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3章 他的幼稚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在傍晚六点才赶到龙誉城。他亲自开着黑色的迈巴赫,将车霸道的停在了路上,径直下车按响了门铃。

    男人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衫和黑色的西裤,最近,这是他第二次穿白衬衫。

    穿白衬衫的季寒声尤为的清冽优雅。他是很少穿西装的男人,今天却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

    西装口袋里有一条宝石蓝的口袋巾,衬的他越发的惊艳、儒雅,看的出来他这是穿的很正式了。

    他按完门铃便站在那里等着开门,他身材修长笔挺,长期锻炼的人肌肉结实精壮,穿上衬衫西装会略显清瘦,是真真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再加上季寒声个子很高,目测是有186公分,他嘴角微微扬起,一双眸子妖冶幽深,眼底隐隐的还有一簇光,偶有人经过,都会控制不住的看他一眼。

    他的不远处停着一辆牌号海n00000的黑色迈巴赫,住在龙誉城的业主几乎都知道这辆车。

    只因住在龙誉城别墅区的人也是非富即贵,要么在商界游走,要么在官场厮杀,季寒声三个字对这些人来说耳熟能详。

    季寒声唇角微微的抿着,周身散发着冷冽的气质,但却难掩的清俊。

    白露一打开门,季寒声就走了进去。

    一边走一边不满的看了一眼白露,“怎么这么久才开门?还有,你身上的衣服是什么鬼?”

    白露站在门口,神色还有几分惺忪,穿着一套纯棉的居家衣衫,居家的衣衫有些宽松,却难掩她的好身材,只是一个侧影都能品出她的窈窕、婀娜和美好。

    季寒声拧着俊秀、墨黑的眉,扯了扯嘴角,心想这女人可真是随意,可真是衣衫不整,难道不知道今天晚上要跟他出去约会吗?

    他似笑非笑的看着白露,视线渐渐的炽热了几分,“白露……”

    季寒声的声音也变得有些暗哑,带着一丝让人不易察觉的诱惑,低低的,醇厚的犹如大提琴演奏出来的声音,清润动听。

    白露不明所以的看向季寒声。

    “神游之前,能不能先把这里稍微往上提一下?”

    他一边说着一边做了个提领口的示范动作。

    “啊……你流氓……”

    白露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下一瞬间捂住了自己v领居家服的领口。

    她自己一低头也看到了那深邃、迷人的事业线,还有若隐若现的黑色蕾丝胸衣,不知何时竟然有遮不住,呼之欲出的势头!

    “我流氓?我可是好心提醒你走光了。”季寒声这么说着又故意微微扯开了一下自己的衬衫衣领,露出了性感的锁骨,“还没说你勾-引我,你倒是学会恶人先告状了!换做别的男人早就要引起骚-乱了。”

    ……可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

    白露巴掌大的小脸早已羞的绯红,她避开季寒声勾魂的视线,“我先去换件衣服。”

    说完她头也没抬,捂着胸口准备擦过季寒声的肩上楼换衣服,擦肩而过时,白露看到了季寒声脚上穿着的拖鞋,整个人都怔住了。

    那是一双淡粉色的女士亚麻拖鞋,四周有淡绿色的波点做陪衬,十分的小清新,里面的脚却是男人的大脚,健康的肤色昭显着男性的力量感。

    白露不可置信的瞪大了自己的眼睛,一双桃花眼波光潋滟,因为有几分惺忪,反倒更添慵懒迷人的媚惑。

    她先是看着季寒声的脚,又悠悠的抬头看向季寒声那张妖魅的脸。

    “……季寒声!你竟然穿着我的拖鞋!你不知道我拖鞋只有37码吗?你是个大男人怎么也得穿40多码的鞋子,怎么能穿我的拖鞋呢?”

    季寒声反应很平淡,只是淡淡的用眼角扫了白露一眼,又悠悠的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双脚,自己的大脚板裹在白露的拖鞋里,那是一双比他的双脚小了好几个型号的女士拖鞋。

    尺寸不合适,但感觉却很好。

    “哦。”他这才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

    白露气结,长舒了一口气,“你这样会把我的拖鞋撑大的!难道你就不觉得不舒服吗?”

    季寒声剜了一眼白露,“我觉得很舒服。难道你打算让我穿乔司白的拖鞋?”

    只见他责问间眸光犀利的扫了一眼白露,声音也有些冷冷的,“白露,你是不是太小气了?你在卧琥居穿我的拖鞋我可是一句话都没说。我穿穿你的拖鞋而已,你就心疼成这样?”

    乔司白很少回龙誉城,但这里也备着他的拖鞋,不过只有两双,一双是冬天的,一双则是夏天的款。

    离婚后乔司白没有要这里的房子,他在这里的东西原本也不多,白露早已将他的东西都收拾好仍出去了。

    倒是在鞋柜里的拖鞋她是真的忘记扔掉了。

    季寒声这副样子是几个意思?

    难道就因为她留着乔司白的拖鞋所以动气了?

    她原本也没打算留着乔司白那个人渣的东西,只是忘了扔而已。

    白露捂着自己的胸口,娇俏的笑了笑,小声的说了一句:“幼稚!”

    说完便趿拉着拖鞋,飞快的从季寒声身边走了过去,快步的上了楼。

    她背对着季寒声,自然没看到季寒声脸上那温润的笑意,笑是发自内心的,他觉得自己像个热恋中的毛头小伙子,确实幼稚了点。

    但是,这样的感觉真的很好,像是甜甜的,这感觉对他来说是陌生的,也是他向往的。

    白露换好衣服下来的时候,季寒声正在阳台上,逗弄着她养得那只猫,那并不是一只纯种的猫,只是很普通的流浪猫,后来被她和乔司白收养了。

    “我换好了,走吧。”白露语声柔和。

    说话间季寒声放下了手里的猫,一转身看向白露。

    只见白露穿着一袭白色的抹胸款长裙,聘婷的站在楼梯口,她的一只手拿着手拿包,另一只手还搭在木质的扶梯上,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噙着盈盈的笑意,一眨一眨的泛着淡淡的水光,明亮透彻。

    盈盈秋水,眸如点漆,娇媚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季寒声穿着黑色手工西装正装,深邃沉敛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娇媚的白露,迈开腿走了过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