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9章 非她不可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包厢里清爽宜人,完全不像酒店外面那样闷热。

    餐桌上,很快被摆上一道道精美的、色香味俱全的菜肴,就连摆盘自然也是十分精致。

    季寒声就坐在白心妍对面,他噙着优雅的笑看着白心妍,目光虽然聚在白心妍的身上,但却没把白心妍真正的看在眼里。

    季振远看到季寒声的表现,自然是心里一松,看来季寒声对他依旧是言听计从的!约出来吃饭也出来了,甚至还这般配合,实属难得,他也了解季寒声的性子,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实属难得!

    “寒声,我听所你最近录用了一个新的特助,还是个没什么工作资历的女特助。”季振远一边喝着茶,一边用闲聊的语气说起了这件事。

    季寒声微微一笑,妖冶的眸子微微一眯,眼角闪过一抹光,他早就料到季振远会说这件事!

    “对,虽然资历尚浅但底子很好,还是海大金融系的高材生。”他堂堂一个帝景集团的总裁连录用一个特助还要看人脸色?

    就算这个人是他的父亲也不行,也无权干涉!

    在他拿下帝景集团的经营权后他就不再是以前的季寒声!

    “卧琥居可从来没招待过什么女人,你带着她去了三次卧琥居,还留宿过一晚上,这事儿我是知道的。”

    季振远一点也不避讳白心妍在场,也不顾忌她变了脸色的脸,只是淡淡的扫了白心妍一眼,又转过头看向了季寒声。

    他已经上了年纪,眼神犀利、深邃,但却是难掩的带着浑浊和沧桑。

    季寒声完全不以为意,直言不讳,“对。她是我季寒声喜欢的女人,以后不止会参观卧琥居,还会长驻卧琥居。那里本就是我为她建造的。”

    他回答的很坦荡,微勾着嘴角,这笑容是冷漠的,也是有些高高在上的。

    白心妍的脸色彻底白了,她将手从桌子上缩了回去放在了腿上,紧紧的攥在了一起。

    到了这个时候季寒声还是这么的维护白露,她到要看看等到季寒声知道真相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放肆!”季振远镇喝的声音十分低沉有力,掷地有声,他狠狠的看了一眼季寒声,“你知不知道她是有夫之妇?你是季家未来的家主,怎么能跟一个离过婚的女人在一起?季家也丢不起这个人!”

    季寒声依旧噙着笑,“她已经不是有夫之妇,她离婚了!现在是21世纪,离婚的女人也没什么好丢人的。婚姻如鞋子,合不合适只有穿在自己脚上才知道。我母亲痴痴傻傻的爱了大半辈子,可最后呢……”说到这里,他顿了顿,扫了一眼季振远,就看见季振远的脸色变了,看到季振远难看的脸色季寒声觉得心里舒坦多了,“爱情和婚姻没有对与错,只有合适不合适,你们又不是我,怎么会知道我跟白露不合适?”

    季振远被他一席话气的胸口发堵,他咳嗽了两声,白心妍赶紧递过了一杯水,“季伯伯,您别动气,先喝口水吧!”

    季振远接过水杯,喝了两口水,“就算合适又怎么样?她结过婚,已经不是清白的女子,就算你不在乎,难道真要连累整个季家被人诟病?”

    “爸!那你觉得谁才是最佳人选?她吗?”

    季寒声忽然指向白心妍,白心妍心里突的一紧,她不敢看季寒声,也不敢看季振远,只能微微低着头喝茶。

    这哪里是吃饭,她参加这个饭局简直就成了秋刀鱼,被这对父子两面煎烤着……

    “她有哪里不好?不管是出身、身价还自身条件都很好……”

    季寒声俊秀的眉拧了一下,不耐烦的打断了季振远的话,“所以你让我娶这个不检点的女人?她就干净吗?一个女明星,那些个绯闻、八卦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看到过!如果你觉得她好,我倒是支持你续弦,毕竟我母亲再也不会踏进季家的大门,你就算再娶,我也不会多说一个字。”

    当初之所以把白心妍的八卦报道送到季振远的面前,不过是小小的添油加醋而已。他不要一个女人还需要理由吗?

    不需要!

    现在这个理由,不过是一个让季振远和白心妍都难堪的理由!

    季寒声这样的态度完全刺激了季振远,“啪”的一声,是季振远将茶杯重重的搁置在了餐座上,茶杯的茶也溅了出来,好在不烫。

    这声响却是格外响亮!

    “这是什么态度?你怎么可以用这种语气跟我这个做爸爸的说话?我是为了你好!”

    季寒声笑了笑,“呵呵……不需要,我很好!”

    完全就是一副油盐不进,一点都不上心的样子!

    当着白心妍的面,他一点面子也没给季振远留,白心妍咬着唇,早已后悔答应吃这顿饭!

    如今她一点便宜没沾到,还送上门被季寒声一顿冷嘲热讽!

    季振远被气的连饭都吃不下了!差点被气的背过去,只能端起茶杯想喝口水降降火!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季寒声,这哪里还是他熟悉的季寒声,这样的季寒声也早已不是他牵在手里的风筝,而是脱了缰的野马……

    明明是一对父子,但他们却是表情各异,各怀心思和鬼胎!

    白心妍坐不住了!

    她嚯的站起身,能感觉到只要季寒声和季振远一个眼神扫过来就能窥探到她的狼狈不堪,所以她更不能留下来!

    “季伯伯,我临时有事就先回去了,改天我再去拜访您!”

    说完后,白心妍也没等季振远和季寒声说话,就紧紧攥着手里的包走了出去。

    偌大的包厢里,只剩下两个对峙中的父子。

    季振远一脸的无奈、震惊、生气,因为震怒,端着茶杯的手都有些抖,“季寒声!你一定要这样跟我针锋相对?一定要让我失望吗?你非那个女人不可吗?”

    季寒声刚起身,还没离座,季振远又补充道:“我昨天去看了景月。”

    正准备转身走人的季寒声似乎有些怔鄂,他就那么僵在了原地,两个手紧紧的攥成拳,关节处传来咯嘣的声响,他猛的转过头,眼神幽沉又犀利,恨不得幻化成刀,“不要再去打扰我妈妈!这话我只说这一遍!只有她可以,别人不行!

    还有,我和她之间的事情是我的私事,如果想挑战我的底线,你们倒是可以试试!”</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