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5章 一起洗吧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听到她叫季寒声,男人下意识的加重了亲吻的力道……白露受不住,嘤-咛出声,声音在这寂静的玻璃房里显得异常的响亮。

    她后知后觉的炸红了脸。

    “寒声……”白露又喊了一声,无力靠在季寒声怀里喘着气。

    她感觉到了他那好看且有力的手,手指修长干净,此刻正在缓缓往下移,白露忍不住微微轻-颤,伸手抓住了他正在下移的手。

    “寒声……”

    他依旧啃噬着她的耳垂,喘息之余声音暗哑,“嗯,我在这里。”

    因为他的深吻,白露的唇早已是菲薄的红,她紧紧的抓着他的一只手,努力抗拒着他的攻占:“不行……”

    “可以。”季寒声的吻温柔的落在她的香肩、脖颈上,声音更是低醇、暗哑,循循引-诱。

    白露的神智早已被他吻得七零八落,她紧绷着的弦已经差一点就要妥协了,但想到被下药的那一夜,白露终是咬着唇,坚定的拒绝了季寒声,“不,不可以。”

    季寒声听得出她的反对很坚决,这才微微错开唇,他们额头抵着额头,鼻尖抵着鼻尖,呼吸交缠在一起,她嗅到了他清冽的气息,他嗅到了她淡雅的女儿香。

    再开口,季寒声大口喘着气,就连声音都有些哑然,“不是让我证明真心吗?都说女人喜欢身心合一,所以我才这么费劲心思的想把完整的自己交给你,只有这样你才不会胡思乱想,才能更好的明白我的心意。”

    白露红着一张脸不甘示弱的反驳,“谁朝秦暮楚啦?你这是证明真心吗,你这明明就是男-色-诱-惑!”

    “那诱-惑到了吗?”他笑着问她。

    白露:“……”

    她一时无语,阴沉冷冽的季寒声去哪里了?

    他的高冷呢?扔了吗?

    ……还是被狗吃了?

    白露错开季寒声的目光,微微低下头,咬了咬唇:“季寒声,你真的要我吗?你会不会觉得我结过婚所以……”

    说话间季寒声已经用修长的手指勾起了她的下巴,然后用另一只手的指腹堵住了她的嘴,声音轻柔温润,“我要你!我要你心甘情愿。我要你,不止你的人,还有你的心。”

    他这么坚定又毫不犹豫的语气,还有温润磁性的声音,以及满眼的诚挚,看的白露心里蓦地一酸。

    她顺着季寒声勾起的手扬了扬脸,将眼眶里的泪水逼了回去,感情对于她来说早已无异于一场豪赌,她不怕输的一败涂地,只怕丢了自我。

    21岁,很多人的青春才开始,但她却经历的太多。

    一个人爱一个人能有多久?白露不想想这样的问题,也不敢想。

    季寒声这样的男人什么样的女人没看过,没遇到过?可能称不上阅尽千帆,但也是眼界开阔,经得起诱-惑,他真的甘愿被她束缚住?

    不……

    白露在心里将自己否定了。

    哪个女人有自信能束缚住季寒声的人和心?

    反正,她没有,至少此刻没有。

    她敛了心绪,看着季寒声如刀裁一般完美的俊颜,红着脸低声道:“我想先洗个澡。”

    说完这句话白露的脸更红了,她的胸口更是起伏不定。

    季寒声呢?

    季寒声一只手托着她圆滑的下巴,一只手摩挲着她纤细的腰肢,呼吸间皆是她淡雅的女儿香,而触目所见的是她湿漉漉的眸子。

    两颊粉红如水蜜桃一般的白露正在挑战者季寒声的底线。

    他已经感觉到自己那一处越发的肿-胀了,随时随地都有绷不住的可能。

    男人喉结滚动,掌心扣着她的腰身,贪恋的将脸埋在了她的颈窝处,“我们一起洗吧。”

    白露听到他这么说先是一怔,再然后甚至已经懒得说他耍流氓,季寒声这个人耍的一手的好流氓啊!

    她直接推来了季寒声的脑袋,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提了提自己裹胸款的长裙,遮了遮胸口若隐若现的春光之后,才快步走向了浴室。

    磨砂玻璃隔开的浴室,哗哗的水声传来,白瓷的浴缸里,很快蓄满了水。

    白露坐在浴缸边上,将手指探进浴缸里,那水是有些温热的。

    她站起身,对着镜子,先是解开了自己的头发,墨黑柔滑的长发顿时披散了下来,落在她裸-露在外的、削瘦的肩膀处,黑白分明。

    白的是的她细滑的肌肤,黑的是她如丝绵般长而柔软的头发。

    镜子里映出了一张艳丽的容颜和婀娜的身段。

    那是她自己,是白露。

    白露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眼泪顿时汹涌出了眼眶。仿佛看见了几日前落在脖颈上的吻痕,深浅不一,大大小小的吻痕,早已消散了,却似乎烙在了她薄而白皙的皮肤上,烙在了她的身上。

    有些东西不是假装不在,假装没发生就能忽略的。

    结婚一年她曾自欺欺人过,可现在呢,她不敢自欺欺人,尤其那个人还是季寒声,虽然谈不上爱上季寒声,但谁能抵得住那个男人霸道的柔情和宠溺?

    她就那么站着,无声的流着泪,直到浴缸里的水逐渐凉了。

    白露这才抬脚跨进了浴缸里,水确实凉了,乍一踩进去冰的她一个瑟缩,原来夏天洗凉水澡也会冻得人哆嗦。

    但是,点好,一点才能把她心里的炽热的火给彻底浇灭,才能熄掉她心里泛起的欲念……

    她想不管不顾的自私一回,就赌这一次,如果输了那就当作上天对她的惩罚,但下赌注那一刻她的心退缩了。

    白露在盛世豪庭大酒店的玻璃房里洗澡是第一次,洗澡的时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长,她这不是洗澡,而是将自己浸泡在凉水里。

    一边,洗手盆里的水龙头被她开着,哗哗的水声盖住了她呜咽的哭声……

    2010年8月末,她和乔司白的的婚姻走进了穷途末路,重获自由身但也被断绝了所有感情的后路,犹如困兽,无力自救。

    季寒声端着红酒,自酌自饮的看着浴室,听着哗哗的水声,他就能想象的到白露那曼妙的身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