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80章 别装矜持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季寒声却毫不客气的将话说了出来

    “季寒声!我是你爸爸,你竟然敢威胁我?!”季振远几欲怒火攻心。

    季寒声勾唇笑了笑,便站起了身,“就因为你是我爸爸所以我只是威胁你。如果是别人,他连站在这里跟我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你……你……”季振远指着季寒声,已经词穷。

    可季振远虚弱的声音很快也被季寒声接下来的话压了下去!

    “你的婚姻或许可以做筹码,但我季寒声不会!所以别白费力气了,我喜欢的女人就算离过婚那又怎么样?你挑选的女人个高洁不到哪里去,前几天不是还跟人肆无忌惮的街头热-吻?说来还得谢谢白心妍,让帝景的传媒公司也赚了一把销量。”

    “你这是要造反是不是?”季振远愤怒的责骂起季寒声,但过于气急败坏的季振远突然像是呼吸不顺似得,原本站起来的人又跌坐回座椅上。

    说完这番话季寒声也站了起来,看了一眼坐在座椅中,气喘吁吁的季振远,神色微微一晃,心里也是一紧,但看到季振远脸色已经从惨白中恢复了很多,他便继续漠然着一张如刀裁的脸。

    “别想着掌控我,让我做你傀儡。我之前能拿下帝景集团,现在也能毁了它。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公司还有一堆的事情等着我去处理。”

    古色古香的富都大酒店,走廊里的灯光昏黄微暖,季寒声一走出包厢便掏出了裤兜的里的烟盒和打火机,他点了一根烟,先是吸了一口,便阔步往外走去。

    男人修长有力的腿包裹在黑色的西裤下,走起路来气势更是凌人,压迫感十足。

    途中有经过的服务员,都是淡淡的看一眼季寒声,随即或娇羞、或惧怕的收回了目光。

    迎面走过来的白露因为在想事情并没有注意到走过来的季寒声,季寒声是笑着故意站在她的面前,所以白露险些撞到他怀里。

    “季寒声?”白露惊讶的看着季寒声,本能的倒退了两步。

    “躲什么躲,亲都亲过了,装什么矜持。”季寒声说着便逼近了白露,两个人近在咫尺,呼吸交缠。

    “季寒声,我要去洗手间,麻烦你让让。”白露避开了他那幽沉深邃的眼睛,只是疏离的说着话,是一副恨不得将季寒声拒之千里之外的架势。

    她承认自己不自信,承认自己压力大,承认见到之前的那一幕整个人都不好了。之前她总觉得自己对季寒声有信心,可如今她不仅对季寒声没有信心了,连自己好不容易竖立的那点信心也没有了!

    季寒声根本没有让开的打算,依旧堵在白露身前,“今天怎么会在这里?你好像火气很大?谁惹到你了?”

    说着季寒声已经长臂一伸将白露拉进了怀里,将她堵在了走廊里。

    白露的柳叶眉蹙了蹙,用力推了推男人结实的手臂,“没有的事。你让开,我着急去厕所!”

    季寒声的手指修长,骨节分明,只见带着温厚的气息,勾起了白露略显倨傲的下巴,妖魅的眸子似笑非笑,“告诉我谁惹你不高兴了?嗯?”

    尾音轻饶,带着磁性,魅惑人心,如若醇绵的陈酒,让人不饮自醉!

    有那么一刻,很短暂的一秒、两秒钟……

    白露险些不受控的再次落入了季寒声温柔的陷阱里!

    她抬手一把推开了季寒声的手,她潋滟的眸子里氲着水汽,深吸了一口气,快速的说道:“够了!季寒声我求求你放过我吧!不要再来招惹我了好不好?”

    她湿漉漉的眸子里带着乞求,还有冷漠。

    这让季寒声一愣。

    这又是哪一出?

    是不是每个恋爱中的女人都是这么的善变?

    季寒声墨黑俊秀的眉皱了起来,声音也低沉了几分,“白露,你什么意思?”

    白露不看他的脸。

    那张妖魅的脸,那深邃犀利的眼,都是她不敢看的,她避开季寒声的视线,自顾自的摇了摇头,心闷闷的疼,“季寒声,虽然我不知道你跟白心妍,还有乔司白三个人是不是都在把当傻子一样玩弄,但我累了,我不想再跟你们这样玩猜心的游戏了!真心也罢,假意也好,我都玩不起!所以你们都别招惹我!”

    白露说道最后愈发的激动,情绪起伏的厉害,脸颊涨红,胸口更是剧烈的起伏着!

    暖黄的壁灯将灯光投射下来,季寒声这么围堵一个女人,路过的人脸看一眼也不敢看了,经过的时候无一不是加快了步子。

    一个个都恨不得躲开这香-艳又火辣的一幕。

    “别拿我跟他们两个人比!他们还没有资格跟我比!”季寒声有些怒了!

    不远处一个包厢的门被推开了,季寒声拉着白露躲进了一旁的洗手间里。

    白露咬了咬唇,心想季寒声这是躲着季振远和白心妍吧?

    她们确实是见不得光的地-下-情!

    白露红着眼眶,迎视着季寒声冷冽的眸子,“你跟他们一样!你也不是什么好人!你放开我,我不想被别人唾骂是第三-者,插足别人的婚事!”

    季寒声眼角一抽,妖冶的眸子折射出了一抹危险的眸光,他勾起白露的下巴,责问道:“你以为我和白心妍在谈婚事?你认为我季寒声会看的上白心妍那种货色?在你眼里,我季寒声就是这种脚踏两只船的人?我的品位就那么差?”

    白露倔强的咬着唇,眼眸里闪过一抹困惑,“我都看到你和白心妍一起来吃饭了,还有季老先生!你们不是谈婚事是什么?”

    季寒声扬唇一笑,“所以你这是吃醋了?”

    “我不否认,我就是吃醋了!”白露在他怀里挣扎了一下,示意他放开自己。

    季寒声松开了箍着白露的手,转而捏着她的下巴,笑着一字一顿道:“吃醋了好,说明你开始在乎我了!”

    白露看着季寒声,这个男人太复杂了,她猜不透,也不想猜,她深吸了一口气,口气颇为不屑,“自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