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3章 吃散伙饭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盛世豪庭大酒店,是海城最奢华的酒店之一。

    乔司白落座后并没有立刻点单,而是让服务员给他倒了一杯白开水。

    男人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他两只手握着玻璃水杯,摩挲着光滑的杯壁,眼睛专注的看着水杯……

    澄澈的水杯杯身上映出了一个女人的样子,巴掌大的小脸,皮肤白皙。一双潋滟的大眼睛,像是氲了水雾一般,湿漉漉的,十分的灵气逼人。

    那是一双澄澈会说话的眼睛,她曾经专注的看着他,表情诚挚,语声柔和,“乔司白,我喜欢你!”

    现在她似乎也在眨着黑白分明的眸子,直愣愣的看着他。

    氲着雾气的眼睛里似乎有千言万语,最终只是沉默着,微微颤动了两下嘴唇……

    他们怎么就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如果当初没有娶白露,或许他们可以做朋友,那怕是没什么交情、很淡的朋友,也好过现在像个仇人。

    就在乔司白胡思乱想微微出神的时候,服务员已经带着白露走到了桌边,直接入了座。

    “乔总,您看要不要现在点单?”穿着制服的服务员端庄又干练,噙着优雅的笑,得体又专业。

    白露淡淡的看了一眼乔司白。

    真没想到盛世豪庭的服务员会对乔司白这么熟悉,直接称呼一声“乔总”,可见乔司白一定是这里的常客。

    乔司白伸出一只手,服务员便将菜单递到了他的手里。

    他并没有直接打开菜单点菜,反而是将菜单转手递给了白露。

    其实在白露的眼里,这才是曾经真正的乔司白。

    乔司白就是这样一个人,眉目柔和,绅士温润。

    他笑着清了一下嗓子,“你点单吧,看看有什么喜欢吃的,比较合你胃口的。”

    餐桌淡雅的桌布上放着娇艳的玫瑰,燃着蜡烛,烛光似乎都要被揉成了团,温柔的人心都恨不得跟着一点点融化。

    烛光、灯光映着乔司白的脸,清俊儒雅,虽然脸上还有着之前打架留下的伤痕,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

    好聚好散,白露看着他递过来的菜单,在心里涩涩的笑了笑。

    她面上的表情依旧淡淡的,看上去无波无澜,“随便吧。不过是吃个简单的饭,用不着这么正式。”

    说完白露便扭头看向窗外。

    窗外可以看到海景,落地窗外晚风徐徐的吹着,能听到若有似无的海浪声,“哗哗哗哗”的传来,这也是盛世豪庭大酒店的一个特色。

    俊男美女,烛光晚餐,浪漫海景。

    这样的场景落到别人眼里,大家肯定会以为他们是浪漫的情侣,或者是情意绵绵的夫妻,应该没有人能看出他们其实是吃散伙饭吧?

    乔司白讪讪的收回了手里的菜单,眸色也是一沉,“香草烤羊排、白蛤蒜仔意大利面、法式烤扇贝、蔬菜三文鱼沙拉……”

    白露隽秀的柳叶眉微微一拧,心像是被突然刺了一下,一阵瑟缩,她紧了紧自己搁置在腿上的拳头,微不可见的咬了咬牙。

    “好了,就这些吧。”她出声打断了乔司白的话,就这么听着乔司白点菜,脸色险些快绷不住了,除了心酸更多的是不耐烦和厌恶。

    突如其来的声音倒是惊得乔司白和服务员不约而同的看向她。

    这一看不要紧,白露也自知有些失态,垂下了眼眸,面色微。

    白皙的面颊上顿时浮现了淡淡的粉红,这样陌生的“妻子”,乔司白忽然觉得她十分可爱。

    这些菜品曾经是白露喜欢的,婚前和乔司白约会的时候来这里吃过几次饭,每次都会点这几道菜。

    只是,如今吃散伙饭再点这些菜,让她觉得十分厌恶。

    乔司白笑了笑,“啪”的合上菜单,将其递给了服务员,“那就这些吧。再开一瓶拉菲。”

    服务员走后,白露才抬脸看向乔司白。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坐姿笔直,那张脸依旧清俊雅致,这明明是她喜欢了多年的男人,如今面对面坐着,竟让她生出了疏离和距离感。

    白露在心里叹了口气,这不是疏离和距离感,其实,她从来就没有走进过他的心里!

    “乔司白,东西呢?”白露一分钟也不想多呆,甚至恨不得这辈子再也不用见到乔司白,但该死的乔司白却以一顿饭为交换筹码。

    一顿饭换来婚姻的结束,所以白露来了。

    “急什么,离婚证都办好了,饭后给你。就当是吃一顿散伙饭。”

    跟乔司白一起吃饭她可没胃口!

    白露低着头,拿着叉子一直小口的吃着三文鱼沙拉,她也不看乔司白,只是睁着一双水汪汪、黑漆漆的眼睛,细嚼慢咽的吃着。

    面无表情的她,让人根本看不出任何的情绪,似是无声的冷漠。

    乔司白倒了两杯红酒,将其中一杯递给了白露,“很想庆祝重获单身吧?我们喝一杯。”

    男人修长的手指夹着高脚杯,猩红的酒液映着灯光、烛光,波光闪动。

    白露面色毫无起伏,睇了一眼乔司白,“最迫不及待想要自由的应该是你吧,你一年前就不想娶我,坚持了一年也不容易。我很好奇白心妍为什么愿意松口让你跟我离婚?”话说到这里她看到乔司白的脸色凝滞了几秒,讪讪的笑了笑,“我还要开车,酒是不能喝了,我还是以水代酒吧。”

    乔司白很快恢复的跟个没事人一般,似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我没想到你会这么防着我,不过是一杯酒,一杯不能喝喝一口总可以吧。我知道是我辜负了你,如今走到这一步是我欠你太多了。可是白露……”

    白露依旧油盐不进,她觉得喉咙有些干痒,便拿起水杯将水喝了。

    正准备喊服务员过来续水的时候手机响了,是季寒声,她起身去接了电话。

    待她返回餐桌,就看到自己玻璃杯里已经续满了水。

    重新坐下后,白露抿唇嘴角上扬出了一抹优美的弧度,是一个淡淡微笑,虽然淡却明媚动人,“谢谢。”

    “是季寒声?”

    “嗯。”不过是一个电话,这事儿,白露也没打算藏着掖着,“饭也吃好了,你不是说离婚手续都办好了吗?离婚证可以给我了吧?”

    说完白露已经扭过头拿起了自己的包,明摆着是准备要走人的架势。</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