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6章 证据被毁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将手机听筒紧紧的贴在她的耳边,她紧抿着唇,甚至将原本就没有血色的唇咬的越发的惨白。

    可她不觉得疼,反而是敛神摒息的听着季寒声说出来的每一个字。

    偌大的别墅了很安静,季寒声低沉性感的声音通过电波传到了她的耳朵里,就像是他就站在她的身边,不过是一个转身的距离。

    可她转不了身!

    没有被设计陷害之前白露觉得她可以努力,可以争取季寒声,可以不顾世俗的议论和奚落,可她真的还是被设计了,虽然没有失身,但那吻痕还是让她难以接受……

    原本她就不敢敞开自己的心接受季寒声,去爱季寒声,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更不敢了……

    她也不是保守的人,虽没有失身但因为是被设计的,白露自己心里也埋下了一个槛儿,她自己都这样介怀,更何况那个男人是季寒声!

    商业巨子、海城首富真的能甘愿被人诟病而娶她为妻吗?

    白露扬了扬干裂的嘴角,苦涩的笑了笑,“女人太容易被追到手可不是好事,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她掩藏起了自己快要崩溃的情绪,说话声里都带着笑意,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是更难敞开心扉去接受季寒声了。

    “矫情!”季寒声清朗的声音传来,是放柔的话,所以带着一丝隐隐的笑意,挠得人心微痒,痒痒的、甜甜的。

    白露眼眶里忍不住就涌出泪花,这是她最脆弱无助的时候,情绪也异常的敏感,男人的一句话、一个语气都能成为最好的催泪弹。

    她抬手用手背抹了抹眼泪,“我还要请两天假,这两天会非常忙,我需要处理一下家里的事情。”

    两天见不到面?

    季寒声已经皱了眉,但他没有多问,很利索的答应了白露的请求。

    “好。有事的话给我打电话,知道吗?”

    “恩。寒声~再见。”

    挂了电话,白露手里攥着手机走出了洗手间,她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乱,可还是慌了,心早已乱成了一团麻!

    昨晚的记忆像是被剥离了似的,完全断片儿了!

    她怎么能不慌,怎么能不乱?

    她是跟乔司白吃饭的,也只有乔司白或许会为了白心妍对付她……

    白露飞快的拨了乔司白的电话,电话还没接通白露又将电话挂断了。

    不能打,这样质问乔司白,他怎么会承认?

    不过是口说无凭,她需要证据。

    白露攥着手里的手机,她先是取出了行车记录仪,但里面的内存条不见了!

    折回酒店,白露要求酒店人员调出了当晚的视频,但他们用餐所在的位置竟然是监控的死角……

    再回到别墅已经是夜晚,别墅里一片漆黑,白露开门走进去,刚准备开灯,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恶心感传来她一把捂住了自己的嘴,摸索着开了灯,去洗手间已经来不及了,她只能走向最近的垃圾桶。

    这番呕吐也是药物所致,她的胃里东西本来就不多,吐得脸上涨成了猪肝红,从喉咙到嘴里全都是酸味……

    吐到最后白露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虚脱了,她扶着沙发,只觉得头闷闷的疼,这样下去是不行了,她必须去医院做个检查。

    这时候她想到的人除了季寒声、白梓骁还有苏暖,权衡下来只能打了苏暖的电话。

    “暖暖,我记得你有个‘哥们’是当医生的,你带我去医院……先别问了,你来了再说。”

    苏暖带着她去了海城的一家私人医院,好在她的‘哥们’是医院的院长,替白露安排了信得过的女医生做检查。

    院长姚子谦的长相出乎白露的预料,是很年轻很帅气的男人,看起来到像是20出头,完全就是年少有成的精英新贵模样。

    医生亲自抽血验血,做尿检,一套检查做下来已经是二十分钟后了。

    “是氟-硝西泮。”姚子谦皱着眉头看着手里的检查结果,眸子里也闪过一抹异色,“氟硝西泮又名氟硝安定,她还有个俗名或许你们不陌生,‘约会强-暴药’。”

    白露整个人一颤,好在苏暖揽着她她才不至于跌坐到地上。

    怎么会这样……

    一旁的苏暖给姚子谦使了个眼色,姚子谦便出去了。

    白净、整洁的病房里只剩下了白露和苏暖两个人,苏暖掰过白露的身子,两个人面对着面,“白妞,你告诉我是谁干的?”

    白露紧紧抿着唇,无力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监控、视频资料全都被毁了。”

    苏暖先是想了想,“不会是乔司白和白心妍吧?”

    她们首先想到和怀疑的人一样,但没有证据白露不敢断言,当着苏暖的面如果一口咬定是乔司白和白心妍,苏暖这样的性子肯定会捅出大篓子。

    “暖暖,你别瞎猜了。乔司白和我已经离婚了,他没有理由这么做,如果他想这么做何必等到离婚的时候呢。”

    ……苏暖一愣。

    如果乔司白真的想要白露确实没有必要在离婚后用这种手段,想到这里她才回过神似的惊呼出声,“你们离婚了?”

    白露无力的点了点头,淡淡的“嗯”了一声。

    “离了好!我看季寒声很在乎你,你和他有戏!还有,被下药的事儿必须追查下去,要不然心里没安全感,这年头被狗咬了还要找相关责任人呢。”

    “你说发生这种事我还能跟季寒声在一起吗?以前我觉得就算我是结过婚的女人,但我并没有跟乔司白发生实质性的关系,我可以努力配的上季寒声。可现在我觉得再怎么努力都没用了。”

    苏暖烟波一暗,撇了撇嘴,“你和乔司白有一年的婚姻,就算不是处-子-之身也很正常,你干嘛这么自卑?你没离婚的时候季寒声都对你这么上心,他肯定也是接受了你结过婚的事实。白妞,你就是想太多了,人有时候自私一点没什么不好!”

    白露眼眸如水,清浅的勾了勾嘴角,“我知道。慢慢来吧……”

    将检查报告装进了包里,白露才跟在医生后面去洗了胃。

    后来,两个人跟姚子谦打了个招呼便一起回了龙誉城的别墅。

    她们是亲密无间的闺蜜,这一晚睡在一张床上。

    半夜里白露忽然惊醒了过来,一身的冷汗……</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