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68章 我会轻点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季寒声埋头替白露清洗伤处,有淤青的地方他也会尽量放轻力道用指腹替她揉揉。

    白露看着这样的季寒声,眼睛里顿时不争气的氲满了水雾……

    在她的生命里只有两个男人待她如此温柔,一个是她的哥哥白梓骁,另一个则是非亲非故的季寒声。

    她的脚就放在他的腿上,可以感受到男人的西裤面料是何等的精良,触感很好,定是价格不菲。

    而他却毫不嫌弃的将她脏兮兮的脚放在上面,这一刻她想的不是季寒声有钱任性,因为有钱自然是不在乎一条天价的手工西裤。

    此刻,白露想的却是季寒声这个男人的温柔以待,是真的将她放在心里了所以才能做的这么自然而然吧?

    越想白露的心底越是温柔的发酸。

    这是海城人人向往的钻石王老五,是海城女人无不恨嫁的男神,白露的心底不断的冒出一种喧嚣和念头,那是一个想要拥有他的念头,强烈的让她的心头发颤。

    白露感觉自己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了。

    她狠狠的压制着身体里叫嚣的念头,紧紧的抿着唇。

    不,抿着唇也没用。她干脆咬着自己的下唇……

    季寒声察觉到了她的紧张,就连她的脚都是紧绷着的,便嚯的抬头看向白露,只见她闭着眼睛,紧紧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

    原本是一双明眸皓齿,如今只见她紧闭着眼睛,浓密墨黑的睫羽还有薄薄的眼睑微微颤动着……

    很疼吗?

    季寒声皱了皱眉。

    他抬起手臂,缓缓将手伸到了白露的唇边,男人的指腹摩挲着她的唇瓣,温厚的气息瞬间烫的白露一颤,她更不敢睁开眼睛了。

    季寒声将头凑近了些,一边用指腹摩挲着被她咬的毫无血色的唇瓣,一边用低醇的声音说道:“松开,放轻松。再咬下去就真的要破了,我轻点。”

    被金融巨擘如此温柔以待,白露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逼疯了,她都快要控制不住自己的心了。

    这么霸道又温柔的季寒声她怎么能抵挡的住,怎么能管得住自己的心?

    白露的心噗通噗通快速的跳着,她不再咬着唇瓣,但却紧抿着唇,怕自己一张嘴心会跳出嗓子眼!

    “我还是自己上药吧。”白露慌张的伸手去拿季寒声手里的棉签,却被季寒声制止了,“你的手上也是伤,还是我来吧!我会轻点,我轻点!你疼的话就告诉我。”

    协议无果,白露只能继续“享受”季寒声给她上药。

    如果没有那酥-麻的痒和让人沦陷的温柔,白露反倒可以真的做到享受季寒声上药的过程,但他是季寒声啊!

    季家季寒声,妖魅惊艳,年纪轻轻就已经在商圈登峰造极、扶摇直上,他想要女人的话,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勾勾小手指,也足以让无数的名媛淑女排队排到黄浦江!

    只因为他是季寒声,一个微笑,一个眼神就能让女人沉沦的季寒声!

    他这般温柔以待早已不止是享受,简直就是攻城略地,碾压着白露的心。

    白露一咬牙,干脆的说道:“不疼,你上快点吧。”

    季寒声淡淡的“嗯”了一声,便继续认真的涂抹起了碘酒。

    实在受不了了!

    白露嚯的靠近季寒声,拿起了碘酒的瓶子,“我倒到你的手里,你还是用手搓吧,这样能快很多。”

    ……季寒声看了一眼有些怪异的白露,却没打算采取了她的建议,只是算配合接过白露手里的药瓶,用棉签沾碘酒,他一边做着一边说道:“还是用棉签,又不赶时间。再说了,你被打傻了吗,这个怎么能用手。”

    季寒声单手握着白露的脚踝,手掌覆在了白露的脚踝处,男人手掌心的温度异常灼人,白露只觉得一把火点在了脚背上,然后迅速的上窜至全身。

    她顿时有些后悔,或许不该要求季寒声这么做……

    想想真是怎么做都是错,就不该让季寒声来警察局……

    白露的脸火烧火燎的热,她扭过头看着车外的街景。

    繁华的金融大城,到处都是五光十色的广告灯,海城也是座不夜城,哪怕此刻已经深夜,街上也有不少通宵娱乐的达人,和川流不息的车,尤其以豪车居多,可见富人、高管、高官的夜生活之丰富。

    这一刻,在路上奔走,有的人是赶着回家,有的人是从家里刚出来,而她呢?

    在海城,白露总觉得这是一座陌生没有感情的城市。

    在这里,真的很难定位哪里是她的家。

    车厢里,白露只要一吸气就能闻到季寒声身上的气息,清冽中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和酒味。

    这个男人今晚是有饭局的,想必是被她打断了,白露顿时觉得很愧疚。

    车子驶入直奔卧琥居的主干道,这条路上五光十色的灯很多,但车却极少,道路上更是鲜少见到行人。

    白露这才收回视线,开口说话喉咙都有些干哑,“今晚打断了你的应酬,真的是对不起。不知道有没有给你造成什么损失?”

    季寒声依旧专注的帮她覆辙脚面和脚踝,连看也没看一眼白露,“损失很惨重。”

    他的声线简洁低沉,音量也是重了几分。

    白露听季寒声这么说自然更愧疚了,讪讪的说了一句,“对不起。”

    季寒声这时缓缓的抬起了头,男人扬着唇,笑的有些肆意,幽深的眸子更是黑漆漆的发亮,眼底氲着灯光,波光流转,“要是觉得愧疚以后就不要再做这么没脑子的事情了!都二十多岁的人了,还做打架这么幼稚的事情,你说你承不承认你那是250的脑子?”

    白露撅了撅嘴,有些不服气,但无力反驳。

    打架真的不在她预料之内,真的是个意外……

    她会打架这还是第一次,也是个意外!

    季寒声很严肃的问道:“你知道给我造成了什么损失吗?”

    “是不是搅了你的饭局,破坏了你的计划?寒声,对不起。”

    这一晚上,白露自然而然的叫他寒声,一声声温软动听,拨动着季寒声的心弦,他们的关系有进展了,真好!

    男人继续保持着严肃状,不苟言笑、一板一眼,“不对!再给你两次机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