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成婚:帝少宠妻百分百 第60章 她很抢手
作者:北野桔的小说      更新:2015-10-25
    陆晋一时反应不及,木讷的接住了文件后不由的一愣。

    待他回过神就看到季寒声已经迈着大步,气质冷冽的走进了白露的办公室。

    陆晋抬手推了推自己的金边眼镜,若有似无的嘴角抽了抽。

    他跟在季寒声身边这么久,还是第一次听到季寒声说这么酸溜溜的话,果然英雄难过美人关,季寒声这样深受上天眷顾的宠儿也会打翻醋坛子……

    真是难得一见!

    一物降一物,陆晋忽然有些崇拜白露了,虽然他也没看出白露有什么魅力,但单凭她能让季寒声如此失态,他必须要高看白露一眼。

    陆晋可不敢听季寒声的墙角,他拿着文件,笑着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白露办公室内自然不及季寒声办公室那般宽敞奢华,但凉意滋生的办公室里因为两束玫瑰花而多了一抹艳丽的色彩。

    再仔细看看白露的办公室。

    办公桌上原有的一盆兰花,叶子绿油油的十分肥厚,她的办公室偏女性化,加上两束玫瑰花妖艳夺目外,更是挥散着丝丝的花香。

    季寒声抬起胳膊微微掩住了鼻子,他走到白露面前,并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她签单后将单子递给了送花的小哥。

    单子上女人的名字隽秀飘逸,少有女子能将自己的名字写的这么流畅、有力。

    送花的小哥离开后,季寒声依旧抬着手臂捂着鼻子,白露看到这样的季寒声有些不解。

    她清了清嗓子,满眼疑惑,柔声的问道:“季董,您怎么了?”

    “把这花扔出去,我闻不得花粉味儿,有鼻炎。”季寒声的声音骄矜清冽,看他的眉眼就能看出他的不满和嫌弃。

    白露连考究真假的时间都没留给自己,丝毫不敢懈怠,将花拿出了办公室。

    她走在大理石铺就的楼道里,一低头就能看到怀里娇艳欲滴的玫瑰,一嗅的话鼻翼间全是玫瑰花的香味,虽然不知道是谁送的,但扔掉真的有些可惜。

    许和林梦看到白露抱着两大束红玫瑰,自然是羡慕不已,“白露,是男朋友送的还是爱慕者送的?真浪漫!”

    白露惋惜的笑了笑,“我也不知道是谁送的。不过,季董是不是有鼻炎,不能闻花香?”

    “虽然季董不喜欢喷香水,但他并没有鼻炎,更不存在对鲜花过敏这一说啦!”

    就在这时白露的手机响了起来,屏幕上只显示了号码没有名字,她很客气的接通了电话:“喂,您好。”

    “本少爷送的花喜欢吗?”听筒里传来你男人慵懒的笑声。

    白露压下心头的厌恶,公式化的笑了笑,“秦少,真是让你破费了。这花不错,特别的香,肯定能把你的混蛋味儿盖住。”

    “啪嗒”一声剧烈的声响传了过来,白露本能的缩了缩脖子,将手机从耳朵边移开了,应该是玻璃酒杯撞击茶几的声音,是很清脆的声响。

    白露皱了皱眉,早知道是秦无阙的电话她连接都不会接,那个男人指不定在想着怎么整她,报咖啡馆的仇!

    她往前走了两步,直接把花放在了格子间那边的复印机上。

    随后,一手捂着手机的话筒,一边压低声音说道:“我办公室没地方放,枯萎了就太可惜了,你们刚好有花瓶。”

    刚好许她们的办公桌上都有花瓶,这样把玫瑰转送给她们就不会显得突兀,看上去更不会像是施舍。

    白露说完就折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回办公室之前她还是去茶水间倒了一杯咖啡。

    一室的阳光,白露一走进去,眼里就淬着窗外投射进来的白日里的晨光,湿漉漉的眸子波光潋滟、明媚动人。

    “敢这么耍本少爷的你是头一个。”秦无阙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么死皮赖脸的你也是头一个!既然知道我是乔太太,你多少该放尊重点。”

    男人笑了,笑声里满是奚落,“那敢问乔太太,看到自己的丈夫和自己的姐姐抱在一起是什么感受?”

    婚姻是白露心头的一道伤,伤口还未愈合,如今又被秦无阙无情的揭开了干涸的伤疤。

    她知道秦无阙不会让她好过,乔司白跟白心妍搂搂抱抱算什么,他身下躺着的也不是她白露,所以心早就不疼了!

    白露走进自己的办公室,低声聊着电话,不耐烦的挑了挑眉,但还是不疼不痒的回了一句:“你既然这么想知道什么感受,为什么不去送玫瑰给白心妍,你抱抱她不就知道什么感受了?”

    抓在手里的手机忽然被人抽了出去,她快速的转过身,就看到季寒声正拿着她的手机。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十分修长,捏着白露的手机,脸色沉郁,薄唇紧抿,冷冽的让人不寒而栗。

    白露不敢再看他犀利的眸子,张了张温润的小嘴,却没发出任何的声音,转而是低下头,闷闷的叫了一声:“季董。”

    “秦少,改天有时间一起喝杯茶。”季寒声丝毫不避讳,直接拿着白露的手机跟秦无阙聊了起来。

    此喝茶非彼喝茶,喝茶又意找碴。

    女人的手机为什么会在男人手里?

    秦无阙有些恼怒,“季寒声,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我们不过是半斤八两吧,她是乔太太不是季太太,你凭什么觉得高我一等?你凭什么……”

    还没等秦无阙说完,季寒声就冷着一张脸挂断了电话。

    他嚯的转头,一瞬不瞬的盯着白露透着绯红的脸颊,白露被这样盯着,不由低下了头。她像是被抓到奸-情的人一样,竟然被季寒声盯着看的有些手足无措了!

    “很抢手!”季寒声酸溜溜的说着便把手机扔给了白露。

    “别把地-下-情不当情。”说到这里,季寒声一抬手轻轻托住了白露的下巴。

    那是一双好看且骨节分明的手,指腹略带薄茧,白露被迫抬头,迎视着季寒声的眸子。

    那双眼睛跟初见时一样,带着审视、探究和隐隐的侵略性,“秦无阙竟然对你有意思。”

    季寒声肯定的说道。

    “没有!”白露想都没想就否定了季寒声的说法。</p>