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63章 晚上乖点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下班前季寒声将白露叫进了总裁办公室。

    他压了压鼻翼,抬头看向白露,一双眸子清透更清冽,眼底笑意细碎。

    “饭局还是陆晋陪我去吧。药监局的陈局很好-色,你去的话我反倒不能安心!你说我是不是很不容易,整天提心吊胆的。唉”

    说罢季寒声一声长叹,又看了一眼站在他三米开外的白露。

    顿时,清俊的眉微微一拧,抬起胳膊对着白露招了招手,“躲那么远,怕我吃了你不成?过来……”

    真是很少看到这样的季寒声,像是初尝恋爱滋味的小伙子!

    白露不由的扬起了嘴角,浅笑着缓缓走近季寒声。

    她有一双美丽的眼睛,眸如点漆,澄澈莹亮,像是盛满了全世界的明媚,也就是这双眼睛,时隔十年他依旧忘不了。

    “季董,那我现在去通知陆晋。”白露站在季寒声的办公桌前,字字有板有眼的正经。

    季寒声看着她,眸色一闪,21岁本该是明媚肆意的年纪,但白露却显得成熟了很多。

    他嚯的站起身,瞬间胳膊一勾就将白露整张脸拉到了自己的眼前,“磨人~”

    刮了一下她翘挺的鼻尖,季寒声这一声“磨人”声音醇醇的,格外有磁性,“晚上乖点,等我电话。”

    说罢,他终是没忍住吻上了白露的唇,唇齿交-缠在一起,他先是徐徐诱之,随后烈火溶金吻的几欲失控……

    口腔中湿湿的纠-缠,无处不在的撩-拨,酥-麻更是一阵阵的荡入了心尖……

    男人似乎很喜欢咬她的耳朵,此刻已经在啃噬着她的耳朵,在她耳边呵着热气,“下次没人的时候叫我寒声,或者声声。不然的话我就吻到你改口为止,嗯?”

    他的声音微微带着无赖又有些慵懒的逗趣气息。

    白露被他吻的早已软了身子,乱了心神,自然是从善如流的点头,娇-软的“恩”了一声。

    她在不知不觉中早已被季寒声抱到了办公桌上,就这么坐在了公司文件上面,白露小半张脸紧贴着季寒声的胸口,“我和乔司白的事情你别插手好吗?我已经联系了离婚律师,打算起诉离婚。”

    听到白露这么说,季寒声虽有些惊讶,但也觉得很正常,这就是白露,有时候执拗又直接,“不怕你父亲反对?不怕被媒体闹得沸沸扬扬?”

    白露揽着季寒声腰肢的胳膊紧了紧,“不怕。”

    她不敢问季寒声会不会在乎,如果以后她真的跟季寒声走到了一起,季寒声怕是难免被人诟病、非议。

    她承认自己心里有些许的自卑,不管她跟乔司白的婚姻是不是有名无实。但她嫁过人、离过婚是事实。她知道自己其实配不上季寒声,这个男人优秀的让人望而却步,这也是为什么她并不敢敞开心扉、彻彻底底的接受季寒声。

    对于季寒声,她有太多的不确定和犹豫。

    关键是乔司白的态度很明显,一时半会儿根本不会跟她协议离婚!

    她不能一边跟季寒声暧昧不清,一边挂着乔太太的虚名,那样子她更没脸面对季寒声。

    她只想尽快结束自己的婚姻,婚姻失败了没什么,好在回头不晚,沉迷不深。

    季寒声将她揽在怀里,她看不见他的脸,只能听到强有力的心跳声,莫名的让人觉得踏实。

    “好,既然你都决定了那我就答应你。”男人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些许的暗哑,沙沙的,宁静又悠远。

    夏天代表了什么?

    对有的人来说代表了西瓜、冰激凌;对有的人来说是过不去的白昼,和睡不着的夜晚。

    对白露和苏暖来说,夏天就是畅快流淌的汗水和大排档的啤酒烧烤!

    两个人约好了晚上一起去吃烧烤,依旧是她们常去那家烧烤店十里香。

    坐落在海城大学后门的一条小路上,路边全是高大魁梧的梧桐树。

    白天遮天蔽日,是乘凉的好地方。

    晚上穿堂风吹过,是吃烧烤的好地方。

    苏暖在24小时便利店里买了两打啤酒,两个人就着啤酒吃吃喝喝,差不多十点才离开。

    两个人都喝了啤酒,所以叫了代驾。

    车子驶近龙誉城别墅区,快到别墅门前的时候白露和苏暖都看到了乔司白。

    朦胧的灯光下,乔司白慵懒的靠在车旁,微微侧着身子,手挽着一件西装外套,修长的手指夹着烟,烟丝明明灭灭。

    明明是身影挺拔的男人,却带着一股难言的落寞。

    白露微微垂了垂眸子。

    其实两个人还没确定订婚之前乔司白并不抽烟,后来有一天她才发现乔司白开始抽烟,不止抽烟,还带着陌生女人的香水味。

    没有人知道白露很厌恶男人抽烟,不管那个人抽烟的时候有多帅,多魅惑人心,她都会觉得讨厌。

    对烟的厌恶她掩饰的很好,甚至她克制着都没让季寒声察觉出来……

    “白妞,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苏暖皱着眉问白露。

    白露只能摇头,“我也不知道。”

    看到白露和苏暖的时候,乔司白将抽了一半的烟扔到了一旁的垃圾桶里。

    他眉目柔和的看着白露,那双温润的眼睛像是盛满了温情一般,那是一双曾经让白露沉迷的眼睛。

    白露拉着苏暖径直往别墅里走,但乔司白显然是做好了死缠烂打的准备,拦住了两个人的去路。

    “白露,我们谈谈!”

    白露狠狠的瞪了一眼乔司白,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她是很乐意用眼神杀死乔司白的。

    “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谈的,我已经委托了律师,以后有什么要谈的你可以联系我的律师,项燕项律师你应该不陌生。”

    乔司白眉头一蹙,脸上的表情也瞬间凝结成了冰,目光阴沉,“你真以为跟我离婚后,季寒声会要你?”

    白露紧紧抓着快要暴动的苏暖,讥诮的看了一眼乔司白,“他要不要我与你何干?”

    乔司白很少见这样针锋相对、伶牙俐齿的白露,在他的印象里白露一直是阳光又温婉,似水一般温柔的女人,多半是隐忍哭泣很少这般尖锐,所以他很意外。

    听着白露的话乔司白的面色忽然一沉……</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