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1章 练习吻技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自恋吗?这不是自恋,而是正常的推理!是不是每一个恋爱中的女人都这么疑神疑鬼?据说,当一个女人爱上一个男人的时候,会开始在小事上胡思乱想,斤斤计较。”说完这话季寒声就将白露揽在了怀里。

    他低头轻嗅着她发丝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音色低沉,“你说我是不是该证明我的忠诚,我的真心?”

    白露抬头看着季寒声,疑惑的问道:“证明?你怎么证明?”

    她说这话时本是无心的一句反问,不过是负气话。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种方法可以证明很多种东西,但唯独感情不是说证明就能证明的!

    季寒声笑了,听着男人清润的笑声,白露微微红了脸,她这是分分钟就被季寒声转移了话题和注意力了!

    “季寒声!你真是太讨厌了!”她嗔怒的说道。

    “嗯!”季寒声语调慵懒,蛊惑人心,说话间一只手忽地紧紧箍住她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则勾起她的下巴,白露一个不查直接被以吻封唇。

    白露慌乱的瞪大了眼眸,睫羽轻颤,泄露了她的震惊和紧张……

    他霸道地掠夺着她唇齿间的甜美,吸允着,辗转着,反复着,先是轻轻的吮-吻,然而很快吻已经不能满足他对她的渴望。

    白露忍不住闷哼出声,她整张脸都是娇艳欲滴的红!

    她用力推搡着季寒声,呜咽道:“季寒声……你快停下来!这里是厕所,你不要随地发-情好不好!”

    季寒声已经“好心”的放开她的唇,但吻已经转移到她的耳朵那里,他不住的啃咬着圆润、柔软的耳垂,白露根本承受不住,想开口说话却忍不住“嗯……”出了声。

    富都大酒店的洗手间格外宽敞,季寒声手长腿长,将娇小的白露堵在了怀里了,她被吻的软了身子,只能气若游丝的靠着他。

    这是一个霸道又细腻的深吻,白露只能被动的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被他一通肆虐!

    她只觉得自己像是被人置身在真空的空间里一样,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就在白露觉得自己要被吻到窒息的时候,季寒声终于放开了她的唇,转而去啃咬她的耳垂……

    他像是个恶作剧的人,一边啃咬,一边在她耳边慵懒出声,“接吻都不会换气,吻技怎么会这么差,以后我陪你多练练!”

    白露是真的几乎瘫软在季寒声的身上,听到季寒声这话,她怒红着一张小脸,恨不得找胶带粘上季寒声这张嘴!

    她羞愤交加的推了推季寒声的胸膛,“你放开我!”

    季寒声微微眯着眼睛,擦了擦白露嘴角已经花了的口红。

    他先是抹了一下女人的嘴角,然后将自己修长的手指递到了白露的面前,男人白净的指腹上是她蜜色的口红,妖魅的季寒声做这样的动作,只让人觉得暧-昧又柔情!

    这个男人看着腹黑又深沉,给人一种冷冰冰、没情调的感觉,但事实上还真是个玩暧-昧的高手,一个吻,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把人的魂给勾去了!

    白露羞怒交加,“这就是你所谓的证明?季寒声,你还能不能更无耻点?随时随地耍流氓算什么真心,算什么忠诚?你这样只会让我觉得难堪!”

    季寒声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怒红的小脸,那张清丽的小脸上写满了戒备和嗔怒!

    他终是没忍住,嘴角勾起了一抹笑。

    那是一双狭长的眼睛,此时扬起了一个微弯的弧度,带着点点笑意映着白露巴掌大的小脸。

    白露从他黑白分明的瞳孔里看到了那个小小的自己……

    “证明的话可不是嘴说说说那么简单!我向来是行动派。但女洗手间这种地方实在是不合适,氛围不对,影响发挥。晚上我去接你,到时候证明给你看!”

    季寒声手指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是温情脉脉还是志在必得,白露早已没有心思分辨,她赶紧推了一把季寒声,慌乱的躲开了季寒声的手。

    季寒声眼里的笑意却是丝毫不减,甚至笑意渐浓,淬着窗外投射过来的阳光,他低头看了看自己沾着口红的指腹,“口红虽然花了,但是男人的吻才是最好的唇彩。对了,你和谁一起来吃饭的?”

    他缩回自己的手指,将手伸到感应水龙头下,洗起了手,伴随着哗哗的水声,白露的声音才响起,“我哥哥。季寒声,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女洗手间?你该去的地方在隔壁!”

    季寒声将手洗好后,抽了一张纸巾,优雅的擦着自己的手,“我去跟他打个招呼。”

    “不行,你别去!”白露拦住了季寒声的去路。

    季寒声低着头,一双眸子淬着笑,幽沉的盯着白露娇-艳-欲滴的红唇,下意识的又准备抬手去摸她的脸蛋,“我们的关系公开了你就不会这么没安全感了!”

    “……不行!暂时还不可以!”

    男人笑了两声,“做贼心虚!那晚上我去接你,你说约吗?”

    ……威逼利诱吗?

    白露这么想着,一抬头就和他的视线对各了正着,黑白分明,透彻明亮的眼睛里倒映着彼此,“……约!晚上我们约!”

    “好,那时候我去龙誉城接你。”

    季寒声下楼,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白梓骁便走出了富都大酒店。

    “怎么去了这么久?”白露回来的时候白梓骁正在买单,他一边签单一边看了一眼白露。

    白露怕白梓骁发现异样,便主动提到付乔怡转移他的注意力,“我去补了个妆。刚才是乔怡姐给你打的电话吧?”

    “嗯。乔怡说奶奶最近身体不是很好,所以明天不能跟我一起去临市。我呢打算去乔怡那里帮她照顾一下奶奶。那个奶奶人很好,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想到季寒声说的话,白露就算很想去付乔怡家也不能去,如果去了怕是一时半会都脱不开身,还是不去了。

    而且,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适合去,太唐突了。

    “下次吧!我今天晚上还有事儿。”

    “好吧,那我送你回去。”说罢白梓骁撩起椅背上的西装,挎在胳膊上,和白露一起走了出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