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4章 被下药了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乔司白抬手先是压了压眉心,再然后屈指落在他的喉咙处。男人手指修长,再加上此刻正做着吞咽的动作,手指下的喉结轻轻滚动,清俊、魅惑。

    他的眼睛黑黑的,如一汪深泉,清清冽冽,眼角闪过一抹狭促的光,就那么一瞬不瞬的看着白露。

    她是真的恨透了他啊,所以才会恨不得早点离开这里!

    白露将包提在了手里,才转身看向乔司白,“把离婚证给我吧。”

    乔司白勾唇一笑,这笑带着几分落寞,白露看着他微微落寞的笑,总觉得是自己花了眼,就算不是她眼花那肯定是因为乔司白太会演了!

    他从档案袋里掏出了两本离婚证,拿出来扫了一眼之后才轻轻的放在了餐桌上。

    白露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桌子上的离婚证,却没曾想乔司白忽然覆住了她的手背!

    两个人手上的温度不同,乔司白的手温热,白露的手冰凉,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和灼人的热度吓得白露猛地抽回了手。

    她瞪大眼睛,很惊讶的看着乔司白,声音里带着怒意:“你干什么?”

    “白露,你和季寒声不合适。季寒声这个人远比你看到的要复杂的多……”

    乔司白的眼睛漆黑,冷冽,声音却很温和,细看里面带了一丝循循善诱。

    听到乔司白这么说,白露的脸色“唰”地拉了下来,她讥诮的笑了。

    开口说话,就连声音都像是淬了冰渣,“不合适?还是你自恋的以为我白露非你乔司白不可?还是只有白心妍才配得上季寒声?”

    乔司白被呛得一愣,“我不是那个意思。”

    白露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底的怒火,伸手拿起桌上的水杯喝了两口水,“就算所有人都说我不配季寒声那又怎么样?至少他不会像你这么虚伪,玩弄别人的感情和婚姻。你有这个时间劝我放弃季寒声,还不如去开导开导白心妍,我可以跟她公平竞争,但她要是再算计我的人生,我不介意跟她鱼死网破!”

    话说到这里,白露也没有再做下去的打算了。

    她嚯的站起身,一把撩起了餐桌上的离婚证,翻看了一下,是盖了钢印的,乔司白这么爽快高效率,白露不由的抬眼看了乔司白一眼。

    乔司白长得人模狗样,也写的一手漂亮的字,随着时间的变化连字也越发的稳重了,笔锋苍劲有力却不乏温润隽秀。

    白露站在那里拿出了离婚证里夹的纸条,再三确认离婚证应该是真的,觉得没什么问题后她才将离婚证装进了自己的包里。

    乔司白也跟着站了起来,两个人站在那里在餐厅里出奇的显眼,引来了不少的目光。

    乔司白挑了挑眉:“两家要是追究起来怎么说?”

    “就说感情不合所以离婚了。乔先生,后会无期。”说完白露又喝了一口水,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便走出了餐厅。

    经过盛世豪庭大酒店的庭院,可见一个偌大的露天游泳池,璀璨的水晶灯灯光下,池水清透明亮,波光闪闪。

    酒店外是沉沉的夜色,白露走向自己的车时,乔司白也跟了出来,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

    白露的车是一辆甲壳虫,进口的甲壳虫对于白家来说根本不算是什么,甚至白心妍连这样的车看都不会看一眼,但白露很喜欢大众的这款轿车,小巧又优雅。

    这辆车还是白梓骁送给她的结婚礼物,众多的车里她不喜欢宝马、奔驰、奥迪,唯独喜欢大众的甲壳虫。

    白露刚来开车门,却被乔司白堵住了,只见男人有力的手撑在车门上,一使力就将车门给关上了。

    “乔司白你有病啊,是不是忘了吃药了?”白露恼怒,忍不住快要爆粗口了,一边说着乔司白一边下意识的紧了紧手里抓着的包。

    车水马龙的街边,乔司白挺拔的站在白露的对面,清俊的侧脸晕在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下,浓密的眉毛稍稍扬起。

    听到白露的话后,他的眉头一蹙,感叹了一声便放缓了语气,“哎……我知道自己没有立场跟你这么说,但是我还是想把话说给你听。白心妍毕竟是跟你有血缘关系的姐姐,她和季寒声要订婚了,要是你执迷不悟下去到时候对你没有好处。”

    “呵,这是威胁吗?你以为季寒声是那么好缠的人?要是那么好缠你倒是让白心妍缠一个给我看看。放手!”

    白露气的手都有些抖,她逼着自己冷静、冷静、再冷静,不能因为乔司白的话就失了理智!

    一声冷冰冰的“放手”,乔司白被惊得心头一跳,他从来都没有真正了解白露,尤其是这个女人有着复杂的多面性,时而温婉、时而泼辣,看似单纯,实则深沉,大有一副扮猪吃老虎的样子……

    站在乔司白的身边,白露只觉得四周空气都变得稀薄了,呼吸都变得困难了,她飞快的打开车门,钻进车里,径直发动车子驶入了车流中。

    白露开着车,右眼皮莫名的开始跳了起来,连带着她觉得自己心跳都在加速,心头闪过一丝不好的感觉。

    她双手便紧紧的握住方向盘,只侧过脸扫了一眼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包,以及露了一小截的离婚证书,便收回视线一瞬不瞬的盯着车前的路况。

    车子驶入了龙誉城,白露觉得自己前所未有的疲乏,这种疲乏像是混混沌沌的犯困,脑子一团浆糊似得不清楚又疲乏。

    一双眼睛看到的东西也开始模糊、涣散,就这样她坐在开着冷气的车里,出了一身的汗,脸颊愈发的滚烫,额头也有细密的汗冒了出来……

    这感觉就像是忽然发高烧的人,浑身开始燥热、滚烫。

    心绪也开始焦躁不宁!

    车子终于开到了别墅前,白露抬眼望去能看到海城的月亮。

    今夜,海城上空的月亮又圆又亮,但她看着看着却只觉得眼前月影重重。

    像是幻觉,她觉得自己的意识在涣散,震惊之余白露没有慌乱,而是抬手狠狠的掐着自己的胳膊。

    她下了狠劲的掐自己的胳膊,有疼痛感传来,但她的眼皮却越来越沉重……</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