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6章 你太坏了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因为浴室里的女人是白露,所以季寒声并不像他的表面那样云淡风轻。

    长期蛰伏在他身体里的欲-念,终于要在今晚从裂缝中潜出,饶是老年老成、沉稳内敛的季寒声也很紧张。

    有些事他极富天分,尤其在经商上面更是手腕高超,可情-事……

    想到这里季寒声又喝了一口红酒。

    情-事上他却有些紧张,是真的紧张。

    白瓷的浴缸里,白露靠在边缘,冰凉的水没过了她的胸口,睡下的那两团白皙若隐若现,墨黑的长发湿漉漉的犹如摇曳中的青荇,亲密的吸附在她白皙的胸口和肩头。

    这澡白露泡了很久,她一遍遍的涂着沐浴露,狠狠的搓洗着自己的身体,似乎恨得不洗掉一层皮。

    季寒声耐心的等着,他哪里知道白露将自己浸泡在了冷水里!

    他还以为白露跟他一样紧张、激动,所以躲在浴室里慢吞吞的洗澡,磨磨唧唧的不肯出来呢。

    再义无反顾、勇气十足的人在最后一刻都会有些犹豫、紧张,更何况是原本就犹豫的白露!

    季寒声只能告诉自己耐心的等。

    这一等一个小时都快过去了……

    季寒声忍不住放下手里的酒杯,踩着地毯走向了浴室。

    厚重的波斯地毯吸音效果很好,他无声的靠近浴室,听到的只有哗哗的水声。

    季寒声原本的笑有些挂不住了,他站在浴室门口,脸色渐渐沉了下。

    心想,怎么还在洗?不会是睡着了吧?

    小说里、电视剧里总会有一些这样的情节,有的人洗着澡也能睡着。

    季寒声的手覆在了浴室门的把手上,他稍微使力,才发现浴室的门竟然没反锁。

    开门声让白露睁开了眼睛,她脸颊被泪水洗刷着,白皙的脸上泪痕清晰可见。因为是泡冷水澡,所以脸上不见丝毫的红润,就连嘴唇都失了血色的白。

    她一睁眼,湿漉漉的眸子就装进了季寒声幽沉妖冶的眼睛里。

    男人身材挺拔、颀长,站在暖橘色的灯光下却周身冷冽,没有丝毫的暖意,俊秀的眉微微拧着,昭显着他的不悦。

    “泡这么久的澡,还一边泡澡一边哭?”他心心念念的都是浴缸里的这个女人,甚至都没来得及注意洗手池开着的水龙头,以及水下那若隐若现的春-色。

    季寒声撩起一块浴巾,走到了浴池边,便伸手去拉白露,白露看着逼近的季寒声,先是一惊,然后双手抱胸,往后躲了躲,“你……你别过来!”

    男人拧着眉,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似得,大步走到了浴池边,他这才注意到她的唇有些惨白,男人修长的手指伸进了浴缸里,水竟然是的!

    “白露,你洗个澡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你知道这水有多吗?你知道女人不能洗冷水澡吗?”季寒声压着怒气,但依旧忍不住沉声训斥了起来。

    听到季寒声这么说,白露的眼泪流的更凶了。

    季寒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蹲下身,与她泪水连连的双眼平视着,“哎……不哭了!不哭了好不好!我们不做了,不做了还不行吗?是我太心急了,我应该给你时间让你做好心理准备的。”

    说话间他用指腹擦着白露眼角流淌下来的眼泪,“你还记得在卧琥居你对白心妍说的话吗?你说我只对你有欲-望,你说的对,我是真的只对你有欲-望,我以为跟你发生关系你会更踏实会更有安全感,我就自作主张的打算今晚把自己交给你……水里太了,我们出来好不好?”

    呜咽的哭变成了嚎啕大哭,“季寒声,你怎么可以这样!你太坏了……”

    ……怎么可以这样温柔?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好?怎么可以这么宠我,这宠太坏了,太坏了,坏的让人怦然心动!

    你越是这样我越无力抵挡,越是沉溺就越是怕……

    他拉起白露,赤着身子站起来的白露犹如出水芙蓉,哪怕她哭的梨花带雨,也是十分性感的。但季寒声顾不上看,直接拿着浴巾将她包裹了起来,将她从浴缸里拉了出来。

    季寒声是真的怕她冻坏了!

    “是是是,我太坏了!冷吗?快包好!我去拿吹风机帮你把头发吹干,冷水洗过的头发不好再吹空调,吹久了会头疼,会感冒。”

    白露忽然伸手攀住了季寒声精瘦的腰,将小脸贴在了他的胸口,隔着白衬衫可以听到男人有力的心跳声,“噗通、噗通”,像是在演奏着激昂的乐曲。

    她微微抬起头,湿漉漉的眸子愈发的黑白分明,但眼神迷离惑人。

    季寒声任由她抱着,嘴角噙着一抹宠溺的笑意,很淡很淡,却让人无法忽略。

    白露的唇先是在他的耳根处厮磨了片刻,然后顺着他有力的脖颈一路吻至他削瘦的下颚,经过锁骨,再一颗一颗的咬开了他面料上乘的衬衫衣扣……

    贴着他身体的是两-团-柔-软,那是难以忽视的凸起,隔在紧贴的两人中间,让季寒声心头一颤。

    他自持冷静、镇定,但却抵不住白露的这番主动。

    “白露……”开口说话,季寒声的声音都有些颤,有些沙哑。

    他不知道白露这是怎么了,这一晚她很反常。

    闻声,白露抬起头,眨着一双湿漉漉、泛着水光的眸子看着季寒声。明眸皓齿,柔情似水,一双眸子似乎随时都会让男人溺毙其中。

    她甚至大胆的紧了紧力道,手指更是若有似无的摩挲着季寒声的背,酥-麻从他的后背传开来了……

    “季寒声,你想不想要我?”白露大胆的问着。

    她不是不紧张,胸口起伏不定,出卖了她内心真实的情绪。

    “想要你,但我不会强迫你。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季寒声双手托着白露的脸,一双幽沉的眸子盯着白露,像是要把她看穿似得。

    白露不说话,反而抬起手,将修长的手指探进了男人墨黑的头发里,他的发从她的手指间穿梭而过。

    再然后,她用手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的额头、眉眼、鼻梁,甚至紧抿着的性感的薄唇,都说这样的唇适合接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