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1章 他说开心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拿着手机,红着脸、扬着嘴角笑了!

    季寒声这人真是坏着呢!

    白露又检查了一遍手机里的闹钟之后才将手机放回床头柜。

    她开了一盏欧式的台灯,台灯的灯光是暖橘色的,灯光昏暗,映衬得整个卧室都有些低调的奢华。

    或许是因为这一来二去的两条短信,白露入睡的出奇的快,这一晚睡眠质量也是出奇的好。

    睡得不好、失眠的人是季寒声。

    心心念念十年的女人,从十八岁隐忍到二十八岁,时隔十年他已经功成名就,却万事隐忍,待一切稳固之后才回到海城见白露,表白心迹。

    一墙之隔睡着的是他念了十年的女人,这一晚,季寒声躺在大床上,注定失眠。

    他脑海里在回放之前白露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她温软的声音带着娇嗔、羞赧,此刻依旧在他耳边回旋,单单就这么想着,季寒声的心尖就犹如被蚂蚁啃噬,酸酸的、痒痒的,好听的连他的牙根都跟着有些发酸、发痒……

    不知道她在卧琥居的客卧里住的习惯吗?

    她会不会认床?

    会不会睡相不好踢被子?

    季寒声蓦地坐起身,深深吸了一口气,又吐了出来。

    他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嘴角扬着淡淡的笑,这笑颇有几分无奈的意味,自言自语的说道:“季寒声啊季寒声,你还说你不是中了魔,中了蛊?”

    他干脆下床,穿着拖鞋去一边的书桌上点了一根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燃烧着的烟,这烟也伴随了他多年了。

    很多人抽烟是为了耍酷,但季寒声这个人不需要用抽烟耍酷装帅。

    他本身就很酷、很帅,就算没有帝景集团这千亿的身价,没有季家这名门出身的背景,单凭他的身材和长相也足以让女人投怀送抱。

    这些得天独厚的条件整合在一起,季寒声早已满足了所有女人对异性的幻想!

    抛开季寒声功成名就的背后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艰辛和磨难。

    单凭这些条件,已经无疑,在大家眼里,季寒声是上天的宠儿!

    季寒声抽烟是为了活跃思维,帮助自己思考,也是因为寂寞。

    单恋、暗恋都是寂寞的,更何况长达十年之久?

    他倚坐在露天阳台的藤椅上,修长的双腿慵懒的交叠着,单手撑着妖魅惑人的脸,另一只手则是夹着烟。

    他抽着烟,像是想起了什么,吞云吐雾间妖冶的眸子微微的一眯。

    翌日,卧琥居。

    白露的闹钟定在了六点半,她起床梳洗,下楼,身上穿着的还是昨天的衣服。

    刚走到楼下,就看到穿着一身运动衣的季寒声,四目交接,男人微微皱了皱眉。

    他是刚晨跑回来,头发已经湿了、脸上、脖颈、胳膊等处都是汗珠,运动衣衫也是湿漉漉的。

    白露看着此刻神采奕奕、身材颀长的季寒声,自然不知道他几乎是彻夜没睡。

    “给你准备了换洗的衣物,去把身上的衣服换掉,住在卧琥居怎么会少了你换洗的衣物。”

    炎热的夏天在室外动一动都是一身汗,衣服最少是一天一换,隔天还穿的话没几个人能忍受的了。

    白露也忍受不了,但她总不能穿着浴袍下来,所以只能穿昨天的衣服。

    她虽然没有洁癖但是爱干净,此刻被季寒声这么一说,整个人更不舒服了!

    “衣服在哪里?”

    白露站在楼梯拐角处,脸蛋泛着淡淡的粉红,有些窘迫,穿着昨天的衣服有些难受,所以问的语气柔和,但带着几分焦急。

    季寒声走到沙发处,抄起衣服袋子,送到了白露的手里,“36b罩杯应该是你的尺码。”

    ……白露无语,脸却更红了。

    她不再看季寒声那勾魂摄魄的眼睛,也不敢好奇问着衣服是不是他去买的……应该是佣人采办的吧。

    就算商场没营业,帝景百货公司都是季寒声的,取套衣服根本就是小菜一碟。

    她一把抄过衣服袋子,快步上了楼。

    早饭是佣人在他出门跑步的时候准备的。

    中西合璧的早饭,有粥、有清淡的小菜。也有鲜榨的果汁、牛奶、牛角包、三明治和煎鸡蛋……

    打架是个力气活,白露坐在餐桌上吃的津津有味。

    季寒声打开了报纸,四周静悄悄的,只有季寒声翻动报纸的“哗哗哗”的声音。

    他喜欢在饭前看一会儿最新的财经要闻,且看报速度向来较快,很快他就收起了报纸,将折叠后的报纸放在了桌子的一角。

    “白露。”

    白露正喝着果汁,吃着三明治,她身上穿着一件香芋紫的连衣裙,抬头看向季寒声,眼神温软,似乎是含着一层水,朦朦胧胧的,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可以看到里面映着一个缩小版的他。

    “嗯?”

    季寒声在商场历练了这么多年,气质沉淀之后的他现在已经是越发的沉稳内敛了,但此刻却笑得像个心无城府的毛头小伙子。

    他扬着唇,笑得很肆意,漆黑的发亮的眼睛,眼底似有流光,光华难掩。

    “白露。”他又叫了一声,声音慵懒,低沉入耳。

    白露看着这样的季寒声,这个人不知道又在耍什么花招了!

    她只能无奈的撇了撇嘴,“我听着呢,你要说什么?”

    “白露。”季寒声又喊了一声,笑意更浓了,“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已经很少有人这么陪我吃早饭了,开心。”

    看着这样的季寒声,白露的心弦一动,就连表情也有瞬间的凝滞。

    季寒声如此高不可攀,让人望而生畏,想来肯定有些曲高和寡。

    白露想到了他成谜的身世,白家家事一团乱,季家这样的百年名门想必更是深不可测吧。

    他或许也跟她一样有些孤独,不,她还有疼她宠她的哥哥,季寒声或许比她还要孤独。

    想到这里,白露夹了一个荷包蛋放在了季寒声的餐盘里,“既然有人陪你吃早饭,那就多吃点吧!”

    如果白家和季家知道了他们的关系之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如果能和季寒声走下去,她现在也不会做杞人忧天的事情。

    有些事还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

    白露柳叶眉挑了挑,还是把想问的话咽了回去。</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