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67章 撒娇卖萌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长舒了一口气,微微垂下眼睑,迈着细碎的步子走向季寒声。

    阵阵夜风吹来,女子柔顺墨黑的发丝便随风飘了起来,长而柔软,缓缓掀起了波澜。

    今天她穿了一件白色的t恤,纯棉的蓝色裙子,裙子大摆及踝,白皙的脚上穿着一双平底凉鞋。

    抬脚迈进车里的时候露出了纤细的脚踝,脚踝和脚背上面带着瘀青的痕迹,是打架过程中被白心妍踩的。

    女人的高跟鞋也是打架的利器。

    白露不敢叫疼,只是忍着疼,迈着细碎的步子坐进了车里。

    季寒声微微皱了皱眉。

    车里开着冷气,温度适宜,季寒声上车关门的刹那便将热气悉数阻挡在了车外。

    男人的眸子印着车顶暖橘的灯光,神秘莫测,性感的唇紧抿着让人不敢揣测。

    白露咬着唇不着痕迹的往边上移了移。

    她不躲还好,一躲反倒像是瞬间点燃了季寒声身上的火。

    季寒声扬了扬唇,视线更是凌人,压迫感十足,语气也是难掩的嘲讽,“白露,你可真是让我大开眼界,看来我真是低估你了。没想到你还能打架!”

    白露恨不得钻到汽车座椅下面,她抬起手微微捂住了两侧发烫的脸颊,自知理亏,声音都是吴语呢喃的温软:“事情根本不是你想的那个样子的,今天……打架是个意外。还有……寒声,谢谢你!”

    说完便眨着长长的、浓密的睫毛,用小鹿斑比一般清纯的眼神看向季寒声。

    这是撒娇?

    卖萌?

    季寒声高冷的转过头,不再看白露,背对着白露他微不可查的嘴角一抽。

    就连车里坐着的司机也没忍住扬着嘴角默默的笑了。

    他替季寒声开车多年,不管曾经是在美国还是现在在海城,眼下这个白小姐真的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真是个妙人儿!

    季寒声抬起握拳的手抵在唇边,干咳了两声,样子像是清嗓子,等他转过身再次看向白露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冰山脸,面无表情只让人觉得冷冽。

    白露硬着头皮笑得眉眼都弯弯,像是新出的月牙。

    季寒声冷着一张脸,拧着眉扫了一眼白露,白露的脸上也有轻微的抓伤,胳膊上的伤比脸上的要严重一些。

    伤得不轻。

    车内静悄悄的,鼻翼间有季寒声的气味,清冽中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和酒味,她从没见过一个男人可以这么好的将三种味道融合的如此完美;还有她身上的味道,清新淡雅的香水味混着淡淡的血腥气。

    季寒声犀利的眸子扫视着白露。

    尤其是白皙的手臂上一道长长的伤口,渗出的血已经干涸了,但在季寒声看来可是触目惊心。

    季寒声的眼睛越发的黑沉,黑漆漆的,只是毫无温度,冷嗖嗖的让白露打了一个寒战。

    ……卖萌也没用吗?

    季寒声眉心挑了挑,是看不下去了,也是心疼。

    “你以为撒娇卖萌就好了?”男人沉声说着抬手对着白露的脑门上狠狠的弹了一下。

    白露吃痛“哎哟”了一声。

    “开车。”

    车子在宽敞的柏油路上平缓的行驶,约五分钟后,季寒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要不要去医院?”

    白露很清楚自己的情况,其实都是小伤,自然是忙着摇了摇头,“一点小伤不用去医院。回去抹点药就好了。”

    车是开往卧琥居的,季寒声对路况很熟悉,车行经24小时营业的药店时,他适时叫停了车子,“到前面路口停一下车。”

    司机将车子停好,便准备下车去买药,买药这事儿自然是要落在他头上的。

    很快司机李广良就把买好的药带回了车上,来往不过几分钟,也是高效率的速去速回了。

    季寒声接过药,扫了一眼,买的超乎他想象的齐全,双氧水、头孢、创可贴、碘酒、棉签、纱布、棉球……

    他将药放在身体的一侧,然后解开了袖扣,将黑衬衫的袖子卷至手肘处。

    当他俯下身去抓白露的脚时,吓得白露像是受惊的兔子,又是往后一缩。

    男人冷眼扫过去,就连声音也冷冷的“上药了,你躲什么躲?”

    “不是什么大事儿,我回去自己上点药就好了。真的……”

    白露的话还没说完,季寒声就已经没有耐心听她废话了,直接抓住了她的脚踝。

    “嘶”白露疼的闷哼出声。

    男人手劲有点大,鲜少做些温柔呵护、小心翼翼的事情,手劲难免把握不好力道,白露疼的呲牙闷哼,淡淡的柳叶眉也是一拧,“疼疼疼……”

    季寒声当着司机的面也是一点不打算顾及白露的面子,直接冷冷的训斥,“你自己都说了不是大事儿,一点小伤,还说什么疼!”

    白露无语:“……”

    男人霸道又专横的将她的脚握在手心里,有了刚才的“经验”季寒声小心翼翼多了。

    女人的叫白皙嫩滑,握在手里软软的,凉凉的,“把温度调高一点。”

    他不着痕迹的吩咐司机将车载空调的温度调高些。

    季寒声霸道但却贴心,这个女人定是常年畏寒的寒性体质,要不然怎么在夏天也会手脚冰凉?

    他就那么握着温软的小脚,稍稍晃了一下神。

    白露已经的小脸炸红了,长发被她撩到了耳后,此刻白净的脖颈和小巧的耳朵全都是红彤彤的。

    开口说话,白露的声音有些沙哑,“还是我自己来吧。”

    “别动,乖一点!”季寒声说着话的语气不单单只是诉说,更是命令。

    白露果然不敢再做抽回脚的动作了,任由季寒声将她的脚放在他的大腿上,男人黑色的西裤衬得她的脚愈发的白皙,但并不美丽。

    脚背青紫不说,还慢慢的肿了起来。

    季寒声拿出了消毒的棉签和碘酒,他用棉签沾着碘酒小心翼翼的在淤青和破皮的地方涂抹着。

    男人的修长的手指带着魔力,酥-麻从白露的脚底、脚背迅速的窜至她的四肢百骸。

    这种酥麻甚至盖住了清洗除菌的疼,只让人觉得麻麻的、痒痒的。

    白露红着脸看着季寒声的侧脸,男人的侧脸俊雅无比,表情呢?

    表情也不再是刚才的冰冷妖凉,更多的是隐隐心疼,白露只觉得自己心里的某根线被狠狠的扯了一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