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7章 电话激-情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怕吵醒苏暖,她便赤着脚往卧室外走去。

    这栋房子虽然应该视作婚后的共同财产,但真到离婚这一刻乔司白反而没有跟她争夺产权,她多少有些吃惊。

    但,现在忽然就明白了,他只是想让她放松警惕。

    才4点多,但白露的脑子却清醒的很,是白天睡多了,所以生物钟已经乱了,这会儿醒了已经睡意全无。

    安静的走廊里,两侧是玉兰造型的壁灯,暖橘色的灯光扑洒下来,衬得整条走廊都像是着了一层暖意。

    走在暖橘色的灯光里,白露只觉得自己浑身发冷,忍不住抱住自己的臂膀,哆嗦了一下。

    她去客房拿了一条毯子后才下楼,整个人裹着毯子窝在客厅的沙发里,看着落地窗外的路灯,忍不住的又开始有些恍惚……

    等不到天亮了,白露拨打了乔司白的电话!

    电话刚接通便急急的问出了声,“乔司白,你竟然给我下药,竟然设计害我!”

    “白露,你在说什么?你有被害妄想症吧!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就算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呢。”

    电话里先是传来了乔司白带着怒意的电话,随后是女人激-情的哼-吟声,那笑声娇滴滴的、似水一般。

    白露这才敛神屏息的听着电话,男人粗-喘的呵气声,伴随着女人娇滴滴的声音,一起好不掩饰的通过电话穿透而来,狠狠的撞击着白露的耳朵……

    离婚了果然可以肆无忌惮,果然可以夜夜笙歌。

    乔司白所谓的睡觉也不过是忙着睡-女人!

    白露狠狠的咬了咬自己的下唇,“乔司白,你最好别让我发现是你做的!”

    “你发什么神经病!”乔司白的声音带着怒意,那是一种很自然的怒意,听不出丝毫的掩饰。

    “司白,快点嘛!这么早谁还会给你打电话啊?难道是你家里的妻子?”女人不满的抱怨声也是娇滴滴的,声音婉转勾魂,像是故意对着电话说给白露听似得,每一个字都很清晰。

    “乖!是前妻。”

    “嗯……你好坏啊!”

    白露狠狠的掐断了电话!

    不过刚离婚,乔司白就这么肆无忌惮,也对,没离婚的时候他也是很嚣张!

    只不过是她装眼瞎,现在看来不用装,当初是真的眼瞎!

    白露的手心一片冰寒,就连握着手机的手也因为恼怒而不住的颤抖着。

    “唔唔……”

    一阵恶心感又猛烈的泛了起来!

    白露只能慌忙扔下手机,捂住住嘴,踉跄着往一楼的洗手间跑去。

    进了洗手间之后,她便蹲在马桶前吐了起来,吐的非常厉害,不止是夜宵喝得白粥被吐出来了,就连酸水也快要被她吐干了,连带着恨不得将五脏六腑都吐出来好好洗洗。

    因为吐得太厉害,眼里有泪花滴了下来。

    是洗胃的原因,再加上被乔司白恶心到了,所以这呕吐、恶心她想压也压不下去。

    苏暖醒来的时候白露已经做好了早餐,她像个没事人一样,看上去恢复的很好,除了精神有些低迷外,脸色也比之前好了很多。

    因为苏暖现在还是助理导演,又接了个新的贺岁档影片,所以她不得不赶去拍摄基地,临走前她很是担心的看着白露,甚至要求白露发誓。

    “你发誓你会好好的,吃好喝好睡好?更不会想不开寻短自虐!”

    白露无奈的剜了一眼苏暖,“我发誓我会吃好喝好睡好,更不会寻短自虐!好了吧?”

    饭后白露一个人走出了别墅。

    别墅外的主干道上,柏油马路上市川流不息的汽车,鸣笛声、路人的说话声、连带着树枝上鸟雀叽叽喳喳清脆的叫声,整个早晨在大盛的日光下都变得格外的有活力!

    大盛的晨光,已经刺眼的明亮,白露便微微眯着眸子站在香樟树下打量川流不息的人群、车流……

    “滴滴……”是马路对面车辆鸣笛的声音,白露循声看去就看到了白梓骁的车。

    车窗降了下来,白梓骁正坐在车里对着她笑。

    白露看了看来往的车辆,小心翼翼的沿着斑马线过了马路。

    “哥哥,你怎么过来了?”

    白梓骁的脸此刻看上去有些不悦,但就算是不悦看上去也格外的赏心悦目,十分清俊。

    “如果我不来,你打算瞒着我到什么时候?”他压低了声音,悠然低沉。

    虽然是指责的语气,白梓骁还是从里面替她推开了车门,“上车!”

    白露坐进了车里,无奈长叹一口气,白皙纤细的手覆住了额头,“呼……是苏暖跟你说的吧!我就知道她不放心我,肯定会告诉你,让你来监督我的?”

    白露坐在副驾驶座上,嘴角上扬,清浅的笑着。

    这样的白露是明媚的,她用明媚掩盖了忧伤,白梓骁的心像是被针扎的疼!

    他一把揽过白露,大手紧紧揽着她的脑袋,将她箍在了怀里,“露露,在哥哥面前不要掩藏自己的情绪。我是你哥哥啊,在哥哥面前可以暂时放开妈妈的教诲,想笑可以笑,想哭可以哭,别压抑自己!知道吗?”

    白露闷闷的“嗯”了一声,眼角有泪不争气的滑了下来,嘴角却是带着笑意,“哥哥,我不想哭。”

    说话声里已经带着哽咽……

    昨晚苏暖陪着她,她哭了很久,早晨起来眼睛已经浮肿了,此刻还是不争气的就流下了眼泪,她可真能哭,难怪在哥哥眼里她就是个爱哭鬼。

    长不大的爱哭鬼!

    “离婚了也是好事,别觉得有负担,知道吗?哥哥不管你离不离婚,嫁不嫁人,只要你开心快乐就好,哥哥要你幸福,你幸福就好了!”

    白露终是没忍住,眼泪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从她的眼眶中流了出来。

    一颗一颗,痛苦的砸落在白梓骁的胸前……

    “哥哥……哥哥……我离婚了!我终于离婚了……呜呜呜……”白露有些泣不成声,她抬起手捂着自己的嘴,后半句话被她咽进了肚子里。

    离婚了,可到底是为什么要设计陷害她……

    白梓骁拍着她的背,“哭吧,哭过就好了。”</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