午开始季寒声就没有再抽烟,去接白露之前他甚至从公司先回了一趟卧琥居。

    洗澡,换衣服,他的细心和悉心白露自然是不知道的。

    白露一边感受着他的手在她的发丝间游走,一边思索着她和他可以走的路。

    在同一座城市微凉的空气里,在同一个房间感受着彼此特有的气息,白露只觉得这是她嗅过的最好闻的气味。

    属于季寒声的气味。

    吹风机“呼呼”的吹着,白露出神的想着,想到心尖发酸、发胀,蓦的一疼。

    “啪”一滴眼泪不受控的滑了下来,砸在了白露的腿上,泪珠顿时开出了一朵晶莹剔透的小花。

    白露偷偷抬起手用指腹抹掉了眼角的泪,扬唇苦涩一笑。

    吹头发可以用强风,飞快的吹好,高效省时,但对头发伤害也大。季寒声是用温和的风在帮她吹头发,花掉将近一刻钟的时间才将头发吹好。

    季寒声为了这个约会准备的很充分,甚至连换洗的衣服他都安排人提前准备好了。

    “去换身衣服,更衣室里有女装。”

    白露抬头看了一眼季寒声,男人站在她的身侧,她靠近一点点就能贴上他的身体。

    “我是不是把约会搞砸了?”她眨着波光潋滟的眸子,仰视着季寒声,这样臣服的姿态越发显得她娇小、妩媚了。

    只见季寒声的喉结轻滚,带着磁性的声音溢出了薄唇,“你要是感冒了那这约会才是真的搞砸了。乖,去把衣服穿上。”

    白露咬了咬唇,“嗯”了一声便走进了更衣室。

    季寒声看着她的背影,洁白的浴巾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段,白皙细长的腿更是让他觉得气血翻涌。

    他下意识的将手伸进了西裤的口袋里,那是他惯常的掏烟和打火机的动作,但,口袋里空空的。

    季寒声无奈的扶额,叹了一口气,只觉得口干舌燥直冒火。

    烟和打火机他都放在了卧琥居,就连车里他也没敢放。

    他顾及着白露,再加上他知道自己烟瘾重,只能这样,眼不见最好。

    季寒声喝了大半瓶矿泉水,拿出了手机,拨打了陆晋的电话号码,“派人去查一下白露这两天都发生了什么。”

    季寒声暗哑的声音十分低沉。

    白露太反常了,他可以尊重她,她不说他不问,但他不能不管。</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