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64章 她打群架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苏暖挣扎要抽回自己的胳膊。

    她向来是个暴脾气的人,加上今晚又喝了点啤酒,看着此刻的乔司白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冲上去撕烂乔司白那张虚伪的脸!

    这个男人变脸比变天还快!

    她在娱乐圈混了好几年了,见过很多人渣,真是没见过这么渣的!

    苏暖:“你放开我,看我不撕烂他的脸!自己做了出-轨那么恶心的事情,如今还拖着不离婚?乔司白,你倒是好的学不会,坏的学的溜!想着齐人之福?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今天我就为民除害,废了你这个人渣!”

    说完她转过头看了一眼白露,“你还不放开我?被他欺骗了这么多年,也得让他吃点苦头长长记性!”

    吃苦头?

    白露突然想到了帝王宫里乔司白被施虐的场景。

    她抿着唇瓣,依旧紧紧抓着苏暖,是真的不想再见到乔司白,所以不想跟他牵扯不清,眼不见为净。

    “别脏了你的手。我已经联系了离婚律师,既然不能好聚好散那就走法律途径。”

    “去***法律,让我先揍他一顿!”

    乔司白看着“维护”自己的白露,心里莫名的闪过一抹喜色,但出口的话却冷漠至极,“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贴上单身、想结婚的标签?这么不甘寂寞,想光明正大的爬上季寒声的床?”

    白露是真的想爆粗口了!

    她先是说了一声“靠!”,这还是跟女汉子苏暖学的,苏暖徒有娇小的外表,却是货真价实的女汉子,上学的时候就人叫她“苏痞子”!

    毕业了在社会上混,她倒是收敛了很多,今天苏暖是被乔司白激怒了,就连白露自己其实也怒了,但她不希望苏暖为了她惹事!

    白露冷漠的盯着乔司白,“什么叫做不甘寂寞?什么叫做想结婚的标签?我虽然不是学法律的但也知道重婚有罪,你不会不知道你出轨也有罪吧?就算我不甘寂寞,巴不得嫁给季寒声,那也只会在跟你离婚之后,不是每个人都像你那么无耻。”

    乔司白幽沉的眸子一眯,大步走上前抓住了白露的胳膊,男人的手劲不小,白露吃痛“嘶”了一声,她一晃神的功夫苏暖早已抽出了自己的胳膊。

    这就是乔司白的真面目吧?就算自己有错在先也义正言辞,强词夺理!

    “你这个人渣,我看你不爽很久了!”说话间苏暖就已经抓住了乔司白的一条胳膊,狠狠的往后一折。

    “咔嚓”一声,巨疼突如其来,让猝不及防的乔司白惨叫出声,“啊!”

    乔司白疼的额头冒汗、恼羞成怒,差点就控制不住的跟苏暖动手了,他虽说不是好男人,但却没打过女人……

    出乎他意料的是苏暖准备打电话叫人来揍他!

    苏暖叫的人还没到,但白心妍却来了

    什么叫好巧,什么叫火上浇油?

    白心妍就是这一桶油!

    她猛地将车停在别墅的路上,直接推门下车,出乎所有的预料直接走到了苏暖的面前,准备给苏暖一个耳光。

    就在白心妍准备扯苏暖的头发时,白露已经动作极快,先一步扯住了她如海藻一般的长发。

    场面顿时失控!

    苏暖别着乔司白的胳膊,对着他就是一顿狠揍,苏暖不是太妹,但她的女子格斗、擒拿术却是一等一的好!

    白露先发制人已经抓住了白心妍的头发,她把压抑许久的怒都发泄了出来,毫不留情的扯着白心妍的头发,白心妍疼的惨叫连连,但很快的便反击起来,也去撕扯白露的衣服、头发……

    女人和女人打架毫无技巧可言,就是撕扯!

    扇巴掌、扯头发,抓咪咪,当真是什么都可以有。

    乔司白听到白心妍的惨叫声顾不得自己胳膊上传来的疼,猛地挣脱了苏暖的钳制,就在他跑着往白心妍这边赶过去的时候,苏暖却是快步助跑,凌空一脚直接踢在了乔司白的后背上。

    男人踉跄的摔倒在地上,这种摔倒姿势让乔司白的自尊心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让乔司白彻底怒了,但苏暖根本不怕他,抓着他挥过来的拳头,对着他的胳膊就是猛地咬了下去!

    夏天,很多人会在晚饭后出门散步,尤其是这晚还有阵阵的凉风。

    十点多,有三三两两晚归的人,好奇的看着他们打架,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窃窃私语,暗忖:三女一男多半是感情纠葛了!

    因为场面混乱,白心妍披头散发更是狼狈极了,昏黄的路灯下围观的人也没认出她是当红的女明星。

    白露下手毫不留情,她抓伤了白心妍的脸和胳膊,明星是靠脸吃饭那就让她暂时没脸见人吧!

    所以全都朝她脸上招呼!

    白露扯着白心妍的头发,白心妍比较被动只能扯着白露的衣服,恨得咬牙切齿,“贱人,你毁了我的脸,我让你不得好死。”

    白露嗤笑,“要死也是你这个绿茶婊先死!”

    ……

    苏暖叫的救兵还没赶到,她们已经不遗余力的占据上风,打的白心妍惨叫连连。

    混乱的场面最后被巡逻的保安控制住了,几辆警车也很快驶进了龙誉城。

    几个人被带到了就近的警察局……

    这个点,季寒声还在应酬。

    已经是晚饭后,季寒声和陆晋带着他们转了个场子。

    艳倾奢华的包厢里,透着纸醉金迷的气息,大家说着滴水不漏的场面话,把利益藏在了金钱和女色交易里,觥筹交错。

    季寒声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今天喝了不少酒,但好在这人酒品好,身边就算坐着两个妖娆的陪酒女郎他也是相当自持。

    应酬没带女伴,为了应景也难免要让陪女郎陪着倒倒酒,否则这个应酬就显得他太自视甚高了!

    “陈局,你们先喝着,我去接个电话。”

    将玻璃杯中的酒一口气悉数喝光,季寒声跟陈局等人打了声招呼,才拿着手机走出包厢。

    走廊的灯光昏暗,映衬得整条走廊都越发的奢华,不时有妖娆、放-浪的女子经过,大多会看一眼季寒声,或娇俏一笑,或微微羞赧,只因这个男人在海城太出名了,可谓无人不知。

    他凝着眉看了看来显上的陌生号码,清了清嗓子后才接通。</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