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70章 抱出感情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单手拿着鞋,看到这样的季寒声整个人都僵在了那里。

    等她回过神后,也只是微微红着脸,讪讪的笑了笑。

    这本是很自然的笑,但落在季寒声的眼里却是回眸一笑百媚生。

    不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又是什么?

    这就是他喜欢了十年的女人,一个简单的微笑,一个简单的动作落到他的眼里也是风情无双的。

    白露收回视线,弯下身还是穿上了鞋子,凉鞋的鞋带碰到脚面上,传来丝丝的疼,脚有些肿了,真是脱鞋容易穿鞋难……

    她走动间,凉鞋的带子磨着脚背,疼且痒……

    季寒声看着忍着疼的她,倔强的小女人微微拧着柳叶眉,努力掩饰着疼痛感,深怕他看出个所以然?

    来到车门边,季寒声往前走了一步,直接堵住了白露下车的路,男人俊秀的五官在水晶灯的灯光下清俊逼人,略显凌冽,但他开口说话的声音却是温柔的,像是羽毛一般熨帖,撩拨人心。

    “真希望自己的脚越来越肿?希望自己的脚废了?”男人这话难免带着夸大其词。

    白露嗔怪一般的看了一眼季寒声,小声反驳,“你真当我是温室里的娇花吗?这点伤真的是小事,还不至于不能自理,我还能走路。”

    季寒声嘴角一扯,直接霸道的将她抱在了怀里,是强势浪漫的公主抱,白露微微怔滞了片刻,再抬眼只能看到男人倨傲完美的下巴和侧脸。

    公主抱,这还是第一次呢!

    遇到季寒声,她似乎经历太多的第一次,有甜蜜美好的,当然也有窘迫、尴尬的。

    “我们相处的时间那么少,就让我抱抱你吧,多抱抱能抱出感情的!”季寒声一边往别墅走,一边笑着说。

    白露心里闪过一抹甜蜜,但脸色却是羞恼的,“季寒声,你答应过我在我离婚之前不碰我的。”

    “我只是抱抱你,你脚不是受伤了么!别说你已婚了,就算你是已婚已育,我这么抱着一个受伤的女人谁敢编排我的不是?”

    ……

    季寒声就这么手里提着一个装着药品的塑料袋,抱着白露直接上了卧琥居的二楼。

    主卧室门前,季寒声刚准备往里走,白露的手却是死死的抓住了门把,“季寒声,我就算住在卧琥居也不能住在主卧室。我不要!我不要……”

    季寒声无奈的一笑,声音醇厚温润,“我帮你抹药。”

    白露当然不肯让步,双手依旧死死的抓着门把,“我去客卧,客卧也不影响抹药!”

    “好好好!我带你去客卧。你还真以为我会这么迫不及待,言而无信?就算你想委身,我还不一定要呢,男-小-三也不是那么好当的。”季寒声说着打趣的话,惹得白露一张娇俏的小脸一片绯红。

    客卧里,季寒声将白露放在了白净、素淡的大床上。

    他顺势蹲在床边,蹲在白露的面前。

    男人身上依旧是那件黑衬衫,就那么蹲在那里,无关长身玉立,但却贵气逼人,一双幽沉深邃的眸子妖冶迷人,一眼似乎就会让人沉溺。

    他修长的手灵动异常,很快的打开了塑料袋,将塑料袋摊开,放在了木地板上,“武力能解决的事情永远都是小事情,又不是青春期,做事多动动脑子。”

    他一边准备给她上药,一边开始谆谆教诲。

    白露理亏的垂着头,听季寒声这口气怎么就像是父亲在训斥做错事情的女儿一样?

    “……我永远十八岁。”白露略微有些负气的顶了一句。

    季寒声也不恼,反而笑出了声,“跟我们家露露比,我真是老了哟,十八岁呐,嫩的能掐出水的年纪。”

    “嘶……”季寒声往她手背上上药,碰触让白露龇牙咧嘴疼的嘶了一声,一双眸子湿漉漉的,“轻点好不好?”

    上药上了将近20分钟,白露已经昏昏欲睡了,她强撑着不让自己睡过去,就算季寒声说让她困了就睡,她也不敢真的睡着。

    上好药,白露送走季寒声,小心翼翼的将门反锁了。

    季寒声一走出客房也没有马上走开,不过是呆在门口片刻,就听到了门反锁的声音,“咔哒”一声在寂静的夜里很清脆。

    他无奈的笑了笑。

    心里一声长叹,如果他想要白露岂是这一道门能防得住的?岂是她一张结婚证能阻挡的了的?

    对于白露他想过强取豪夺,也想过攻心为上,权衡之下他才选择了后者。

    他功成名就,财富惊人、手段更是了得,他需要的不单单是一个女人的身体,更是一个女人的心。

    白露将门反锁后,又仔细的检查一遍,她知道这门挡不住季寒声,单图心里安慰!

    客卧的装修虽不敌季寒声的主卧,但奢华程度也让人咋舌。

    单看洗手间的瓷砖吧,都是拼装的小块瓷砖,价值不菲,据说只要其中的一小块破了,这一整套都要换掉。

    洗过澡,白露躺在床上,透过轻薄的纱幔可以看到窗外朦胧的月色。

    转过头可以看到贴着墙纸的那一面墙,一墙之隔便是季寒声的主卧了

    明明之前困得要死,怎么这会儿却毫无睡意了?

    也不知道季寒声在做什么?

    白露拿起床头柜上的手机,解锁准备看看最新的财经新闻,读读新闻兴许能早些入睡。

    她刚拿起手机,手机便震动了起来,看到闪烁的名字,白露手一抖。

    怎么会是季寒声?

    这电话白露有些不敢接

    对方先挂了电话,随即却是一条短信滑了进来,“伤口尽量别沾水,沾水的话再抹一遍药。”

    面对男人这样的悉心叮嘱,白露怎么能不感动。

    她笑着回了短信,“嗯,我抹好药准备睡了。晚安!”

    这回手机许久没有响,白露坐起身一边抹药,一边不时的瞥一眼手机,没收到季寒声的回复,她这心里竟然隐隐的有些失落……

    又等了一会儿,手机里才滑进来一条短信,“我刚洗过澡,晚安。”

    季寒声这还是第一次发短信,虽然收过短信但也都是别人发给他的,自己编辑短信还真是第一次,所以单单几个字他也耗费了不少时间。

    耗时,但乐趣多多。

    白露看着手机短信的内容,已经是红了脸,洗过澡之后呢?</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