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66章 强势霸道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白露鄙视了一眼苏暖,这次又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她抬起两个纤细白皙的手捂住了脸,可白皙的手背上、胳膊上有着几道深深浅浅的抓痕。

    再看乔司白和白心妍。

    乔司白很狼狈,脸上被苏暖抓破了,衣服上也站着星星点点的血迹,凌乱邋遢,哪里还能看出半分温润如玉的精英摸样?只会让人觉得狼狈不堪。

    白心妍都发都扯得乱糟糟的,因为当时疼的掉眼泪所以妆都花了,这个经常化浓妆的女明星此刻真的是花容失色。

    被带回警局后,警局里值班的警员有八零后的,对娱乐圈颇关注的小年轻很快认出了她。

    几个警员更是笑着打趣,“真是当警察久了什么事都能碰上,真是史上头一遭呀,咱们这局子里竟然来了个当红的女明星。人活到一定年龄真是什么稀奇事儿都能遇到!”

    话里多半是感叹和打趣,还有丝丝的感慨。

    季寒声来到了警察局,白心妍也将头埋得很低,甚至还发出了小声的、压抑的啜泣声……

    白露听到了撇了撇嘴,心想,“又打算装可怜,恶人先告状?”

    季寒声前脚刚来,白心妍的经纪人韩晶也带着律师来到了警察局,看到穿着黑衬衫、黑西裤的季寒声她先是一惊,随后恭敬的点头叫了一声:“季先生。”

    季寒声刚接过局长赵万年递过来的香烟,此刻嘴里正叼着香烟,眯着一双狭长妖冶的眸子,他吐了一口烟雾,声音不咸不淡,干哑的“嗯”了一声。

    “韩小姐,麻烦你带句话给你们的老板。”

    季寒声的音质沉沉的,话说道这里便是一顿,眉头微微皱起。

    韩晶一抬头就看到了季寒声的深邃沉敛的眼睛,心头一颤。

    这个男人有一张艳丽至极又妖魅的脸,一双眼睛黑漆漆的,像是暴风雨来临前的黑夜,当真是冷飕飕的,没有丝毫的温度。

    那凌人的视线,像是能洞察一切似得,让人不寒而栗。

    韩晶扭过头,下意识的、恨铁不成钢的狠狠看了一眼白心妍。

    心里更是腹诽,“怎么会惹上季寒声?怎么可以惹上季寒声!”

    韩晶不着痕迹的深吸了一口气:“季先生,有什么话您说。”

    季寒声骨节分明、修长有力的手指弹了弹烟灰,灰色的烟灰飘落在桌子上的水晶烟灰缸里,轻如尘埃。

    “你告诉他如果他管理不了手下的艺人,我不介意收购星媒娱乐公司,大家或许可以考虑并购重组。”他的话语气淡淡的,却不怒自威,压迫感十足,磁性、沉着,似乎还透着淡淡的冰凉。

    就连坐在不远处的白心妍都是浑身一僵,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她怎么能甘心,怎么能不恨白露?

    季寒声在乎白露,在乎的都不分对错,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就判了她的罪!

    甚至不惜拿她的职业生涯威胁她!

    她恨白露,更嫉妒白露,感觉自己的整个胸口憋闷的都要炸开了!

    嚯的站起身,娇小的身子哆嗦着,紧抿着苍白的唇瓣,声音都有些颤抖,“季寒声,你凭什么是非不分就判我的罪,还威胁我?”

    季寒声就站在一个桌子边,头顶上是一盏泛着白色灯光的圆形吸顶灯,男人五官精致找不出任何的死角。

    高挺的鼻梁下方,一双性感的薄唇微微上扬,放肆的冷笑挂在唇边,妖魅也妖凉,足以让左右人惊惧。

    “威胁你是因为你有错,有错还有理了是吗?白露有错,你能说你就没错了?”

    白心妍想反驳的话悉数咽进了肚子里,僵直的站在那里,泫泫欲泣的鼻音和抽泣声愈发的重了,其实她何须辩解,季寒声已经给她定罪了。

    梨花带雨、娇羞无限的摸样很惹男人心疼,季寒声没心疼,但乔司白却心疼了!

    乔司白也跟着站起身,伸出胳膊想揽住白心妍的肩膀,他本是好意安慰,但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尤其当着季寒声的面,白心妍直接推开了乔司白伸过来的胳膊。

    他的心蓦地一疼,嘴角闪过一抹苦笑,声音都涩涩的,“心妍。”

    白心妍抽了一张纸巾盒里的餐巾纸,擦了擦眼泪,深吸了一口气,“不管我们追究不追究他们的责任,看来结果都是一样的。乔大哥,我们走吧。”

    说完韩晶递过来一个外套和鸭舌帽给她,带着她走出了警局。

    临走前,乔司白看了一眼季寒声,又看了一眼白露,眼神晦涩不明。

    警局里韩晶带来的律师留下来负责和警员协调。

    自打季寒声到来后,录口供的警员态度也是180度大转弯,客气的不得了,“白小姐,苏小姐,你们也可以走了。季先生在等你们。”

    苏暖依旧在震惊中,这就解决了?她嘴巴张着都等塞下一个鸡蛋了。

    白露不说话,站起身,硬着头皮拉着苏暖走了出去。

    苏暖一边被迫跟在白露身后往外走,一边目瞪口呆的感慨,“是真的季寒声啊!这态度简直180度大转弯啊!季寒声简直就是我们的免死金牌啊!”

    季寒声跟赵局长简单的寒暄了几句才走出警察局,听到苏暖的话他的嘴角一抽,冷冷的说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男人像是换了一个人,声音慵懒,清俊低沉。

    停车格里,停着三辆黑色的豪车,季寒声喊住了苏暖,“苏小姐,你住哪里,我让司机送你。”

    苏暖呵呵的笑着,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

    她就用色迷迷的眼神看了一眼季寒声和白露,白露还低着头呢,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我住在英郡花园。那个……白妞,你自己保重哦,我先撤了!”

    很有“眼力劲”的苏暖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气的白露恨得不一巴掌拍死她……

    剩下她跟季寒声两个人后,白露心里愈发的七上八下、忐忑不安了。

    下班前季寒声还交代了让她晚上乖点,等他电话。

    如今看来,电话是等到了,但她却没做到乖点……

    等到她回过神却发现季寒声早不在身边,而是负手而立的站在了车门口。

    警察局门口,户外灯暖橘色的灯光落下来,散落在季寒声的身上,却不见丝毫的暖意,他周遭的空气反而似乎都凝结成了霜,清清冷冷。</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