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4章 温柔交缠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走吧,带你去个地方。”季寒声走过去,很自然的牵住了白露的手,顿时霸道的将她温软的小手握在了手心里。

    白露是那种常年手脚冰冷的人,被季寒声这么握着只觉得温度灼人,手心隐隐冒了一层细密的汗……

    但,她没有挣脱季寒声的手。

    这一晚,她隐隐觉得会有什么事情要发生,心里有忐忑也有期待!

    这种第六感白露没办法用语言说出来,她任由季寒声牵着她走出了别墅。

    季寒声就这么牵着白露,眼底笑意细碎,嘴角上扬,脸上的笑容却是格外清晰明显。

    这几年,他早已功成名就很少开车,但这是他精心准备的约会,他不想让司机咯在俩人中间。

    盛世豪庭大酒店,顶层玻璃房。

    玻璃房里,装修奢华考究,因为是顶层所以可以欣赏整个海城的夜景。

    海城的夜景很漂亮,跨江大桥、环城高架,江流中有夜游的邮轮还有高耸入云的灯塔,这个城市的灯海有着独一无二的美。

    玻璃房一晚的价格比总统套房要高出很多。

    曾在网上有一篇软文是这么写这间玻璃房的,男女情动,在玻璃房里交付彼此,这种被架在天际的感觉徒增激-情,只会让情动的男女越发的血-脉-喷-张、欲罢不能。

    白露在踏进玻璃房之前先是一愣,季寒声侧过脸看了她一眼,手已经覆在她的腰际,这种若有似无的暗示,让白露整个人都一绷。

    季寒声,这个在商界游走多年的男人,腹黑深沉,却也擅长制造浪漫,或者说是有钱、任性,舍得挥金如土的花钱购买浪漫!

    白露被季寒声揽着,木讷的走进了奢华的玻璃房。

    眼里映着水晶灯的灯光,和餐桌上的烛光,心噗通、噗通,狂跳着,似乎随时都会跳出嗓子眼。

    这是费尽心思的宠爱吧?

    能够让季寒声这样一个难以琢磨、情绪善变又霸道的男人宠成这样,是什么滋味?

    白露出神的想着,作为当事人,她是什么滋味?

    甜滋滋的,紧张、忐忑,幸福!

    可她忍不住的想哭,又唯恐坏了兴致,白露只能克制着自己的泪腺,任由季寒声拉开一张椅子,将她按进了座椅上。

    “饿坏了吧,我们先吃东西。”

    餐桌上摆着精美的食物,牛排还冒着热气,白露动了动嘴想说什么,却只觉得喉咙干哑的厉害,几乎丧失了说话的能力。

    就算季寒声不在乎她结过婚,那她被人迷-奸过,虽然那一晚她毫无记忆,但脖子上的吻痕却是真实的!

    她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发生这样的事情她自己心里都蒙了灰,更何况是季寒声这样的男人?

    季寒声走到白露的对面,脱下了黑色的西装,他只穿着白衬衫,解开袖扣,将衬衫的衣袖微微翻折起来,露出了一大截手腕来,腕骨十分性感,衬得他的手修长白皙。

    白露看着微微晃了神。

    如果单为虚荣心,她应该毫不犹豫的傍上季寒声这个高枝!

    不想还好,就这么一想白露一边切着牛排,一边大颗的眼泪砸了下来……

    季寒声原本正一边切着牛排,一边用清润低醇的声音说着话,但白露的沉默让他察觉到了异样,他一抬头就看到白露正拿着餐巾擦着眼泪。

    他拿开腿上的餐巾,快步走到了白露的身边,蹲下身托住了她的小脸,“怎么又哭了?”

    白露不知道怎么回答,只能尴尬的笑笑,“洋葱没熟透,呛到眼睛了。”

    他用指腹摩挲着白露脸颊上的泪痕,声音颇为无奈,“你怎么这么多愁善感了?别哭了,据说如果一个人的脑子里水越多就越能哭。”

    ……白露湿漉漉的眸子瞪了一眼季寒声,“谁脑子进水……”

    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声息。

    是季寒声被她湿漉漉的眸子勾起了欲念,直接吻住了她的唇。

    他唇齿攻占着她的唇、舌,描绘着她的贝齿和唇形,白露才明白自己着了季寒声的道,这个随时随地都会发-情的男人不过是三言两语就让她失了警觉。

    以前她或许不怕再爱一个人,或许愿意尝试站在季寒声的身边,但经历过婚姻败北、被陷害的白露却是心生退缩之意了。

    她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样一段话,一个男人最可恨的地方,在于他会将一个女人宠的无法无天,无所不作,然后在她习惯他之后,又因为她的无法无天、无所不作而离开她。

    所谓的宠溺,就是一个人宠,一个人沉溺。

    现在白露不敢沉溺,所以她有些抗拒季寒声的宠。

    窒息的亲吻中,季寒声此刻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声音带着暗哑的磁性,字字扣在了白露的心弦上,“白露……”

    亲吻是温柔的,他甚至小心翼翼的吻-干-了-她脸上的泪花。

    起先,季寒声的吻只是扫过她的脸颊,痴缠在白露湿糯的樱桃小嘴里,一路攻占,甚至顶到了白露的上颚,白露压抑着的声音终是破土而出变成了嘤嘤呜咽的呻-吟。

    季寒声的吻是温柔的,但他的身体早已开始狂热,他根本经不起白露这嘤咛声,咬了咬她的唇瓣,也感觉到了她的紧张和僵硬。

    “不要……”白露无力的推搡着着他,根本撼动不了分毫。

    “既然你不饿,我不介意先吃你。”

    他早已将她揽在了怀里,否则白露肯定是早就会被吻的软了腿脚,他的唇转到她的耳侧,啃-噬着她的耳垂,用足以谋杀她耳朵的声音说道:“别怕,放心。我是季寒声,你应该相信我。”

    他循循善诱,瓦解着她的理智和神智……

    周遭都是他粗沉的喘息声,白露努力保持着自己的理智,但她知道季寒声这个高手早已将她的意识搅乱了,浑浑噩噩见只见季寒声的唇已经向下游走,经过她的下巴、脖颈、锁骨,一路向下游走,逼近她的胸口,在她的身上制造出了一阵阵的热潮。

    “寒声……”

    白露气若游丝,整个人瑟缩在季寒声的怀里,无力的攀着他结实的手臂,像是抓着救命稻草的溺水之人……</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